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回到幾個小時之前

這時的煌與瓦利已經準備好要召喚魔神了

「五成機會。。。。。。」煌已經收起了雙翅,站在直升機裡默默地望著富士山。

他瞳孔中那黑白兩色的能量正高速旋轉,想要看清山體之下的一切。可是憑他半桶水的控制力,只能略略看到一個巨大的身影。

「準備好了,青須已經成功召喚出骨龍,很快就往這邊會合」瓦利一邊說一邊離開副駕駛座走到機艙中



煌也收起了功法,回過頭來對著他的隊員說:「一會我和瓦利會去討伐八歧大蛇,你們就離開這裡並前往隊長那邊。在沒有隊長的帶領下絕對不要回來這裡。」

一班懵懂的新人跟不知道其危險,只能小雞啄米地點頭回應

「好了,我們走吧」瓦利拍了拍煌肩膀,隨即跳出機艙。

一轉眼,一個長著寬大蝠翅的男子就飛向了富士山,而他也就是瓦利。

「如果突發事故,你就聯絡隊長或者姬暮」煌剛對雅子說完,就跳出了機艙。



一黑一白兩股能量在煌體內融匯在一起,一雙巨大的黑翼隨即從背後展出,煌也緊接著瓦利飛向了富士山。

雅子望著煌遠去的背影,心裡總覺得怪怪的。「你要回來啊。。。」然後黑鷹直升機就駛裡富士山。

一分鐘後,瓦利和煌已經漂浮在富士山的半山腰。

瓦利輕撫著手上的戒指,「我們要八歧大蛇甦醒的一刻召喚出魔神,讓它們自相殘殺。否則憑我倆現在的實力未必能控制得了高等的魔神,要是它造反就麻煩了。」

看來瓦利這個計劃也相當冒險



「我的任務只是保持你的魔能供應不中斷而已,其他的都交給你。」煌沒有一絲緊張

瓦利淡淡一笑,伸出戴著所羅門之戒的左手:「說得也是」

煌也把右手放在瓦利的左肩上,「那麼,開始吧!」瓦利有點迫不及待了。

隨著瓦利一聲令下,兩股精純的魔能就從兩人的丹田湧出,經過身體的經絡全數湧到戒指上。本來平平無奇的戒指,在魔氣的注入下已漸漸浮現出紅色的咒文。

那些咒文彷彿一道道嚴厲的命令,又像無數的束縛。如果橫著看整只戒指就像一扇圓門,一扇緊閉著的門。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戒指上的紅光越來越亮。同時山體的搖晃也越來越嚴重,就好像有什麼要破肚而出。

一條白色的身影從遠處逼近,「青須他來了」煌已經感覺到那死靈獨有的噁心味道

「你的魔能還剩下多少?」瓦利轉過身問



「三成,現在還有三成」煌很快就回答了他

瓦利咧嘴一笑:「夠了,接下來就交給我」說完煌就抽開了手。一震強烈的震動再次出現,這次震動令富士山的山體都有所崩塌。山腳附近的土地都裂成了碎塊,好像下一秒就有東西會從底下破殼而出。

一股怪異的氣息從地下湧出

「來了!」煌的雙眼頓時變得茫然進入了返祖狀態,同時右手手心閃現出一把長劍。

那是一把紫黑色的雙手劍,劍身上刻銘著複雜的金色符文。它給人的感覺與提爾鋒有些相似,不過提爾鋒那猩紅的能量給人妖艷的感覺,而這把紫黑色的長劍卻給人暴虐的印象。

煌手握長劍的一刻,瓦利也發動了他的神器:「宣告,汝乃七十二柱魔神,吾則為神戒所有者。唯響應亙古之契約,速速現身於現世,滅盡吾一切仇敵!」瓦利手上的戒指發出強烈的紅光,然而紅光一凝那戒指便投射出一個巨大的紅色光環。

光環內被黑色的物質所充滿,忽然那些黑色物質猛地激盪了一下。



「出來吧!魔神貝列!」隨著瓦利的大聲呼喊,一隻披著火紅色鎧甲的巨手從環內伸了出來,然後是另一隻手,接著是頭、主幹、最後是腳。

去到最後,一隻頭戴金冠彷彿巨人般的紅色騎士從環裡冒了出來。「贏了!我們贏了!是第二十八位的魔神貝列!」瓦利高興地大喊

這時富士山的山腳也被撐破了,「吽!」一道極其難聽的聲音從底下傳來,接著一顆雙層巴士那麼高的蛇頭從地底下伸了出來。

那碩大的蛇頭上披滿了黑色的鱗片,加上那臉盤大的黃色眼珠真是盯得人不寒而栗。

「貝列!去消滅它!」瓦利將所有精神力都灌進了所羅門之戒,只為下達一個命令。可是不用瓦利下令,在蛇頭出現的一瞬間貝列已經喚出了紅色的長槍,彷彿遇見仇人般刺了下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