那是一股漆黑如墨的意念。「殺殺殺!」那是一股糅合了眾多負面情緒的意念集合體,就連曾羽也不敢直視這種超乎常人的怨念。

意識回到自己身上,曾羽透過瞄準鏡死命盯著那副千瘡百孔的盔甲看,心中充滿疑問。

「不是生物又不帶有精神力,只是有一團沒有意識的怨念?實在是詭異。」但是他沒有絲毫手軟,馬上扣下機扳。一顆細長的狙擊子彈從槍管飛出,一瞬間就轟碎了遠處的日式空心盔甲。

在命中三槍的情況下,本來破破爛爛的日式盔甲如今完全粉碎,一堆碎片七零八落的跌在地上,一股淡淡的黑煙隨即消散在空氣中。

神社內的艾斯忽然全身一震,接著就大聲呼喊出來:「是亡靈,是亡靈依附在盔甲上!」



「亡靈,不可能!如果是亡靈的話它們不可能逃過我的精神掃描。」曾羽立馬反駁。

「我腦海裡那股聲音是這樣告訴我的。」艾斯堅信著她體內的那把聲音。

這時金次介入了:「不要吵了,在這座森林裡什麼事都可能發生,我們想的只是如何生存下去就好了!」

說完大家陷入一陣沉默。在這壓抑的氣氛中,夜幕也悄悄降臨了,整個樹海陷入一片黑暗。一道叫聲再次喚醒了他們的警覺心。

「哇!」不遠處傳來這驚訝的叫聲。神社內各人面面相映,異口同聲地說:「孫唐!」



這時金次率先行動,他一口氣推開了大門。才踏出門口就使出了明光杵,在白光的照耀下,金次便往孫唐那邊一路飛奔。

在這白光的照耀之下,眾人也在黑暗中找到一些方向感。

第二個走出神社的是曾羽,他提著有夜視鏡的狙擊槍衝出了神社然後在台階上迅速蹲好,隨時可以狙擊支援。

第三個走出神社的就是艾斯,在她出來前已經召喚出幾顆魔法光球,一出到外面她就使一顆小光球撞向早在地上紮好的木堆。劈裡啪啦的一聲,那堆木就着起火了。

火光瞬間照亮了神社的附近,也為黑暗中的孫唐帶來一個路標。



神社前艾斯舉起了法杖準備應敵,而曾羽則在不斷轉換位置,想一探四周的情況。

一會過後,金次便帶著孫唐折返,而孫唐手上則拿著一個武士頭盔。

接回孫唐後,眾人便迅速退到神社裡面。

「你沒事吧?」曾羽看起來蠻擔心孫唐。

孫唐不好意思地擾擾腦袋說:「沒什麼,只是戴上這個頭盔後差點就拿不下來。」說完他就舉高了手上的頭盔。

仔細一看,這是一個傳統的日本武士頭盔,有著深色的塗層,還有兩根高聳的金色脊,頭頂還雕著一個氏族的花紋。

「這個頭盔相當厲害,起碼數百年還沒有任何風化和破損。難道......是神器?」艾斯突發奇想。

曾羽的眼睛瞇了瞇,精神力從眉心湧出。



「這個頭盔應該不是神器,上面沒有能量的波動。不過這個頭盔的材質相當特別,可以抵擋精神力。」曾羽查探出頭盔的特性。

「這個東西好奇怪啊,剛才我看它蠻漂亮就撿起來,順手套在頭上。但一套上去就脫不下來,幸好金次趕來幫忙,一杵敲落了這個怪東西。」孫唐一臉氣憤地說。金次連忙遙遙頭,接著說:「本來頭盔上依附著一股怨念,在孫唐戴上頭盔的一瞬間想入侵他的意識,但是那股意念卻敵不過孫唐的意志力,接著讓我一杵給滅了。」

孫唐聽完立刻恍然大悟,然後他眼珠一轉臉上露出一記奸笑。

「現在這頭盔沒問題了吧?」孫唐悄悄地問金次,當然金次給了他一個肯定的回應。

「哈哈,這是我的了!」孫唐隨即把頭盔套在腦袋上,生怕別人搶走似的。金次和艾斯都被孫唐這幼稚的舉動弄得發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