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娜面前的那團黑色的煙霧,給人一種奇怪的感覺。你根本不知道是什麼物質構成的,可是它就現在就浮在你面前,左右翻騰,凝而不散。

而且那團黑氣似乎有迷惑人心的能力,只要凡人定睛一望就馬上陷在裡面無法脫身。而那股黑氣會讓人看見心底最恐懼的事物,天娜一個不小心,也中了招。幸好這時有人誦念破邪的法華經,令天娜心底頓時一個激靈慢慢從幻象中醒了過來。

天娜提起手邊的埃暌斯大喝一聲,一下子就劈開了面前的黑霧。一轉眼,面前的景色就與剛才截然不同。原來的骷髏頭不見眼前只剩下漫漫的黑霧。

就在天娜手足無措的時候,陣陣的佛語再次從神社裡傳出。那莊嚴的聲音不禁喚醒了天娜意識,現在更指明了神社的方向。天娜把心一橫,握緊了盾牌就往神社方向衝刺。

天娜清楚記得她最後的位置是在神社的四點鐘方向,而且距離不會很遠,所以她靠著佛經聲量定位。在清楚分辨到自己的位置後奮力一跳,眼前的景象再次變化,一轉眼她就跳上了神社木質的台階。



落地的聲音一響,一支銀白色的長槍就從神社伸出。瞬間就頂著了天娜的腹部,天娜心裡一緊脫口便說:「孫唐!是我!」

「嗯!?」窗簾後面傳來一把驚奇的聲音,隨後一人牽起了那塊防水布。天娜一看是張毅:「天娜,原來你也沒事!太好了!」張毅趕緊把天娜拉進神社。

原來天娜是最後一人,所有的隊友都回到了神社。不過大家的樣子看上去都不太好受,特別是孫唐他整個人都在打哆嗦。

而團隊暫時的主力金次,則在神社中間閉著眼,高聲誦讀著佛經。

「不錯,這麼快就破開了幻境,看來你們這個團隊實力還可以,也值得吾出手相助」一把厚重的聲音從神社地底深處響起,瞬間就遮蓋了金次的誦讀聲。



天娜的手微微抖了一下,看來她是被這聲音嚇了一跳。

「不用擔心,它是來幫我們的,它就是我們之前所說的那道精神力。」躺在地上的曾羽解說道,他似乎不受黑霧的影響。

這時那道精神力再次發聲:「說我是精神力?哼!你們這些小子見識真少!」從它的語氣看來,它的本體並不是精神力。

「不過也不與你們計較了,現在做正事要緊。我會驅散四周的迷霧,小憎人的咒語使你們保持清醒,趁現在你們趕快把天上那噁心的傢伙給我殺掉。」那道精神力再次引起聲音的共鳴

「天上的傢伙?」天娜不解



「運起體內的能量灌進眉心裡,然後與丹田構成一個循環。接著你就能看到天上那隻東西。」那聲音一邊解說,天娜就一邊跟著做。她運起一道武神之力往眉心裡輸去,突然之間天娜感覺到腦海裡有什麼被破開了。

她頓覺四周的景象有點不一樣了,不但景象清楚了很多,而且還感覺到有不少金色的小光球在浮動著,不斷抵抗著黑色霧氣的侵蝕。其實她還不知道,她現在已經開了古人所稱的「天眼」,她能看到了靈界的東西。      

意念一轉,她察覺到天上有一塊灰色的東西。

「布?不,不是!那是。。。。。。」天娜所感覺到的是一團猙獰的霧氣在高空凝聚,而且它們好像在互相吞噬,躁動不斷。看來就是那道精神力所說的「噁心東西」

「前輩!我們應該怎樣做?」天娜知道那道精神力的厲害後,馬上請教它退敵的方法。

「擊散它們,它們自會散去」那聲音聽上去不慌不忙。

話音剛落四周的空氣就開始一震,然後一個瞬間在神社屋頂內聚隨即膨脹爆炸,一下子將神社四周所有的黑氣都炸開。露出了一片坑坑窪窪的空地。

「看箭!」張毅見機不可失,先是大喊一聲然而如魚竄出神社。手上那赤紅色的大弓也有一根火焰糾纏而成的弓弦浮現。



「天火箭!」張毅手上的赤紅色長弓突然紅光大作,整把弓隨即都纏上了鮮紅色的火焰。然而那些火焰也飛快在弦上凝聚成一支朱紅色的長箭。

「去!」張毅一放手,朱紅色的長箭就帶著焚盡一切的氣勢,射向了黑漆漆的天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