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熙!」金次心中大喜,想著必定是伏熙醒了過來。當他回頭望向神社,那裡卻一個人影也沒有。有的只是一把浮在半空的長劍,此時此刻情景相當詭異。

「受魔氣侵蝕的亡將,放下執念吧,否則等待你的命運只會是毀滅。」那神魂的聲音在空中迴響。

那黑甲武士看似聽明白了什麼,不過它可不領情,嘴裡不斷冒出「嗚嗚嗚......」的聲音。半個頭盔被砍掉的它依然死命要摧毀神社。

「唉」古魂輕輕一嘆,隨即攪動無形的精神力。提爾鋒在這道強橫無比的精神力加持下立馬發出一絲低鳴,劍身的符文瞬間光華轉動,劍身再浮現處一層血紅色的劍芒。黑甲武士也感覺到這把魔劍的不凡,它不敢大意,立即紮好馬步應對這柄魔劍。此時的提爾鋒與在伏熙手上時已是強了不知道多少。這時的提爾鋒劍鋒鋒芒逼人、劍身紅光流動,更散發著懾人心魄的氣勢。

黑甲武士才來得及架好手上的武士刀,提爾鋒便在空中化為一道紅光,瞬間就咬上了武士。那把有無形之手加持的提爾鋒便與黑甲武士的日本刀來回交鋒數十次,戰場隨即飛沙走石。一番交手,雙方都未能分出高下。




另一面廂
「孫唐,你怎樣了?」金次一般按住孫唐身上的傷口一邊喊。

孫唐報以金次一個肯定的眼神,但此時孫唐的皮膚已經失去血色,而且胸前的傷痕看上去不輕。金次緊握著手上的金剛杵,抓得關節都發白了。他恨自己沒有力量保護隊友,他恨自己的弱小。

「難道......已經沒有辦法了嗎?」這個情況彷彿勾起了他腦海深處的回憶,這時他的眼尾瞄到落在地上的c4炸彈。

孫唐也看到了這一幕,他雖然不知道那東西是什麼,但剛才曽羽扔出那手榴彈的威力還是歷歷在目:「我們還有機會......」



金次看著依然勇猛異常的黑甲武士,淡然地說道:「或許,這就是唯一的機會。」他頭也沒回,拿起地上的炸彈就孤身一人衝向戰場。

在古魂的操控下,提爾鋒化為一條鮮紅色的遊龍瘋狂地啃咬著黑甲武士。其巧妙的角度和強大的暗勁都逼得黑甲武士節節敗退,一時三刻之內都無法脫離其攻勢。「......有點奇怪,這個傢伙的實力強得異常,已經超出那些小朋友可以應付的範圍,難道是主神出錯?」神魂心裡浮現一絲疑惑。

畫面一轉,金次正帶著c4炸彈一鼓作氣跑進了戰場,而他臉上盡是想著同歸於盡的表情。察覺到金次手上的東西,古魂隨即心生一計:「把你手上的東西扔到二十步外的大樹下,保你們不死。」

聽畢古魂的說話,金次遲疑了一秒。而古魂接著說:「你不是以為光憑這個東西就能殺死那傢伙吧,太天真了!」

聽完它的話金次心意一轉,他選擇相信這個森林的守護神。隨著他的全力一揮,唯一的c4炸彈就落到了大樹下。而這時古魂把剩餘不多的精神力全部都灌進了提爾鋒內,魔劍上的血光一凝,整把劍頓時化作一支血箭衝向黑甲武士。



那黑甲武士也察覺到這擊的厲害,馬上驅動體內的魔氣附在刀上,打算就此擋下。想不到紅光一閃,它手上的武士刀碰上提爾鋒數秒隨即被撕成碎片。這時黑甲武士身上的黑色符文再次有所異動,它們本來排列成的陣型一秒內崩塌殆盡,然而馬上往前方的胸甲聚集。包裹著全身的黑氣也彷彿有靈智般火速凝聚在胸前,擋住提爾鋒的一擊。

「嘣!」一把血紅色的長劍頓時卡在了黑甲武士的胸前,而強大的推動力則把武士不斷往後推。

「就算這樣也無法打倒它?」神肯定事情不簡單,但是當務之急是擊倒敵人保護神社的安全,它沒有餘力去想太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