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爾鋒與黑色符文互相抵消爭持不下。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孫唐忽然暴起。

他拿起銀光黯淡的兩刃三尖槍蹣跚地站起來,抽盡全身最後一絲玄能到銀槍上,槍尖隱約流過一絲銀光上。「中......」孫唐舉起流著血的右手,拼盡全身最後一絲力氣將銀槍投向敵人。話剛說畢,孫唐便竭力倒了下去。

那把兩刃三尖槍在空中劃出一條完美的拋物線,然後就狠狠地插在黑甲武士的大腿上。沒有了黑氣的加持,銀槍直接刺透那腿甲。

腿甲的碎裂令黑甲武士頓時失去了重心,整個身軀半跪在地上。沒有了左腿的支撐,提爾鋒強大的推力不斷向他進逼。這時黑甲武士急中生智,他迅速調動部分黑色的符文到雙手,然後合掌一抓硬生生地架住了胸前的提爾鋒。

只見提爾鋒去勢漸減,看上去恐怕力有所不隸,在這緊急關頭金次再次拼死出手。只見他右手翻出金剛杵,口中念念有詞,忽然之間右手有絲絲鮮血滲出,看似是微絲血管破掉了。



那些鮮血流到金剛杵上,把半個杵都染成了紅色,而金次臉上也露出了極度痛苦的表情。當金剛杵冒出金光的一刻,「金剛錐!」金次趁這機會奮力地投出金杵。金剛杵化作一道金光,轟到黑甲武士的左肩。一陣碎裂聲傳出,黑甲武士整個左手都被砸碎了。

失去左手的支持,它只能用右手捏住提爾鋒。與此同時它的身軀開始慢慢向後退,一步一步移向炸彈的位置。只可惜這時的提爾鋒紅光漸滅,看來古魂也去到強弩之末。

「跟......你......拼了。」曾羽微弱的聲音在一邊響起。那一刻c4炸彈被念力推前了一點,落在黑甲武士的背後。

「嘣!」一陣響徹天際的爆炸聲在神社前迴盪。熾熱的強風將提爾鋒炸飛到樹海裡,而餘波也將金次瞬間吹翻在地。

一時間飛沙走石,爆炸的火光令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瞇上了眼睛。一般c4炸彈是用作軍事用途,爆破、轟炸、埋伏都會用到。因為其威力大、體積小的優點,所以伏熙也很喜歡,而這次輪迴就剛巧發揮了很大作用。巨響過後,神社前變得一片狼藉。被震倒到地的金次剛剛恢復意識,連忙望向爆炸的地點。只見那裡沒有一個人影,彷彿剛才的爆炸把黑甲武士完全炸成了碎片。



「成功了嗎?」金次喃喃自語,但過了一會他就開始覺得不妥。

「為什麼主神沒有獎勵!為什麼,擊敗這樣的強敵一定會有獎勵!」就在他驚魂未定的時候,爆炸的廢墟裡就爬出了一副佈滿裂痕的空心鎧甲。

它的背部被炸得稀巴爛,雙腳也成了碎片,只剩下半個碎裂的頭盔和一點胸甲。仔細一看,盔甲內部還藏著一些黑氣。

「不會吧......」曾羽已經撐不住,昏死過去。

金次打算站起來了結黑甲武士,當他開始發力撐著地爬起來的時候,他察覺到自己的右手已經失去了知覺。失去平衡的他一個不小心就倒在了地上,但他依然不斷掙扎起來。



整個場上已經沒有人再有一戰之力,艾斯精神力枯竭早已暈倒了;孫唐身受重傷不省人事,曾羽和金次均已耗盡能量無法再戰。此時的黑甲武士渾身透著黑氣,那些黑氣把盔甲的碎片慢慢吸回身上,然後用黑色的符文粘合。看樣子是在一點一滴地修復著自己的身軀。

「實在奇怪,這傢伙實在太頑強了。」那神魂的聲音再次在半空出現,不過這把聲音已變得虛幻起來。

金次的明王金剛杵慢慢浮到空中並且開始旋轉:「就讓我給你一個解脫吧。」說罷,金剛杵就洞穿了黑甲武士的殘軀。

「殺死墨黑鬼武士,獎勵青銅因果律一枚,天道點數3000點。」主神的聲音在金次腦裡響起。

「贏了......終於贏了」金次不再掙扎,就如一灘爛泥趴在地上。

這時東方的雲層透出一絲金光,幾經辛苦眾人終於迎來了破曉。這美麗的景象也象徵著樹海的第四夜正式結束,而這時各人連動一根指頭的力氣也沒有了。

在一道晨光來臨之前,黑甲武士身上的黑色符文趁著眾人不為意,一股煙般鑽進地下,消失在大家眼底。

「好好休息吧,今晚也不會輕鬆。不過這件事......有必要去問一下老大。」說畢,神魂就回到神社地下的石柱裡。



現場剩下筋疲力盡的眾人,有的更是早就不省人事了。金次唯有逐個把他們拖進神社然後包紮好。雖然過程中因為右手的關係而無法做出精巧的動作,但是費了一番手腳後也成功保住了大家的性命。

「嘶~」安置好隊友後,金次捂著自己發紫的右手在地上打滾。因為強行使用金剛錐的關係,他將法力流過早已受傷的經絡。這一下經絡就爆開來了,同時引發了內出血。現在金次的右手可以說報廢了,除了回到主神空間進行治療否則不可能會康復。

這時太陽已經探出頭來,疲憊的眾人終於迎接第五天的清晨。可是除了金次,大家都陷入了沉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