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暗金色的光芒閃過,巨漢的頸部頓時爆出一朵血花,接著一個拳頭大的窟窿就出現在上面。

很快他龐大的身軀就失去了控制,左搖右擺了幾步以後就倒在了地上。

主神獎勵的聲音清晰烙印在伏熙腦海裡,同時身為托爾坎所屬的窮奇隊隊員也全數得知消息。

「窮奇隊失去隊員一名,全體扣除黑鐵因果律一枚,天道點數1000點。」

「什麼!哪個死混蛋掛了!」瓦利一聽到這個消息馬上破口大罵,不過他眼內的確閃過一絲驚訝



旁邊的煌不動聲色,默默細想了一會。然後說:「那個人不可能是隊長,因為隊長戰死後主神會馬上晉升我為隊長。而不在場的隊員只有青須,姬暮和托爾坎,以他們的實力則不太可能死在這裡。可能發生了什麼異況,雅子!用水天鏡聯絡他們。」

說完,他就繼續開著黑鷹直升機往富士山山腳飛去。

另一邊的瓦利也靜了下來,一雙烏黑的眼珠望著窗外滴滴轉。

「其實你已經猜到了吧?」瓦力望著遠處的火光說

「是托爾坎」煌回應了他



瓦力咧嘴一笑,隨即說道:「隊長不可能死在這裡,畢竟連航空母艦都攔不住他,這裡的自衛隊又算什麼?姬暮那小子比你我想像中更聰明,加上他那血統在這個時候最厲害,所以死掉的可能性也不高。而青須就更加不可能,他可是有一件保命神器就連隊長都奈何不了他,所以剩下人只有托爾坎。」

煌沒有回應,只是默默地等待最終答案。

後面的雅子尖叫了起來:「副隊長!托爾坎聯絡不上了!」

「果然。。。。。。」煌的眉頭一皺,正打算做什麼的時候,瓦利伸手阻止了他。

瓦力甩過頭,對著後面的隊員說:「雅子,麻煩你叫姬暮去調查一下。而這件事就交給他了,我們直接去支援隊長」說完,瓦力就坐回副駕駛座上。



在雅子向姬暮傳達消息的時候,瓦力靜悄悄地對煌說:「別忘了我們的目標」說完他就指了指眼前的富士山,然後指了指手上的所羅門之戒。

煌點了點,默默地開著直升機。

「唉,可惜了他的神器。」瓦力還在念念不休


樹海的邊緣

伏熙半跪在托爾坎屍體旁邊,看似去到了極限。

孫唐奮力躍過一堆草叢,火速跑到伏熙身邊。「伏熙,你沒事吧!」孫唐扶起伏熙後便火急火燎地問

伏熙抬起頭,回望眼前的孫唐:「沒事,大家都沒事吧?」伏熙有氣無力的回答



「沒事,我們還捉到了一隻狼噢!」得知伏熙沒事,孫唐又開始滔滔不絕

這時大部分的組員都趕到了。曾羽騎著白狼,緩緩走到伏熙身邊。「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快點走。」

伏熙點點頭,接著他就望向巨漢的屍體:「金次,快搜刮一下那個傢伙,把他身上能拿的東西都拿走。」

說完金次就伸手去拿那塊青石巨盾。

「嗯?」金次一陣嘀咕

「孫唐你來拿這塊盾牌。」只有一隻手能動的金次看來拿不動這塊盾牌。

「哦」,孫唐果斷伸出雙手抓住青石巨盾一下就用力往上提,可是那青石巨盾只上移了一點。

「哇,好重!」孫唐臉色一變,不再小看這塊盾牌。



在孫唐奮力拖著盾牌的時候,金次已經搜刮完托爾坎身上的物資。其實巨漢身上只有兩件東西可拿,一個小獸皮袋和一個銀色的手鐲。

當孫唐看見那個銀色鐲子時,他的眼睛頓時一亮,「好漂亮!給我行嗎?」

曾羽看了鐲子一眼後就對金次說

「這個鐲子是用來控制這只白狼的,先交給我吧」最終在孫唐一臉不捨得情況下,金次把鐲子交給了曾羽

這時一個身材嬌小的白人女孩走了過來,伏熙一見到她就站起來:「你就是那個黑影吧?」

「是,我叫伊麗莎白。」接著那個女孩就把手上的黃繩遞給伏熙

伏熙也沒有說什麼,伸手就拿過黃繩。就在他準備繫好最後一條黃繩的時候,背上的汗毛瞬間豎了起來。



他還沒來得及反應,一道紅光就穿透了孫唐的左前臂並且把伊麗莎白整個人都刺穿,最後釘在一棵大樹上。

「趴下!」伏熙一手就壓下艾斯的頭,他回頭一看,那是一柄朱紅色的長槍。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