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高空往下去,該神秘小隊滿佈各式各樣的人種,有白人、黑人、中東人,而為首的則是一位虎背熊腰的壯年亞洲人。

那人光是站在那裡,就散發出生人勿近的感覺。才剛踏足這個世界,他的一雙老練黑瞳就緊盯著富士山不放。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他後面一個黑髮壯漢終於忍不住插話了。

「隊長,主神今次的任務是什麼?竟然會這麼趕。」只見那位壯漢身高約兩米,全身都畫滿了白色的圖騰。右手提著一個石質大盾,左手牽著一匹白狼,身上散發著懾人的氣息。

那個為首的亞洲人卻不以為然,好像沒聽到似的。這舉使後面那個黑髮壯漢臉上不好掛,但他始終不敢發作。



「托爾坎,我們的任務是摧毀自衛隊基地和生存24小時。今次任務由我全權指揮,大家都要聽我命令行事。」一位帶著半邊面具的男子回答了巨漢

「是,副隊長。」在那位副隊長面前,壯漢突然不敢造次。望向副隊長的眼神也不敢有絲毫不滿。

那位副隊長默默地站在一旁,像是在隱藏自己。仔細一看,他身穿灰色的輕鎧,臉上帶著半邊的金屬面具。從露出的半邊臉推斷,副隊長應該是位俊朗無比亞洲男性。

副隊長也望了望富士山,隨即道:「雅子,展開精神鏈接。把我們所有人都連上」說罷,一位穿著紫色和服的妖艷美人就翻出了手上的古鏡。

只見她雙眼突然反白一股強大的精神力從她身上暴湧而出,彷彿蜘蛛網般粘在了眾人身上。



很快,眾人腦海裡都浮現了附近地勢的畫面。

忽然,南邊的遠處傳來了一陣陣嘈雜的聲響,「煌副隊長,南方有兩架直升機正向這邊趕來。」雅子的聲音隨即在眾人腦海裡響起。

「我會解決他們,你們先這裡等一會。」話剛說完,那名叫煌的副隊長就一支箭般沖向了南邊的懸崖。

正當他跳下山崖的一剎那,他背後長伸出了一雙厚實的巨翅。

那是彷如烏鴉般漆黑無比的翅膀,其中充滿了力量與神秘感。在這雙黑翅的加持下煌瞬間就能翱翔半空,並一路迎向自衛隊的直升機。



這時,他們的隊長冷不然地說了一句:「不要管我,你們聽煌的指揮。」接著他就拔下一個銀色徽章,並往地上一扔。

銀質的徽章一落在地上就生成了一個魔法陣,接著銀光一閃,一匹六腳馬就活生生地出現在魔法陣的中央。隊長一記翻身跨上了六腳馬拉了拉韁繩,一人一馬頭也不回地下面飛奔而去。離奇的是,那六腳馬可以在懸崖峭壁上自由奔跑,完全無視了地心引力。才一轉眼,他的身影就消失在那隊人馬眼前。

趁著煌和隊長不在,雅子悄悄問了個問題:「之前煌的翅膀還是白色的,為什麼這次變成了黑色?」

一道輕蔑的聲音從後方傳來,「呵呵呵,這是血統變異,你這個小妞是不會懂的。還是乖乖地做好精神力控制師吧。」一名俊美無比的歐美青年回答了這個問題

「瓦利,你的傷不是還未好嗎?怎麼會在這。。。。。。」那個叫托爾坎的巨漢一看到瓦利就像老鼠遇上了貓

瓦利嘴角輕輕上翹,帶著絲絲邪氣:「我早就康復了,只是你們不知道。」說完,他就捏碎了手上的石塊。

那小塊石頭在他手上被化成沙狀,從他手指縫裡傾流了下來。

「你。。。。。。」托爾坎不禁後退了幾步



瓦利沒在意過托爾坎,他的眼珠一直盯著隊裡最後排的一個身影。

「姬暮,好好幹。不要辜負煌對你的期望」瓦利對那個身影說

「知道」一道年輕的聲音從斗篷下傳來

「你們幾個,去幫青須佈置法陣」瓦利指了身邊幾名較弱的隊員去一名老者那

而那名老者身上傳來陣陣灰氣,而那些灰氣卻是亡靈獨有的氣息。「嘻嘻,怎麼這麼大方啊瓦利?」那名老者看似不太喜歡瓦利

「好歹是煌交下來的工作,我就勉為其難地幫兄弟指揮一下。」瓦利輕描淡寫地說。眾人也沒說什麼,很快就在瓦利的指揮下展開了工作。


畫面一轉



煌正展著黑翅飛向南邊,此刻他靈敏的觸覺已經捕捉到直升機閃爍的燈光。

「美軍的黑鷹直升機?有點難纏。。。。。。」只見煌眼珠一轉放鬆了雙翼接著整個身子瞬間往下潛,迅速減低了飛行的高度。靠著樹海那黒綠色的背景,他完美地隱藏了自己的身影。

靠著夜色的掩護,煌已在不知不覺之中向敵人伸出了奪命的利刃。

「HQ,這裡是黑鷹一號。樹海沒有異常,重覆,樹海沒有異。。。。。。」話還沒有說完,一條帶著尖刺的鎖鏈就洞穿了軍人的心臟。連同奔流著的鮮血,那軍人被鎖鏈跩走了。同時他旁邊的同僚還沒來的反應,也被從後而來的一股巨力給扯出了機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恐懼的悲鳴還咽在將死之人喉嚨時,一道震撼的爆炸聲就從後方傳來。

這時黑鷹一號上僅存的兩名軍人已經嚇尿了。「呼叫HQ!我們遇襲了!黑鷹二號已經被。。。。。。重覆!黑鷹二號已經被擊沉!」電光火石間,那坐在駕駛座上的軍人眼角彷彿瞄到了什麼。

那是一個黑影,一個有翅膀的黑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