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白霧在巨蛇被屠殺殆盡後也離奇地散去,血跡斑斑的神社也逐漸浮現在眾人眼前。

腥臭的蛇血和灰燼的焦炭味混合在一起,構成一種極度難聞的味道。這味道絕對堪比屍臭,能熏得人眼睛生疼。

這時伏熙還不敢放鬆:「我先到屋頂觀察一下,大家保持戒備。」說完他就跳到神社上面。聽到他在上面轉了一圈,就回到下面。

只見伏熙舒了一口氣:「好了,黑蛇死的死,跑的都跑了」說完眾人都如釋重負地坐在地上。

一直聞着飄過來的惡臭,大家看似都不介意。孫唐一屁股坐在地上:「第六夜,這樣子就過去了嗎?」他還是有點懷疑



張毅也附和:「是啊,真是輕鬆得有點不自然。」

「只要大家各司其職並好好發揮自己的實力,主神的試煉其實不一定會死人。」伏熙一臉淡然

「我覺得有一半的功勞都要歸於你的安排。從分配崗位、偵察、應對以及即時變陣,你的安排總是恰到好處」曾羽語氣中流露出佩服

金次點點頭:「能夠毫髮無傷度過今晚,伏熙的戰略起了很大的作用。」

對於各人的讚美伏熙只是一笑置之,沒有領功。在他眼裡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好了,金次,艾斯和曾羽在神社休息。天娜和張毅去處理火苗,孫唐你來跟著我。」伏熙再次發下指示



接著眾人就跟著指示開始行動,天娜和張毅去了處理火苗。說起來奇怪,剛才那陣白霧彷彿有滅火的功能,所以火頭不但沒有擴散反,而有熄滅的趨勢,然而張毅用射日弓輕輕一挑就把火給吸收了。

另一方面孫唐和伏熙到了神社底下,他們兩三下就把黑蛇的屍體給扯了出來。孫唐望著又黑又長的巨蛇屍體,心裡有很多疑問。

「呃。。。。。。它的樣子好噁心,伏熙你為什麼要把它拉出來?」孫唐一臉不滿

伏熙只回應了一句:「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說完他就拔出提爾鋒,慢慢切開黑蛇的屍體。

解剖的結果是巨蛇的生理結構與一般的蛇類沒分別,頭上沒有角說明它只是蛇而不是蛟龍。不過是身軀離奇地碩大,蛇鱗也異常地堅硬罷了。



「到底是什麼使它們長成這樣?」伏熙鍥而不捨地追尋下去。直到切開了蛇囊的位置,一顆礙眼的黑色蛇膽出現在伏熙眼前。

「黑色的蛇膽?有點不尋常。」伏熙沒注意就伸手去觸碰那顆蛇膽。

在手指碰到蛇膽之前,心臟那龍之力突然翻滾了一下好像在警告伏熙。他知道體內那股龍之力已經救了他很多次,所以有這異動伏熙也不敢掉以輕心,所以他抽回了手。

「還是安全至上」伏熙抽出了提爾鋒,用它刺了蛇膽一下。

「啵」那顆蛇膽在劍碰到的瞬間爆開,裡面藏著的一小團黑氣憤然纏上了提爾鋒。說時遲那時快,伏熙反射性抽調無量劍氣至提爾鋒上,而血紅色的劍芒也隨即浮現在劍身上。

只見黑紅色交纏的一剎那隨即發出「滋滋滋」的聲音。最後以紅色的能量取勝,提爾鋒配合上無量劍氣很快就把黑氣給撕成了分子狀態。

伏熙見狀也吃了一驚,「這麼一小股黑氣就能纏住無量劍氣,這黑氣到底是。。。。。。」

經過一輪觀察,除了蛇膽異常以外,整條巨蛇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那麼可以肯定的是,蛇膽就是它們異變的關鍵。而最重要就是蛇膽裡面的黑氣從何而來?」



「早上那個影子也對我說過要小心蛇,我本來不以為然,原來那傢伙早就知道樹海裡的蛇有問題。而那些蛇是來自。。。。。。」伏熙轉身望向東南方,除了密密麻麻的樹以外,他只瞄到一座通天巨山的頂部。

「日本富士山。。。。。。」伏熙好像想到了什麼,但他很快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一切都是巧合,那也只是神話而已。」伏熙在不斷催眠自己

「嘿,你在想什麼?告訴我,告訴我。」孫唐像個好奇寶寶那樣走了過來。伏熙望了望他的臉,隨後就說:「沒什麼,只是想到了關於蛇的神話罷了。」

「孫唐搖頭晃腦的,說了他也不明白」伏熙從沒想過由孫唐身上獲得有用的意見

「這個我知道,我媽說過古時候有一隻九頭大蛇,它所到之處都會發生大水,所以當時人民都很怕它。但是後來有一個人把它幹掉了,並把九頭蛇的身軀埋了起來做成一座高台。」孫唐口裡說出了相柳的傳說

「嗯!你知道這個傳說?」伏熙有點驚訝



孫唐則嘻嘻地笑了:「這是我家附近流傳的故事,那個幹掉蛇的人好像叫。。。。。。什麼愚?」

「是大禹。」伏熙糾正一下

「對對對,就是那個傢伙。」孫唐記起來了。

「之前艾斯從神社里發現了刻有八歧大蛇傳說的石板,而孫唐則提醒了我中國相柳的傳說,兩個傳說之間的相似程度可不止一點半點。都是多個頭的大蛇,都是由一個人斬殺,都是埋葬在高台下鎮壓住。。。。。。」

「難道這就是主神的提示?如果是這樣,那麼富士山下面埋葬著的東西很可能就是。。。」就在伏熙靈光閃過的一刻,一道前所未有的強烈地震出現在樹海。一個踉蹌,伏熙也差點站不穩。

同一時間不約而同地,無數道黑氣從地底下瘋狂地向富士山那邊湧去。

在眾人驚魂未定之際,主神的聲音突然響起:「任務變更,所有被選者生存6小時後傳送回主神空間。樹海邊緣設定的界線已被廢除,被選者可自由活動。」

與此同時,在富士山旁邊一個名叫天神山的小山頭上出現了異象。空無一人的山頭竟然出現一陣空間的漣漪,接著這個漣漪慢慢向外擴展約十米。接著白光一閃,一組人馬憑空出現在山頭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