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面前那似曾相識的臉,姬暮一臉不可置信

「哥哥。。。。。。真的是你?」那長著獠牙的口中一字一句地吐出人言

而伏熙則是雙眼反白,全身肌肉完全不受控制地發抖。

「返祖狀態已經去到極限了?」姬暮伸出利爪,迅速從口袋裡抓出一顆藍色的藥丸,然後硬塞到伏熙嘴裡。

「哥哥!聽清楚我的話!」姬暮解除了真祖模式,漸漸退回人形。



「你現在正承受著首次返祖狀態帶來的副作用,基於你阿賴耶識的副作用,你現在的神經肯定像被火燒一樣!我剛才餵你的是冰心丸,它可以護住你的心脈,不過你要是繼續活動下去也撐不了多久。你需要盡快回到主神空間並進行全身修復,知道嗎?」姬暮對著全身顫抖的伏熙大喊大叫

說完他就抽出紅薔薇,然後用血能腐蝕了傷口。

這招看起來止住了血。

就在姬暮打算帶伏熙到安全處之時,遠處響起了一陣爆音。雖然剛才已不斷響起爆炸聲,但是這次的爆炸卻特別更刺耳。而且那爆炸聲裡面還混雜著不知名生物的慘叫聲。

姬暮打算做些什麼的時候,他的口袋裡突然一陣顫動,他馬上拿出一塊晶瑩剔透的玉符。



手握玉符的姬暮聽到了一把著急的女聲:「姬暮快點回來!這裡需要幫忙!」

話還沒說完,樹海中一條藍白色的光柱就直達穹蒼。同一時間,美國馬克-吐溫國家森林也冒出了一條通天光柱。

如果有一個人從太空望向地球,他就可以知道日本青木原樹海那光柱和美國馬克-吐溫國家森林的光柱是互相對應的。從青木原拉一條穿過地心的線,那麼地球的另一邊就是馬克-吐溫國家森林。也就是說那道光柱彷彿貫穿了整個地球。而這只不過是開始而已,兩條光柱射上天迅速化作一層無形的光幕,一點一滴包裹著整個地球。

回到樹海,伏熙一行人已經三魂不見了七魄,哪曾裡有人看過這奇蹟般的現象。不單只伏熙一行人,連後來出現的窮奇小隊一行人也嚇破了膽。

在烈焰熊熊的自衛隊指揮中心,一位手提巨槍、腳踏六腳馬的黑髮男子頓時望向天空,「為什麼?聖人竟然會降臨於此?」



另一邊,勉強應對著八歧大蛇的煌也感受到了什麼,不過現在可不容他分心。因為一個雙層巴士高的黑色蛇頭已經咬向他,一個不小心煌可能就成為了它的點心。

再仔細看那光柱,其實它的發源地就是伏熙一直寄居的神社。不過現在的神社在衝擊波下已經被撕成了碎片,只剩下地底那跟石柱和直衝夜空的藍白色光柱。

最後光芒潰散,兩個人就這樣憑空出現在石柱上面。準確而言,是浮在石柱之上。

「啊~~~是空氣的味道,好懷念啊。」一名身穿靛藍色浪人服的大叔感概道。

而他旁邊那人沒回答他,只是默默望向富士山那邊。然後沒有絲毫情感地吩咐:「它已經被污染了,動手吧」

那浪人也沒有反對,只是恭敬說了一句:「一切都聽你的,老大。」接著補充一句:「畢竟,它與我有著不淺的因緣,由我去解決它也算了解一樁心事。。。。。。」

然而身旁那人早就化成點點藍光,消失在他身旁。

浪人大叔也沒說什麼,只是抓抓下巴的鬍子,然後眼目望向數公里遠的富士山。「竟然有幾個小朋友敢去對付它,看來今屆都有不少好苗子。」說完四周的空氣頓時一緊,接著所有的空氣就像找到了君王,瘋狂往浪人大叔腳上的木屐那裡湧去。



「那麼~開始吧!」大叔的眼神一變,一股俯視天下的暴虐之氣隨即而生。最後他把手放在腰間的武士刀上,淡淡說了一句:「十拳,今次也要辛苦你了」

然而他的身影瞬間就從神社遺址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震遍樹海的風壓和龜裂四散的地面。浪人大叔早已突破重重音障,以超音速十六倍的速度飛向富士山,一秒以後就來到了八歧大蛇面前。

「老朋友,還好嗎?」浪人大叔言辭間有點唏噓。

然而他拔出腰間的武士刀,刀氣沖天,三顆巨大的蛇頭立刻落地連帶富士山的一角也被狠狠地切了下來。


「哥哥我要走了,我會來找你的,等我!」姬暮拋下這一句話便離開伏熙,轉身往富士山走。

失去了支持,伏熙瞬間軟癱在地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