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刀術,曾羽曾經看過電視上有人表演過這套日本的傳統劍術,那奇特的劍技真是令人嘆爲觀止。「難道這傢伙還會拔刀術!」曽羽打了個激靈,「孫唐小心!」他心知不妙趕快警告孫唐,但孫唐並沒有放在心上,因爲他相信憑著他那超越常人數倍的身體素質,不會有人是他的對手。

在孫唐逼近的一刻,武士終於出手了。它以極快的速度拔出武士刀,向前使出了水平斬。刀光在半空劃出一條銀色的軌跡,孫唐只來得及感到右腹一陣劇痛,他已被那力量轟到了地上,那感覺就像被人狠狠揍了一拳似的。

在孫唐還未反應過來之前,那一刀已經來到他小腹前。最後這一擊在蛟龍皮上刮出了一大堆火化,還留下一條深深的砍紋才肯離去。蛟龍皮的確阻止了刀鋒的刺進,但是阻不了刀上的勁力傳入所以孫唐才感受到這重擊。

要是沒有蛟龍皮,孫唐這時應該什麽都感覺不了,因爲他的腹部應該被切開了一大條血痕,大部分内臟都已流了出來。

武士的攻勢未止,它見水平斬未能奏效順勢抽高武士刀雙手持刀再來一招離心劈,而這招卻是對著沒有蛟龍皮保護的脖子劈去。



刀鋒帶著寒光,眨眼之間就從上往下劈去。這時孫唐還不知道死神的鐮刀已經近在咫尺。孫唐只聽到背後傳來一下槍聲,接著頭上火花一閃。

那把奇特的日本刀就偏離了原本的軌跡,轉而落在孫唐的左肩上。武士刀在滑過蛟龍皮,一口氣插落了地上。

這時候孫唐才意識到危險,他急忙抽回銀槍疾步退後,打算遠離朱紅色武士的攻擊範圍。

「不要輕舉妄動,我來掩護你。」曾羽放下狙擊槍,拿起地上的機關槍就往武士掃射。

槍聲連綿不斷,槍嘴也不斷冒出火舌,拇指大小的子彈不斷往武士身上招呼過去。但詭異的是,子彈命中目標後所發出的聲音並不是爽快的破裂聲,而是清脆的「叮叮」聲。



一陣掃射後槍聲就靜了下來,應該是曾羽承受不了重機槍的衝擊力而停下來了。

這時孫唐望向敵人,他的瞳孔不禁一縮。

他面前的朱紅色武士正緩慢地站了起來,定睛一看,整個掃射只是為它身上的盔甲帶來幾個彈坑而已。

在它起身的一剎那,它猛然將手放在刀上並以突刺姿勢衝向孫唐。

這時孫唐也意識要是不出盡全力下一秒死的就是他,所以在武士近身前他憤然將體內的玄能運轉到極致,提起銀槍就往往前全力一刺。



孫唐這下大招比起剛才的動作明顯快了不少,那套盔甲似乎吃了一驚,腳上稍慢錯過了最佳的拔刀時機。

它「錚」的一聲拔出了武士刀,恰好避開了兩刃三尖槍的利刃。武士大手一揮,武士刀就掠過銀槍的表面,直接往孫唐的雙手斬去。

當那武士以為勝卷在握的時候,「叮!」的一聲那武士刀卻被孫唐左手手鎧卡住了。

孫唐左手劇痛,手一鬆銀槍隨即落在了地上,不過孫唐去勢不止整個人衝進了武士的懷裡。「喝啊啊啊啊!」千鈞一發之際,他鼓足了狠勁瘋狂地揍向武士的臉。滲透著銀光的右拳已經狠狠地轟在武士的臉上。一下、兩下、三下......

孫唐拳頭上的玄能成功破開了凝繞在盔甲上黑氣,而那股黑氣也受不了銀色的玄能的一次又一次轟擊,幾拳後便消散得無影無踪。最後孫唐每一下的重擊都是直接轟在盔甲上。

在孫唐的猛擊下朱紅武士的盔甲迅速佈滿了裂痕,直接受力的面具還有一部分被打碎了。而那些裂痕像蜘蛛網般貼在盔甲上,更在不斷蔓延著。

直到某個時刻,那空心的武士彷彿也知道如此下去可不行,它猛然提膝重擊孫唐腹部。在掙脫孫唐的一瞬間,它一拳揍飛了那瘋狂的騎士。

孫唐在地上打了幾個翻滾,正打算再站起來的時候,那武士已經提著武士刀衝到了他的跟前。



「走開!」曾羽大呼一聲,隨即扔出一個黑漆漆球狀物。那東西在空中匆匆飛過,以詭異的軌跡從武士破碎的面具落入盔甲裡。

曾羽大喝一聲,盔甲馬上從內而外炸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