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熙第二個找上了金次,「金次,我有個想法想你給點意見。。。。。。」

說完金次便指示了一個方向,而伏熙也點點頭。接著伏熙便安排孫唐和天娜輪流站崗,接著他就喚出衝鋒槍,穿上防彈衣,背起提爾鋒離開了神社。

伏熙一離開,曾羽就走過來問金次:「伏熙去哪了?」

金次目無表情地說:「他想去調查一下這座樹海在他昏迷期間發生了什麼事。順道,為我們留一條後路。」

「後路?」曾羽不解



「沒錯是後路。在我們走投無路的時候,這條後路就是唯一的生機。」

畫面一轉,伏熙已經在路上了。他依照著他前幾天的印象和金次的指示,一路跑向樹海的邊緣。

「青木樹海是位於日本山梨县的南都留郡,只要我背向富士山就能走出這裡,就算是找到商店或者大道都算完成了任務。」原來伏熙是在尋找離開的路

伏熙一邊在樹上留下記號,一邊把鐳射光碟掛在樹枝上。「雖然晚上在樹海裡奔走無疑是自殺的行為,但。。。。。這也是以防萬一。」

照著印象中的那條路一直走,伏熙彷彿重新經歷那一段與師傅的冒險。不過自從脫離夢境,伏熙的心態已經不再一樣了。



「師傅啊,雖然有很多的事我還來不及做,來不及孝敬你但我知道你也不希望我一直停滯不前,所以我會努力的。」

「我已經不是那個睡在垃圾場裡的小孩了。師傅,我已經長大了,我不需要再看著你的背影前進所以請你現在好好看顧現在的我吧。」

回憶中,師傅那拖引著自己走的身影慢慢淡化,再淡化,最後消失在空氣中。

伏熙在樹上掛光碟的時候,樹海裡再次傳出震動。這地震來得很突然,令伏熙的身形都搖晃了一下。

「又是地震?」在伏熙的記憶中,這已經是第三次地震了。



「雖說日本地震的頻率非常高,但這裡的次數頻密得離奇而且強度每次都在遞增,這絕對不尋常」就在伏熙推理著地震的成因時,一股令他厭惡的氣息從地下滲出

一股煩躁,不安,甚至是敵視的感覺在心裡油然而生。

「這股厭惡的感覺是什麼?」伏熙自己也不知道。這感覺來得快,去得也快,一瞬間就消失了。

伏熙也沒把此事放在心上,繼續去完成他的計劃。

就在他沒有留意到的地面,石縫裡有黑色的光芒一閃而過。而那黑色光芒裡面彷彿充滿了蝌蚪般的墨黑色符文。

一路上伏熙又見到很多自殺者的屍體,他們都被掛在樹上,久久不得安寧。「沒有人會想變成這樣」伏熙果斷地拔出提爾鋒,砍斷吊著他們的繩子。

一個個屍體落在地上,發出沉重的響聲,震撼著這個樹海。「安息吧,如果人真的有來世,請勇敢的活下去吧。」

「死又何難,難的就是勇敢地活下去」伏熙隨心地自言自語



話剛說完,「哼,偽善者!」一道中性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一瞬間,伏熙背上的汗毛全都豎了起來。電光火石間伏熙雙腳運勁,一下子就離開了地面跳上了樹頭。

才剛站穩,伏熙就提起了衝鋒槍,瞄準著剛才站的位置。

「反應很快嘛,真是厲害。」那把聲音再次在背後傳來。伏熙一聽便心知不妙,他再次發動插翼靴跳往另一個樹頭,在快要落在樹枝上的一刻,伏熙再次發動插翼靴在空中施展出二段跳。這一下子他跳過了樹冠,跳到了樹海之上,猛烈的陽光也臨到伏熙。

他這樣做就是為了看清敵人的位置。而這一次,他真的看清了那個說話的東西真面目。一直尾隨在他背後的東西,其實就是一個影子。

影子呈人形彷彿有了生命一般,靜靜地貼在地上沒有動彈。

伏熙心裡一緊,馬上調動起丹田的無量劍氣往提爾鋒裡面灌去。「先下手為強!」帶著萬鈞之力,伏熙一記劈向了地面。

一時間飛沙走石,地面都被這非凡的一擊轟得裂開,可是那影子仍然完好無缺。



「看到我了嗎?」那個人形的影子對著伏熙說話。伏熙自知不能先發製人,就退後數步再架起劍勢。

「伏熙是吧?」那人性的影子也退後到伏熙十多步之外。

「我是,你就是第八個被選者?」伏熙慢慢解除了劍勢,基本上他肯定面前這個「東西」是一個被選者。

那道清朗的聲音再次響起:「沒錯,我就是這個樹海裡的最後一個被選者」伏熙定了定,握緊手上的衝鋒槍:「為什麼現在才現身?」

「哈哈哈!為什麼現在才現身?哈哈哈哈!我一直都在你們身邊,只是你們不知道罷了!」那道清朗的聲音調侃著伏熙

「一直都在身邊!?」聽到這,伏熙的心跳也不禁加速。竟然有威脅在身邊而不自知,這實在令伏熙很不放心。

不過,綜合以上情報可以推斷出。。。。。。

「那麼,你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伏熙一記反問



「嗯!?」那道聲音停了停,聽起來好像被說破了似的。「你的能力的確很優秀,可以令你生存這麼多晚,而且從你剛才的談吐可以知道,你沒有受傷。不過你剛才沒有偷襲我,所以我可以推斷出你沒有把握殺掉我或者你不想殺我。也就是說,你的兌換的血統賦予你的能力是傾向隱藏,而不是戰鬥。」

影子沒有回應,那麼伏熙就接著說下去:「我,大概猜到你兌換了什麼血統。」

「那又怎樣,你知道不代表你能對付我」影子的聲音聽起來沒什麼信心

「誰也誰不定呢,所以你想在我身上得到什麼?」伏熙再問

「我要你一個承諾。」

「承諾?」

「沒錯我要你一個承諾,就是在輪迴結束前,我可以隨時加入你的隊伍。」



伏熙的眉頭翹了翹,眼珠一轉。

「我有什麼好處?」伏熙問

雖然伏熙看不到影子的五官,但他感覺到影子好像笑了。

「我可以告訴你這座樹海的秘密」那影子很有自信。伏熙聽完頓時渾身一震,心裡一番掙扎。

考量好幾個因素後伏熙開了口:「我答應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