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你都是在甦醒位置附近碰到隊員。」天娜的聲音聽起來有點驚訝。

「嗯,是伏熙找到了我。」艾斯指了指沉睡中的伏熙。

曾羽眼珠一溜,彷彿想到了什麼:「天娜,你們在樹海什麼位置甦醒。」曾羽的語氣很認真

天娜聽後想了一會,然後回答道:「應該是樹海西邊深處。」說到這裡,曾羽忽然靈光一閃:「看來你們是最後一隊。」

「什麼,什麼是最後一隊?」艾斯不明白。



曾羽慢慢解釋:「我和孫唐是在東邊的醒來,你和伏熙是在樹海南邊的邊緣,金次則是北邊。所以說主神安排我們在不同的角落甦醒,然後用不同的挑戰逼我們聚在一起,因為我們如果不聚在一起就沒辦法面對越來越困難的挑戰。」

聽到這裡大家都不禁安靜了下來。這時一直沒有說話的金次插嘴了:「其實,我那邊應該還有一個人。」

曾羽臉色不變:「嗯,主神的安排是不會錯的。所以金次你甦醒位置附近應該還有一個被選者。」

金次繼續說:「我醒來的時候只看到一個黑色的人影,正我打算去追的時候他已經消失不見了。」

曾羽喃喃自語:「難道是隱藏型血統?」



天娜在洗了一把臉後就睡著了:「看來她們也奮戰了一夜,難怪累透了。」金次從外面取來一些熱水,準備與曾羽一起拔箭頭。而艾斯則準備為孫唐施展治愈魔法。

在曾羽的幫助下金次順利幫張毅拔出了箭頭。忙了一個上午大家都累透了,隨便吃了些東西就開始準備今晚的戰鬥。現在有活動能力的人只剩天娜,艾斯和金次,因此三人就唯有外出修補防線和收拾昨晚的殘骸。

艾斯在神社附近逛了一圈,然後發現那把插在樹上的魔劍提爾鋒。

「這不是伏熙的劍嗎?」接著她就走去拔起那把魔劍。這把鋒利無比的魔劍再次落在艾斯手裡

「好沉重的劍......」艾斯心裡嘀咕一聲。



「這把劍就像他所背負的膽子一樣,很重,很重。」艾斯心裡有點傷感但她沒說什麼,只是拖著提爾鋒回神社。

這時孫唐剛巧醒了過來,不過他現在臉色蒼白而憔悴,一看就是傷得不輕。而他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靠,還好沒死!」

的確,昨晚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會全軍覆沒,其實沒人身亡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孫唐正想坐起來,但是胸前一陣劇痛卻令他瞬間握緊了拳頭。

「不要亂動,金次說你還要休息一段時間。」艾斯急忙勸說

孫唐無奈地躺下,這時一邊的曾羽說話了:「醒了嗎,沒事吧?」

孫唐用少許沙啞的聲音回應:「沒事,只是動不了」

「我也是。」曾羽也滿是無奈。

艾斯把提爾鋒放回伏熙旁邊,接著就自然而然地坐在他的身旁。



曾羽的眼睛掃到這一幕,淡淡地說:「很擔心他嗎?」

艾斯只是默默地點點頭,接著曾羽繼續說:「那麼,昨天你在他的腦海裡到底看到了什麼?」

「我看到小時候的伏熙,但他......他在垃圾堆裡找東西吃。」說出來艾斯自己也有點不可置信

「什麼,這不會是真的吧?」孫唐眼內充滿了驚訝。這時曾羽出來解話:「這是真的,艾斯看到的記憶不可能是假的。」「看來這傢伙的身世可不平凡。」

「其實不只這樣,我還看見了伏熙的師傅,伏熙很聽話地跟著他的師傅走了。」艾斯接著說

曾羽想了一會:「這可能是他最開心的回憶,是精神保護機制的一種。」看來他很清楚這個情況。

孫唐忍不住問:「那麼他怎樣才會醒過來?」



曾羽惋惜地搖了搖頭:「除非他自己認知到自己在夢境裡然後自己掙脫。否則任何外力的幫助都有機會令他變成白痴。」

曾羽看似知道艾斯想說什麼,他率先轉過頭對她說:「你能進入到他的意識只是幸運使然,這種機會萬中無一,你就不要想太多了。」

這句話打消了艾斯的一些念頭,她無力地在伏熙身上施展一個寧神咒之後就去忙了。很快其餘的兩人也回來了,金次基本上修好防線,現在凡是有生物通過都會發出聲音。可惜大部分的地雷都已經觸發,所以神社基本上沒有防禦設施。

天娜巡視了防線外圍一遍並撿到了一堆金屬碎片,看上去是昨晚墨黑武士的武士刀。

「這把武士刀也是抗精神力金屬製造的,應該是很珍貴的物品。」曾羽這樣評價,接著天娜就把它收好了

「我還發現了一些逃走的腳印,應該是一些落單的武士在戰敗後逃走的足跡。」天娜推斷。

結果就是神社暫時沒有受威脅,不過也就是暫時罷了,天一黑情況就會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趁著這個機會大家都爭取時間休息。

這時天娜與孫唐搭起嘴來:「想不到在這裡都能遇到熟人,看來我們的運氣還算不錯。」孫唐說



「我一直希望能再見到你和伏熙,不過現在卻變成這樣。像你們這麼厲害的人都傷成這樣,看來我們也......」天娜對於今晚的情況相對悲觀。

「我們還有希望!」孫唐艱難地抬起了手指:「他總會有辦法!」孫唐對伏熙充滿了信心。

回想起蛟龍之戰的情景,再看看擱在一邊的埃癸斯,天娜也點了點頭。

時間飛快天色漸暗,這也代表樹海的第五夜即將開始。因著溫度急降,天娜和艾斯都分別穿上毛衣了皮衣。而體質過人的金次也感覺到溫度的轉變,繼而點起了神社前面的營火。

不過曾羽卻發現這件不尋常的事:「各位,昨天真的有這麼冷?」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