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托爾坎已經全力發揮著他那驚人的力量,毫無保留地破壞身邊的一切。

那腳步聲彷彿打樁機般深入地面,每一下腳步聲都是在展示著它主人的力量。面對來勢洶洶的對手,伏熙隨手就把空空如也的榴彈砲扔到一邊,他知道納天戒裡已經沒有威力更大的武器,所以要對付巨漢剩下的選項只有一個。

「提爾鋒!」伏熙伸手喚回自己的神器,只見提爾鋒劍身輕輕一震,馬上飛回伏熙手上。

手上傳來那安心的感覺令伏熙精神更加集中。

對著面前那狂暴的血人,伏熙打醒了十二分精神。忍著四肢百骸傳來的刺痛,他雙眼瞬間披上冷漠,劍已架在身體的右側。



伏熙雙眼一直盯著巨漢的雙腿:「只要看透了他的步伐我就可以搶到先機,這就是獲勝的關鍵。」

他自知不可能與巨漢硬拼,就連五五開也是不可能。不過剛才一輪砲擊應該把巨漢的實力削去一部分,所以機會。。。。。。

還是有的!

伏熙默默將所有的無量劍氣都運到手上,接著他頭頂再次出現一陣紅光,一支紅得發白的火箭應約而臨。光是那陣熱風就能把空氣中的水份完全蒸發,可以想像到火箭的核心應該已有數百,甚至近千度的高溫。

那巨漢一見到這支火箭,那衝刺的速度就頓時減慢了不少。但他一咬牙,身上的鮮血彷彿受到什麼呼喚,不斷往白色圖騰裡灌去。那些白色的圖騰在吸收了鮮血後逐漸變成了黑紅色。



巨漢在火箭來到前把青石巨盾架在身前,並大喊一聲:「群山之盾!」

那些吸飽了血液的圖騰突然大放異光,一絲絲紫色的能量在迅速圖騰上凝結,最後結成了一副半透明的紫色鎧甲將巨漢自身籠罩其中。

在紫色鎧甲結成後火箭便迎上了青石巨盾,「嘭!」

紅白色的火箭在碰上青色巨盾後瞬間四散,最終化作一個碩大的火球吞噬了他。

站在十米外的伏熙都被這灼熱的風浪逼得閉上了眼睛。就在他勉強睜開眼睛的一條縫時,他看到巨漢衝破了火球繼續往他的位置奔來。



一切都不需要在驚訝,此時此刻巨漢的實力已經不需要伏熙去推敲,這時伏熙只需要取他性命罷了。在巨漢突破火球的一刻伏熙動身了,他將全身的無量劍氣都拼命灌向提爾鋒,他保命的唯一憑據。

雙腳飛快地運動起來,冷冰冰地插翼靴踏在腐爛的落葉上,那強大的推動了一下就把伏熙推往托爾坎。巨盾遮蓋了托爾坎的視線,但沒有阻礙到他的聽力。

他清楚聽到了一陣風聲從前方逼近,但是在中途改變方向繞到了自己沒有武器的左邊。

伏熙貼近巨漢的同時他全力刺出了提爾鋒,灰色的無量劍氣在劍上湧動,帶著伏熙殺意它延伸出一段劍芒。

「啊啊啊啊啊!」分金斷石的劍鋒一下子就青石巨盾擋住了去路,也不知道那巨盾是什麼構造,伏熙全力一擊都未能傷及它分毫。

無論伏熙怎麼用力怎樣灌入無量劍氣,他就是無法突破那青色的高牆。接著一股巨力湧來,一下子就震開了伏熙。還未喘過氣來,一隻半焦的手捉住了伏熙的右肩,然而下一秒他就被狠狠壓在了地上。

頭部和地面來了一個不友善的接觸,伏熙頓時眼冒金星。接著在潛意識驅使下伏熙護住了柔軟的腹部,很快他就覺得這個決定很聰明。

巨漢一腳踢在伏熙的腹部,瞬間就把護在前面的左手踢斷了同時伏熙連人帶劍也被踢飛三米開外。



那巨漢還不死心,正打算一腳踩死面前的小卒。

「伏熙!」幾道喊聲從樹海裡傳來,然後銀光、金球,子彈同時向巨漢身上轟來。托爾坎雙手持盾,輕輕鬆松把這輪攻擊全部都扛了下來。

他感覺不錯,因為到身上那些裂傷和燒傷都在慢慢恢復,而且最大的威脅,那個持劍的傢伙看似也被他解決了。

在他鬆懈了一剎那,一道劍鋒直指他的咽喉。

幸好托爾坎反應快,一手捉住了劍鋒,但這時提爾鋒已經離托爾坎的喉嚨不到十厘米。

「你完蛋了」托爾坎望著面前強弩之末的伏熙,心裡已經宣告了他的死亡。

此時此刻提爾鋒上突然散發出絲絲金芒,兩股肉眼可見的能量從伏熙手中傳到魔劍上。



那是一股金色和一股淡灰色的能量,兩股能量流過劍身,最終在劍尖相遇。生死一刻,伏熙強烈的求生意念同時把這兩股截然不同的能量都糅合在了一起。

兩股能量化成一段凌厲的暗金色劍芒,而來歷不明的劍芒一下把托爾坎左手撕開並且來勢不止順道把巨漢的喉嚨連小腦都射出一個窟窿。

「殺死窮奇小隊一人,獎勵白銀因果律兩枚,青銅因果律兩枚,天道點數3000點。」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