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海的天空沒有一絲亮光,星星和月亮的銀光都彷彿被什麼所吞噬了。在漆黑無光的夜晚,一道橙紅色的光絲從樹海裡冒出,直奔上天空。

「天火箭!」張毅將全身的火靈力都灌盡了這一箭中,打算就用這箭一決勝負。而射日弓也沒有讓他失望,瞬間就把他的火靈力吸光,然後凝出一支天火箭。

再者張毅已經用盡全身的力氣拉開了射日弓,朝著天娜所指的方向激射出弓弦上的這一箭。

那天火箭離弦的一瞬間,空氣中的熱能好像全部都聚在那一箭身上。其極高的溫度灼得四周的空氣顯出陣陣波動,數步之外的天娜都不禁感到皮膚一熱。離弦的天火箭彷彿一隻捕捉獵物的雄鷹,不顧一切朝著目標激射而去。

天上那團看不見的冤魂集合體低鳴一聲,看來它也感受到這一擊是擺明是針對它而來。而且這一箭蘊涵著克制它的力量,所以它必須避其鋒芒。



天空傳出「嚨嚨嚨」的聲音,那團冤魂集合體正常快速縮成一團,想籍此避過那致命的天火箭。

「想得美!」張毅暗笑一聲,接著天火箭毫無先兆地在空中炸開。橙紅色的火焰傾瀉而出,瞬間就佈滿了樹海的上空。那些冤魂稍被天火沾上馬上就被燒成一股青煙,消失得無影無踪。可見這箭已經重創了那半空的冤魂,不過離完全殺死它應該還有距離。

橙紅色的火焰點亮了整個樹海的上空,可是剎那過後一切恢復黑暗。

「成功了!」張毅心中一喜:「不知那團東西價值什麼等級的因果律?」

這時天娜在後面大喊小心。



張毅一聽便心知不妙,還來不及趴下一股黑色的煙霧乘著夜色的掩護,一下子就把就張毅壓在了泥上。

張毅只覺得一股巨力將他完全壓在了地上,肺部的空氣也被壓得竄出了身體。「嗚嗚!!!」張毅死命用手撐著地,勉強支持著自己的身軀。

天娜看情況危急,馬上提著盾牌就衝向那團黑霧。可是那團東西不但沒有害怕,而且從那看不清的本體分裂出一塊,凝聚成拳狀一口氣揍向天娜。

天娜大喝一聲,她將全身的力量灌向雙手秉持的神盾。

「噹!」一記厚重的聲音在這短兵相接之間發出。撐著埃奎斯的天娜不禁後退了好幾步,泥土上也清楚留下了她腳印。



那團黑色的煙霧憑一己之力就已經壓制住了兩位手持神器的被選者。

「真是看不過眼了!」強烈的精神共振在神社內發出,一轉眼就撞上了那團黑色的煙霧。煙霧彷彿落石墜入平靜的湖面,瞬間就激起了層層波紋。可惜這也只是泛起一陣波紋,對於它的本體沒有一絲傷害。

其實那團黑霧裡面充斥著無數墨黑色的符文,那些黑色的符文也變成了霧氣的粘合劑,靠著它們的粘合,這團黑霧才不會在這次精神共振中散架。

「又是這樣。。。。。。」那古老的精神力在自言自語

見情況危急,金次也手持金剛杵衝出了神社。他小心翼翼地運起了體內的法力往金剛杵裡輸去,使得那暗啞無光的金剛杵泛起了一點金光。

金次踏出了迷踪步,以極快的步法逼近那怪異的黑霧。這時那團黑霧自身攪動一番,它視乎很彈忌金次手上的金剛杵。

在金次真正逼近之前黑霧已經動了手,它伸出數只爪子狀的黑霧打算捉住來犯的金次。

「嗯?」金次看到這情況心意一轉,連忙射出手上的金剛杵。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