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後的幾個小時。寂靜無聲的神社內有了一絲動靜,艾斯慢慢睜開了眼睛,可是她的眼中竟泛著淚光。

「艾斯......你醒了。」金次微弱的聲音從神社的一角傳出,艾斯馬上擦乾眼淚趕過去。得知金次的傷勢後,她冒著再次精神力枯竭的危險施展魔法,為的只是減輕他的痛楚。

「謝謝......」沐浴在白色光芒中的金次向艾斯道謝。

「不用謝,如果沒有你我們撐不過昨晚。」艾斯頂著疲憊的臉龐安慰金次。不消一會金次臉上的神情就放鬆了不少,看上去右手上的瘀血也消淡一點。

隨後金次就向艾斯述說了昨晚的奇遇,包括地下的柱子、神器的變化還有最後大家拼死一戰時的情形。接著艾斯就過去看望孫唐,一解開他身上的繃帶,她馬上就看到那嚇人的傷痕。艾斯立刻拿起法杖打算再次施展恢復魔法,可是當她站起來的時候,強烈的暈眩感頓時浮現。



「不要亂來!要是精神力再次枯竭,你可能就變成了植物人。」寄生在艾斯身上的靈魂如此體型道。說罷,艾斯唯有暫時放棄治療孫唐。

此時她彷彿想到了什麼,她有意識地轉過頭望向伏熙。然後一步一步爬去他的身邊,這次她才正真看清楚伏熙的樣子。

「沒錯!黑色的頭髮,高高的鼻子,清秀的眉毛......我夢中見到的小孩肯定就是你!」艾斯心裡頓時泛起了滔天巨浪。

「怎麼了?」金次察覺到艾斯的異常,隨即問了她一句。艾斯轉過頭:「金次,伏熙是不是認識一位灰髮男子,那男子左手手腕有一道明顯的疤痕!」

金次眼神一變,語氣馬上變得驚訝萬分:「你怎麼會知道?那名男子是伏熙的師傅伏麟,伏麟先生的頭髮好像天生是灰色。不過這件事很少人知道,因為他早就去染成了黑色。」



艾斯渾身一震,臉上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她慢慢說道:「我說出來你可能不相信,我在昏迷時做了一個夢,在夢裡見到了伏熙和他的師傅。」

「這怎麼可能!」金次臉上的表情簡直像見了鬼似的。

「咳!咳!這是有可能的......」這時曾羽也醒了過來。

「曾羽,不要起來!你的肋骨碎了好幾根,移動的話會有危險!」見到曾羽想起來,金次馬上呼喝道。

「咳!咳!咳!我知道......謝了。」聽到金次的話曾羽便不再移動,安靜地躺在榻榻米上。



這是艾斯忍不住發問:「你說我有可能在昏迷的時候見到伏熙?這是什麼一回事?」

曾羽不慌不忙地解釋:「伏熙是自我封閉在潛意識裡,對於外界完全失去反應。而你之前也是耗盡精神力而回歸潛意識,所以要是你們的精神頻率相近又有相同的精神媒介,精神上相連是有絕對可能的。」

「你是說我看到的全部是伏熙的記憶?」艾斯問。

曾羽淡淡一笑:「沒錯,全部都是他的記憶。更重要的是,你所看到的正是他現在所看到的。」

「那麼......」正當艾斯想了解更多精神連結的時候,神社外面傳來了一陣女性的求救聲:「有人嗎?我們需要幫忙,有人嗎?」

神社內的金次、艾斯和曾羽互望一下,個人紛紛拿起手邊的槍械。然後曾羽閉上眼睛,耗盡最後一絲精神力掃描了神社附近一次。

「對方有兩個人,一男一女,看起來都是被選者。而那個男的受了傷,流了不少血。」曾羽精準地說出了對方的情報

接著金次就拿著散彈槍踏出神社的門口。畢竟,如今還有能力一戰的只剩下他。



金次用散彈槍撐起身軀,一邊強忍著右手的劇痛一邊蹣跚走向外面。他從神社的側門悄悄出去,然後躲在陰影裡觀望一下。

只見神社前一片狼藉的空地上出現一位身材高挑的女性,而她的背上還背另一個人。

金次憑著過人的視力可以看到那兩個人現況。那名女性身穿深色的皮革外套和長靴,頭上紮著一條褐色的馬尾,手上拿著一個同樣是褐色的盾牌。雖然滿臉的灰塵遮蓋了她的美貌,但是她身上那種英武之氣卻是難以掩蓋。

相反她背上那名男子的情況卻不容樂觀,他滿臉鮮血趴在那位女性身上。而且看上去好像是進氣少出氣多,應該快要不行了。更令人震驚的是他左肩現在還插著一支破爛的羽箭。

雖然身受重傷,但那名男子依然死死將一把紅色的長弓綁在背上。

看到這種情況金次也不再懷疑她們的意圖,馬上起身迎接她們進神社。當她進到神社後,她第一眼就認出了艾斯。

「是......你啊」那名女子說。



艾斯見到眼前這名女子也不禁吃了一驚,說:「天娜是吧?我還記得你。」

天娜點點頭,隨即把背上的男子放了下來。與此同時她的眼睛掃到了一旁的伏熙和孫唐,臉色頓時大變。

「伏熙,孫唐!他們也在這裡!?」天娜驚呼起來。

「嗯,你認識他們?」金次一邊檢查昏迷男子的傷勢一邊問

天娜馬上點點頭回應:「認得,我們在上次的試煉中認識。他們都是很厲害的傢伙,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她走過去伏熙的身邊,擔憂地看著他的臉。

這時艾斯的眉毛皺了皺,好像有點不爽說:「他沒事,只是睡過去而已」留意到艾斯的臉色,天娜只是看望一下伏熙和孫唐然後就回到那名昏迷的男子旁邊。

她問金次:「他怎麼了,會不會有生命危險?」

金次嘆了一口氣:「暫時沒事,雖然他流了很多血但幸好傷口不深,所以該不會有大事。只不過我們最好幫他把箭頭拔出來,但是我的右手不方便......」天娜也看見了金次那淡紫色的右手



「你幫我固定好肋骨,我就可以來幫忙。」這時曾羽搭話了,天娜轉過頭望向這名英俊的青年。

「那麼就麻煩你了。」不知為何,天娜對於曾羽沒有什麼好感。

經過一番交流後,眾人得知現今的情況。原來昨晚天娜她們也被武士襲擊,只不過她們面對的數量和質素都不相同。她們面對的只是兩個赤紅鬼武士,還有一個中隊的破爛武士,所以還能倖存下來。

看著滿臉灰塵還有身上掛彩不斷的天娜,艾斯好心地拿了一條毛巾給她。

「謝謝。」天娜沒多說,只是簡單道謝。接著兩人就談起了與其他人相遇的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