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嘣、嘣、嘣!」鈴聲一響,不少方位的地雷被同時引爆,爆炸聲從四方八面傳來,同時象徵著敵人已經入侵到防線內。一隊武士踏進了西邊的防綫,忽然,一道敏捷的身影從樹上落在它們中間。

那身影馬上舉起金色的金剛杵就殺了過去,仔細一看杵上有絲絲金光流過。「明王降魔杵!」話音剛落,那人影就一記重杵敲在盔甲頭盔上。

「嘣!」就這麼一下,那個頭盔馬上被打成碎片,露出空心的內部。而裡面的黑氣被金光一照,頓時就灰飛煙滅歸於虛無。

那人影再掄起金剛杵左右開弓,兩三下就解決了這隊武士。這個人當然就是金次。

「......就這樣?也太過輕鬆了吧。」金次對於武士盔甲的脆弱感到奇怪,但他沒有時間深究,因爲他已經聽到幾道破風聲從側面而來。



他一個翻滾躲開了那幾箭,釐清方向後就往發箭方向衝去。

「喝!」孫唐一記重劈瞬間把整件盔甲砍成兩段,再加上一記左拳,把攻來的另一個武士打退。同一時間,弓箭、長槍、武士刀這些兵器已經往他身上招呼。幸好這些攻擊都無法破開蛟龍皮,也沒有對孫唐造成直接傷害。雖然孫唐沒有表面的傷痕但武器上那力道可不少,多多少少會對他的身體帶來負擔。

一輪槍聲和刀光劍影之後,地上已經散落著不少盔甲的碎片。但這還是遠遠不夠,因爲武士的數量遠比地上碎片多,而這個時候孫唐的情況已經相當不妙。他已經被大量的空心武士團團圍住,根本動彈不得。

「趴下!」一聲嬌喝傳來,孫唐馬上往一邊竄去。

「破魔聖光!」一道金色的光柱從神社門口發出,一下子就落到武士身上。那些黑漆漆的武士被這道金光照到後,馬上就發出「滋滋」的灼燒聲,那些盔甲也逐漸熔解。



「嗚!」空心武士體内發出一道低沉的叫聲,那聲音仿佛在悲鳴,又像是怒吼,好像有多種複雜情感包含在裏面。在艾斯和一班隊友看不到的武士體内,一道黑氣被這道金光所滅,接著一大批空心的盔甲仿佛割草一般一大片一大片的散落在地。

不消一會金光散去,也代表艾斯解除了魔法。曽羽一看,神社前的空地上剩下一大堆盔甲的殘渣,還有一些被金光點燃起來的布料。

孫唐在蛟龍皮的保護下也沒有受傷,但他見到艾斯一招魔法就能大片敵人解決掉,他還在那裏一個一個的打,心裏有點不是味道。

「孫唐,你沒事吧?」艾斯在神社門口叫道。

「我沒事,你很厲害啊!」孫唐也遠處回應。



正當大家以爲可以鬆一口氣的時候,一支長箭趁著眾人不備,從遠處急襲而至。「噓」的一聲射中艾斯胸口。

艾斯應聲倒地,生死不明。

孫唐猛然回頭,雙眼通紅地盯著樹海的深處。凴他的視力可以看到樹海里有一個深紅色的大傢伙,而它手上正拿著一把大弓。熱血湧上腦袋,孫唐拼命似的把玄能灌進了銀槍。他右手的肌肉也透出淡淡銀光,正當他要一鼓作氣投出長槍時。

「不要衝動,那個傢伙很危險!」曾羽從神社裡衝了出來,大聲吼道。

孫唐頓時回過頭來,眼中的神色稍稍冷靜。他放棄了投槍,退至神社門前以應付接下來的敵人。

曾羽也沒有閒著,他正把艾斯拖回神社中。過程中,他一眼就看到那支插在艾斯身上的羽箭的確與別不同。只見箭身烏黑筆直,箭尾所綴的羽毛還是完好無缺,由此可見這肯定是一支上等的羽箭,與插在神社周圍的爛箭可謂差天共地。

正當曾羽用精神力掃描艾斯的傷勢時,他發覺箭頭根本沒有刺到艾斯,箭頭只是卡在內甲中間。艾斯暈倒的原因只是那箭的衝擊力太大,被震暈而已。這時他才擦擦頭上的冷汗。他剛剛還以會失去一位隊友,幸好這一切都沒有發生。

又是「噓!」的一聲,一支羽箭再次逼近神社,但今次曾羽已經預測到它的軌跡。


「想殺我?」曾羽奮力側過頭,那支箭僅僅擦過他的右臉,在上面留下一條細細的血痕,最後釘在身後的地板上。箭上的力道還使羽箭抖了一會才消停下。「這力量......能直接射穿神社的木墻。」曾羽臉上一陣抽搐。「那傢伙果然不是一般武士。」

這時不遠處也響起了槍聲,看情況應該是金次快要撐不住了。

曾羽面色一沉,火速想著後備計劃。不過計劃還沒想到,那個深紅色的武士已經衝到神社前面,孫唐也鼓足勇氣迎了上去。

只見那武士是由一套朱紅色的盔甲組成,光看盔甲的光澤就知道它與其他武士不同。更可怕的是這套盔甲戴著一個嚇人的面具,那面具應該是仿照古時日本人民看到「鬼」的形象所製作。

大眼獠牙和容貌兇狠的面具再配合上異常龐大的身軀,完全給人難以言喻的壓迫感。

「我才不怕你,來吧!」亂吼一聲,孫唐提起銀槍就往敵人衝。但那朱紅武士沒有一點懼意,只見它緩緩壓低身子,右腳踏前扎好馬步,右手輕輕放了在腰閒那刀柄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