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羽從狼背上醒來,他抬起發抖的手費力地擦了擦臉上的鼻血,然後再次躺下。

「伏熙,我已經盡力喚醒你的潛力,但能否活下來。」曾羽輕輕咳出一口鮮血。

「就看你自己。」念頭剛落,他就陷入了沉睡。

這時伏熙正處痛苦得全身顫抖的狀況,那感覺就像有無數把利刃要從體內爆炸開來,又像泡在極度高溫的燙水中。深入骨髓的痛楚加上一股突如其來的怒氣,逼使伏熙的意識漸漸模糊起來。

「有趣,這個未成型的隊伍裡面竟然有一位精神力控制師,一名上古女巫的靈魂,還有一個即將突破返祖的成員。」斗篷男戲虐地笑了笑。



「主神眷佑嗎?」

「也罷,看看那小子是什麼天賦才動手。畢竟這麼快就突破的被選者,我可是沒見過。。。。。。」斗篷男若有所思

這使得伏熙已經大汗淋漓,腦海裡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他全身肌肉不由自主地扭動,抽搐,那痛楚好像快要撕裂他的意識。瘋狂跳動的心臟已經快要撐破他的胸腔,而離奇的是心臟附近的傷痕竟然都被龍之力所癒合了。

童年時一幕幕全都竄上了腦袋,「是那該死的槍法!」伏熙還記得童年時每一幕。

彷彿經過了數年,所有的痛苦都在一下抖動內得到平息。伏熙頓時感覺到身體內有什麼被打破了,此時他的腦袋無比清明,一切的記憶、一切的技巧,一切的經驗都匯聚在一起,好像伏熙隨時都可以使出來一樣。



他睜開雙眼看到了面前的斗篷男。頓時,腦袋裡冒出了無數種戰鬥方式,用劍的,用槍的,用拳的,用腳的,甚至用牙齒的。總之一切在伏熙認知內的戰鬥方式都顯現在腦中。

一念之間,伏熙便擬定好戰鬥策略,隨即身體自己就動了起來。「提劍,手腕往內彎曲,抽起長劍,將體內餘下的劍氣都輸進去。雙腳以右左右左的節奏跑動起來。。。。。。」

這時伏熙的大腦顯然已經成為了一部電腦,快速而精確地控制著自己的身軀,同時把每一分的力量的調動了起來。

「阿賴耶識!?」見到伏熙那自然沒有一絲雜質的動作,斗篷男嘴就裡冒出了這個詞,聽到這一旁艾斯反白的眼睛也瞬間睜大了。

這時斗篷男出手了,兩條血鞭帶著凌厲的破風聲掃向伏熙。可伏熙茫然的雙眼中沒有流露出一絲懼怕,只有一份淡然。



雖然兩條血鞭的角度異常凶險,可是在伏熙那極其協調的動作下還是有一線生機。只見伏熙發動插翼靴,身體瞬即翻身離地,順利避開了第一道橫扇的血鞭。

在極其短促的空隙之間第二道血鞭已經豎著劈來,然而伏熙也在半空發動插翼靴。最後一絲龍之力也被輸進金靴內,強大的推動力壓倒了空氣從而改變了伏熙的軌跡,最後血鞭只是融爛了他右臂的皮膚。

「嗯?」斗篷男瞄到一個圓筒狀物體在伏熙左手滑落,「啪」一陣扭開汽水的聲響再次出現。

一股強光從圓桶裡爆發開來,這境況下斗篷男再次不期然伸手護住了臉龐。

伏熙則趁著這間隔,果斷地甩了提爾鋒出去,再伸手握住從納天戒喚出的第二支火箭筒。

就在發射之際,斗篷裡那人突然卻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本來摀住臉的雙手火速橫掃,以致血鞭在前方畫了一個小半圓,而伏熙恰恰在半圓的中間。

那快要燒熔的神經瘋狂地傳送著警號到伏熙的腦袋。在吃下長鞭之先,火箭炮已脫膛而出,不過其準繩度略差只是擦過了斗篷男頭頂。

借助火箭炮的反作用力,伏熙的上半身往後一跌,完美躲開了血鞭的襲擊。



白光消散之時,砲彈準確落在斗篷男身後數米的大石。

「砰!」強大的衝擊力令不禁令他身軀一搖,接踵而來的,是迴旋提爾鋒。

斗篷男的一雙血眼瞇了瞇,在奮力一蹬的加持下,整個人凌空翻身並順利接住了提爾鋒。

「還沒完!」艾斯瘋狂一喊,然後將安卡聖杖插在地上。「破魔聖光」一聲過後,斗篷男立足之地頓時出現一個魔法陣。

「雕蟲小技!紅薔薇,回來!」斗篷男頓時伸出右手,沒了念動力的制約紅槍瞬間閃回到主人手上。斗篷男架著紅槍在地上一劃,魔法陣就被槍頭撕成兩半。斗篷男也得意地回望艾斯。

可是他看到的,也是同樣得意的眼神。殊不知,他頭上還有一個閃閃發光的魔法陣。「破!」一聲令下,魔法陣中央迅即傾出一條金柱,馬上就把斗篷男淹沒了。

金光中的吸血鬼痛苦地慘叫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而叫聲還不到幾秒,接著異變遂生

一陣紅光從金柱內爆發開來,接著一道人影便從中掙脫。

這時一個長著獠牙的臉容出現在伏熙面前,腦內緊繃到極限的神經都無法捕捉到吸血鬼的身影。右肩一涼,伏熙便意識到他失去了他的右手。

電光火石之間,一道血鞭攔腰扇中了艾斯。接著她就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再定睛一看,眼前的血族已經收起長鞭正提著紅槍要刺下來。

要是比反應速度,伏熙絕對不是他的對手。可是伏熙一看那提槍姿勢就預計到他的招式。

「頭部向右傾側四十五度,身體右傾,避過第一槍。」

「第二槍將會從上而下突進,身體往後退,再。。。。。。」但一切都太遲了,即使能預測到第一槍的位置從而躲過去,第二槍的速度也太快,身體跟不上思考的速度,這一擊根本避無可避。



一根紅槍穿透了伏熙的小腹,那帶著溫血的槍頭正嘲笑著伏熙的無能。

「你怎麼會知道我家傳的槍法!說!」變了身的血族逼問著伏熙

因為返祖狀態已經去到了極限,伏熙無法控制他任何一塊肌肉。

「你。。。。。。」血族剛想說什麼,但仔細看了看伏熙,他想說的一切都哽咽在喉嚨。

「哥。。。。。。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