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過早餐後,大家都打算去準備即將來到的第六夜。

不過這時伏熙卻叫停了大家,並把大家聚在一起。「大家先停下手上的工作,我有一個想法。」

接著伏熙一行七人都圍坐在神社里,伏熙率先開口了:「我認為今晚的挑戰會很輕鬆,所以大家不用太過擔心。」

曾羽眉毛一翹似乎有些不解,而伏熙當然也注意到這個情況,所以他就接著解說:「大家回想一下,自從我們進到這個樹海,每晚都會受到襲擊。而襲擊的可怕程度也在每次遞增,從鬣狗到森林魅魔,從黑甲武士到陰魂,難度可以說是幾何倍數的提升。不過大家可以想想,這些襲擊的用意是什麼?」

伏熙拋出了這麼一個問題



一輪沉默後,最先回答伏熙問題的人是金次:「一,是測試我們的實力。二,是強迫我們要組成一隊。三,就是要顯露出我們獨特的能力。」

伏熙點了點頭,「完全正確,主神不斷給我們試煉的目的就是要我們組成一個團隊,而且是能力全面的一個團隊。一開始的鬣狗大家都能輕鬆解決,但後來的挑戰就是各自針對不同領域的需要。森林魅魔是精神領域也就是我最不擅長的領域,所以我就中招了。然後是你們提及的黑甲武士,數量極多而且實力強勁,所以是範圍攻擊領域。昨晚的陰靈就是最神秘的鬼魂領域。所以說單憑我們一個人的實力是不可能撐過這五天的,但我們聚起來就有可能。」

「我明白了,這也是呼應了主神一開始給我們的提示:弱者必死,強者永存。任何人都會有一方面是弱者,所以不可能永存,唯有依靠隊友才能生存下去,所以這場輪迴的目的是要我們彼此依賴。」天娜好像看到了什麼

伏熙再次點點頭,「在這個樹海裡面的被選者基本上都在這了,各式各樣的試煉也過了不少,所以今晚只要小心一點應該不會出問題。」

聽畢眾人的臉色都放鬆了不少,他們本來不少人都以為今晚會如常凶險以致心裡壓力碩大。



「果然,除了金次他們還是不成氣候。不過。。。我和他也不是普通人罷了。」伏熙暗想

這時曾羽皺起了眉頭:「你說主神的目標是聚集我們,那麼你認為明晚會發生什麼事?」聽完曾羽的問題,伏熙眼裡透出了驚訝

「問得很好!我還打算明天才說,那麼現在說也沒差了。我深信,明晚我們將要面對史無前例的挑戰。」

「那就是對抗另一隊被選者。」

「什麼!伏熙你是說對付另一隊的被選者?」孫唐看起來不相信伏熙的話



「沒錯,就是另一隊的被選者。主神最後那殺死被選者有豐厚獎勵的提示,絕對不是白說的。而且與其他隊伍一戰,絕對能激發我們的潛能,所以說我們要面對的可能是上次蛟龍戰役中那個金發壯漢,甚至是韋爾,或者是如雪她」伏熙的聲音變得越來越小

聽到這裡,眾人的臉色都不禁一沉。一想十多天前出生入死的戰友,很可能就會成為最可怕的敵人,一時間眾人都難以接受。

曾羽突然冷笑一下:「你認為今晚危險不大的原因還包括主神今晚會讓我們好好休息,以準備明天的大戰,對吧?」

伏熙臉色一變,接著點了點頭:「曾羽。。。。。。這個人相當聰明,要是他能成長起來,絕對是團隊的智囊。」伏熙心裡給了一個很高的評價予曾羽

說起來奇怪,他們兩人都十分欣賞對方。可能,他們是同一類人吧。

說完眾人閒聊幾句,就去忙自己的事了。伏熙也背起提爾鋒,找上了艾斯:「艾斯,我們可以聊一下嗎?」

「額,可以啊」艾斯一時有些吃驚

伏熙和艾斯在神社的邊緣找了塊地方坐了下來,接著伏熙就不拐彎,直接問:「進到我內心世界來的人,是不是你?」



艾斯大吃一驚,臉上的驚訝完全不能掩飾:「你你你,怎麼知道?」艾斯說話都開始結結巴巴

她一直都覺得,伏熙不太想讓別人知道他兒時的事。特別是那些不開心的日子。。。。。。

伏熙卻淡然一笑,對著艾斯他總生不起氣來:「當你進到我記憶深處的時候,不知道什麼原因,我也看到了一些你的記憶。」伏熙眼裡沒有一絲責怪的意味

「原來是這樣。。。。。。」艾斯舒了一口氣,偷看別人的記憶的確不是那麼光彩的事。既然雙方都有看對方的記憶,那麼只能說分享,不算偷看啦。

「我只想確認一下而已,沒什麼別的事。那麼好好休息吧,你也累了」伏熙站了起來

「嗯,我知道了。」艾斯乖巧地點點頭

說罷,伏熙便轉身離開。這時伏熙的背影在艾斯心中幻化為那個小孩的身影,那個孤苦伶仃的小孩。雖然艾斯不知道當中的詳情,但伏熙不再是那個冷酷無情,理性的極點的傢伙而是一個藉封閉自己來保護自己的小孩而已。



就在這時艾斯心裡突然有一絲悸動,她自然而然地伸出了手想要捉住伏熙。

然而伏熙彷彿背後長眼睛一般,一記回馬槍反而捉住了艾斯白嫩的纤手。

「怎麼了?」伏熙看似有點疑惑

手被捉住的艾斯好像有點不自在,她不斷迴避伏熙的眼神:「如果。。。。。。我是說如果,你想找人談談的話。你。。。可以找我,我會。。。。。。」

伏熙眼神稍稍一變,隨即恢復了正常:「多謝了。」

最後伏熙鬆開了艾斯的纤手,轉身走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