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時分,一聲馬啼劃破了寧靜的夜晚。

一名黑色的武士駕著骷髏馬火速衝向神社,而它的身後還跟著一路武士軍隊。雖然不少武士的盔甲都是破破爛爛的,但它們的數量眾多酌量估計也有一百人。就這樣一路軍隊攻向了曾羽一行人所在的神社,總覺得那神社裡有著什麼令武士們看不過眼,想除之而後快。

聽到那馬啼聲的曾羽眼神一變,態度馬上嚴肅起來。

他轉過頭來望著艾斯說:「行了嗎?」艾斯也認真地點了點頭。「如果計劃順利......尚有一線生機。」曾羽心裡默念。

曾羽衝向神社門口,那裡已經架設好一把機槍。而孫唐則在一旁靠著,等待著指示。



曾羽拍了拍孫唐的肩膀,說了一句:「不要死。」

然後他就趴在地上,瞄準那些即將來到的武士軍團。孫唐也扛起兩刃三尖槍,守在神社前的第一條防線。領頭的黑色武士一刀砍斷了作為防線標記的繩索,帶著一身黑氣轉眼就衝到孫唐面前。

「就是現在!」曾羽大喊,孫唐將所有玄能都輸進了雙腿,他猛然踏地,一眨眼就從黑色武士的面前退開了。

一個巨型的魔發陣在神社地板上構成,那金色的魔法陣上漂浮著大量未知的符文。在法陣形成的一瞬間,那些符文就像受到什麼力量的驅使,自動在圓形的法陣上排列好。

而艾斯念念有詞地站在法陣的中間,那些金色符文的心臟地帶。這時被符文包圍著的伏熙有一點異樣,他的手再次動了一下,好像在警告著艾斯什麼一樣。



但是艾斯沒有為意,在大魔法完成的一刻她把全力將聖杖往地上一插,法陣裡的所有能量都湧進金色的聖杖裡。艾斯也準備好使出她所知的最強魔法。

「破魔聖光!」一道彷彿實質的金色光柱瞬間燒毀了神社的木門,然後向武士軍團激射而去。

領頭武士的盔甲上突然黑光大盛,上面那些彷彿活物的符文好像感受到什麼致命的危險,一下子就炸開了鍋。它們就如螞蟻般以極快的速度從新排列在一起,接著一道黑氣從上面冒出,武士面前瞬間浮現出一道黑幕。

這時金色的光柱已經衝至他們面前。

金色的光芒碰上黑色的光幕的一霎那,彷彿強酸遇上了強鹼,一種爆炸性的反應頓時形成。「霹靂霹靂」黑色的光幕震盪了好幾下,之後穩定了下來,看樣子是勉強撐住了。



但是那些沒有光幕護著的武士就在這記破魔聖光下死傷慘重,一大片的空心武士都被金光淹沒,全部化作粉末散落一地。

「成功了!」曾羽心中大喜。

「本來打算引敵人進來,再用艾斯的魔法作範圍攻擊然後一網打盡,但是萬萬沒想到的是艾斯的魔法對他們這麼有效!」曾羽心中正暗喜,可是他卻看漏了那個被黑氣包圍的武士。

這道耀眼的光柱照亮了整個陰沉的樹海,光柱也解決了絕大部分的空心武士。但是在光柱散去的一刻,一道黑色的劍氣便迎面而來。

這道劍氣的給孫唐一種十分厭惡的感覺,他知道自己要衝上去擋住它。但體內的本能告訴他這道劍氣十分霸道,威力上絕對能匹敵伏熙的「血牙天衝」,要是勉強衝上去非死即傷。

他猶豫的一秒內,神社前面已經浮現一個金白色的法印。「明王盾!」神社上面有一道清朗的聲音大喊。漆黑無比的劍氣稍一觸碰到明王盾就開始腐蝕上面的白光。一眨眼的功夫明王盾已經被融穿了一個大口子,這時那道黑色的劍氣也恰恰耗盡。

「還好趕上了。」滿頭冷汗的金次姍姍來遲。

這時金次臉上全是疲態,他的遲到是有原因的。他聽到了曽羽的求援,可他要處理身上的毒素,所以花了不少時間。「那些毒素絕對有問題。」金次臉上絲毫沒有血色,仿佛元氣大傷。他用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毒素逼出,要是再晚一步身體開始吸收那些未知的毒素,他就完蛋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