黯淡無光樹海的深處,響起了激烈的金屬碰撞聲。「呯、嘣,叮!」一個巨大的黑色身影正與兩個人影纏鬥着,而強烈的金屬碰撞聲正是他們的戰鬥所造成的。

「撐住,絕對不可以讓它進到神社裡!」孫唐一邊將銀槍猛刺出去,一邊把話從嘴邊漏出。銀光一湧,黑甲武士的腹甲被開了一個洞。可黑甲武士對於腹部的傷口視若無睹,提起刀就往孫唐劈去。

繞到黑甲武士背後的金次也用強大的揮擊回應孫唐,他把金光暴漲的金剛杵狠狠地捅在武士背後。就這樣,兩人就在神社門口的空地與武士死鬥起來。剛剛古魂用精神力加持了兩人手上的神器,雖然他們不知道神器具體上有何改變但,是威力暴增卻已成事實。

附著銀蛟虛影的兩刃三尖槍每次碰到黑甲武士都會能撕開魔氣鎧甲,而金芒大盛的金剛杵一擊轟下去也會破除魔氣。話說在這種情況下兩人理應佔了不少優勢,但實際執行起來則是另一回事。

孫唐左右開弓,手上的長槍被他舞得虎虎生風氣勢逼人,可是他面前的黑甲武士卻不吃這套。那彷彿有靈智的紅眼早就穿了孫唐的心思,在他突擊時赤紅色的武士刀便精準地卡住了銀槍的突襲。孫唐的力氣拼不過對方,只能收招再來。武士趁機一記側身,輕鬆撞退來襲的金次。



來來回回數次,兩人的攻勢都被黑甲武士化解了。

雖說孫唐與金次都強化了身體的素質,現在的他們應該是正常人類兩倍的身體素質,不過在黑甲武士怪物級的力量面前還是不夠看。無論孫唐如何努力,兩刃三尖槍的攻勢都破不開黑甲武士的防守,而每次交鋒中長槍上的暗勁都令孫唐的手發麻好一會。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孫唐和金次的體力開始不支,臉上的汗水也越來越多,反觀黑甲武士依然氣勢如虹。

「可惡!為什麼壓不住它呢?」金次不禁抱怨自己。

彷彿看透了金次的洩氣,黑甲武士身上的黑氣一湧到妖紅色的武士刀裡。吸收黑氣後武士刀隨即黑芒大盛,這個情況孫唐好像有印象。



「這不是伏熙激發神器前的樣子嗎?」

孫唐心裡一驚,嘴裡還來不及說出聲,那龐大的身軀已經展開了行動。只見黑甲武士轉身一劈,刀上黑氣也同時凝成結晶為武士刀披上一層黑色的劍芒。

一下破風聲傳來,金次還未來得及反應那把黑色的刀刃已經近在咫尺。這時一個白色的身影擋在他面前,而下一秒金次只看到血花四濺。

「孫唐!!!」這時金次終於反應過來,托住正在下墜的孫唐。

「啊啊啊啊!」曾羽已經拿著散彈槍衝了過來。



籍此機會金次馬上就拉著孫唐脫離現場,而地上則留下了一條深色的血痕。

金次翻開被割開的蛟龍皮,檢查孫唐的傷痕。只見他肩膀直到胸膛處有一條深深的血痕。光看傷勢便能推斷已經傷及胸骨,而且鮮血還不斷從傷口裡面滲出。「孫唐!孫唐!」金次大喊著孫唐的名字,而孫唐只用微弱的動作來回應他。

這時黑甲武士一記崩山靠把曾羽撞飛數米開外,倒在地上的他已經不省人事。

見狀此慘況金次心裡頓時一涼,一時間腦袋裡想不到任何東西。回頭看四周的同伴還有躺在神社里的伏熙,他能做的選擇只有一個。

「沒有辦法,唯有再使出金剛變。一旦再次使出這絕招那麼我也死定,希望我這樣做是值得吧。」既然已經立定心志,金次毫不猶豫地站了起來。就在他準備拼死念出不動明王訣的時候。

「停下來!」那道古魂引發了精神共鳴,出言制止了金次

接著一道血紅色的劍氣就從神社裡面激射而出。這道劍氣來勢之快是前所未有,黑甲武士來不及反應,那道劍氣已經狠狠地砍在了它身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