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過後,失去骷顱馬的黑甲武士獨自蹲在地上。不等對手出招,曾羽捉起機關槍就使勁開火,拇指粗的子彈不斷從機槍口中冒出,掃向全身漆黑的巨型武士。

可是那些動輒取掉人類性命的子彈對武士而言,實在是不痛不癢。

「喝!」孫唐踏著急步,提著銀槍從側面衝向了敵人。一米九的孫唐在武士面前也算不了什麼,更令人詫異的是,黑色的武士連正眼都沒有看過他。

「接招吧混蛋!」孫唐運轉玄能雙手一推,銀槍就往武士的腹部捅出。黑甲武士只是輕輕側過身,再用刀鞘一挑就彈開了孫唐的攻勢。

孫唐依然不甘示弱,把長槍一轉就再次劈向黑甲武士。只見長槍上滿佈銀光,帶著千鈞之勢轟了下來。



「喝!」這一劈孫唐可是用盡了十分的力氣。看著這不凡的一擊,黑甲武士終於有所動作。它率先壓低身體的重心,盔甲上的黑氣彷彿受到什麼指使,火速往握刀的右手聚集。黑光一閃,那把巨型武士刀瞬間便迎上了銀槍。

「砰!」孫唐手上的銀槍被一股前所未見的巨力震得脫手。見機不可失,武士再有行動。煙霧般的黑氣蔓延到刀刃上,一記箭步,黑甲武士的武士刀刺到孫唐面前。「太快了!」此時孫唐連忙交叉雙手以護著身體主幹,不知是命運的眷顧還是孫唐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武士刀又恰巧刺中了孫唐的銀色護手。

那黑甲武士的力氣看來是正常人類的好幾倍,即使是孫唐都撐不過它一招。現在這招突刺還附上了那詭異的黑色氣息而威力大增,這麼一刺就瞬間頂飛了孫唐。

孫唐彷彿被一根大錘所轟飛,往後打了幾個滾才停下來。可見那一刺的威力確實絕倫,孫唐左手上的手鎧也被刺得凹了一塊下去。

看到孫唐連一個照面都撐不下來,曽羽的眼睛都凸出來了。但是憑他現在的實力根本奈何不了對方。



「孫唐退開!」艾斯在神社里嬌喝一聲,數個金黃色的光球就飛了出來擊向黑甲武士。孫唐一個轉身從戰線上退了下來,接著光球就在黑甲武士面前炸開了。

一下響亮的爆炸聲後,黑甲武士毫髮無損地站在爆炸現場。如果定睛一看,它身上的盔甲有無數黑色的符文在扭動著,聚集又再分裂。

艾斯一臉茫然,她應該從來沒有想過有東西可以免疫她的魔法攻擊。但是黑甲武士可是知道艾斯的可怕之處,它紅光四射的雙眼馬上就鎖定了艾斯的位置。身影一動,立刻就往神社的方向直奔。

它強大的爆發力在地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腳印。「嗚」那名武士提著刀,如入無人之境。那黑甲武士空空蕩盪的軀殼裡面,好像有一些東西在攪動著。

「可惡!」在屋頂上的金次想再次使出明王盾,可是在他誦念法咒的時候突然身體一緊,頓時失去力氣般跪了下來。



他的全身抽搐,臉上露出痛苦神色:「糟糕......」他拖著傷軀拼死拼活打了一個晚上,經絡早就超出負荷。他再使出明王盾的時候經絡一陣灼熱,痛得無法動彈。

這個時候黑甲武士已經踏上了神社的台階,準備竄入神社內。

就在它踏進神社地板的一剎那,一股強大的氣息從神社地底發出。「嘣」的一聲,某種力量擋住了黑甲武士的前路。

「受魔氣侵蝕的亡將,回去你原來的地方吧!」神社地下突然傳來一把莊嚴的聲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