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歧大蛇,日本傳說中最古老,最邪惡,最強大的妖物。有八首八尾的形象,傳說中代表洪水。

貝列,七十二柱魔神第二十八柱,形象是頭戴金冠的紅鎧騎士,魔神階級為大公。

令人不解的是,這兩只傳說魔物一見面就像仇人見面般分外眼紅。

貝列大手一伸,一柄方尖碑似的赤紅巨槍就憑空出現。「嘎!」它捉住巨槍就衝往底下的八歧大蛇。火紅色的頭鎧中一雙眼睛死死盯住八歧大蛇,就像與它有什麼世仇。

剛露出地面的蛇頭也不甘示弱,張口就噴出一口黑炎。那股黑炎周圍泛起一陣波動,可見其溫度之高。



但貝列完全視若無睹,一口氣就衝進了黑炎裡面。只見那些灼熱的黑炎全部都被鮮紅鎧甲所阻隔,半分都沒有傷到魔神的本尊。「噶!」魔神握起長槍,一把長槍射穿黑炎直直洞穿了八歧大蛇的頭部。

才過了一招,八歧大蛇的蛇頭上面便插著一支驚心動魄的長槍,凡是生物就可以斷言它死定了。不過此時的八歧大蛇可謂超脫了生物的範疇,「隆!」的一聲,地表下再冒出兩個個蛇頭。

這時貝列已經落在了地上,才剛站穩它就掄起拳頭揍向其餘的蛇頭。那兩個蛇頭不慌不忙,往後一仰便同時咬向鮮紅騎士。

在體型上貝列根本不是八歧大蛇的對手,一個蛇頭就有它主幹那麼粗壯。一個照面貝列就被纏得結結實實,雙手都被捆住了。而這兩個龐然大物光是扭打在一起就給予人強烈的壓迫感,像極日本影集裡超人對付怪獸的場景,只不過現在兩邊都是怪物罷了。

氣色略見虛弱的瓦利心裡嘀咕一聲:「竟然被壓制住?看來這麼多魔能也未能完全召喚第二十八位魔神。。。。。。」



在貝列陷入困境之時,一道又黑又小的身影閃過。接著一道鎖鏈的聲音在半空響起:「天之鎖!」煌大喝一聲,一條銀色的鎖鏈就纏住了八歧大蛇的一根黑角。可是如此細小的鎖鏈在八歧大蛇眼中只不過是幼線一條,根本沒有任何殺傷力。

但煌就是藉著天之鎖才得以接近不斷晃動的蛇頭,同時他手上的長劍了湧出了墨黑色的劍芒。「吃我這招吧!」煌輕輕一拉天之鎖,他迅速在角上繞了一圈再借其迴旋力化作一顆子彈轟向八歧大蛇的眼瞳。

順著繞圈的離心力再配上雙翅的推力,煌一眨眼就刺穿了八歧大蛇的眼球。「嚇!!!」這怪物也感到疼痛,瘋狂叫喊起來。

煌茫然的雙目再添上一絲凶光,手上的魔能隨即暴湧而出。一朵黑紅色的血花在大蛇眼中爆出,而且去勢不止,在頭另一邊那只眼睛也流出了洽洽鮮血。

這簡簡單單的一劍就把整個蛇腦都攪成碎片了。



經此重創,這個頭也失去了活動的能力。眼見達成了目標煌左手輕輕一抽,銀蛇般的鎖鏈就回到了手上。

接著他沒有半分遲疑,張翼就飛走。

失去了這個制肘,貝列一手就甩開了黑蛇的纏繞。順手抽起插在蛇頭上的朱紅長槍,再狠狠刺進地下。魔神的力量果然是不同凡響,一下就刺進了半支長槍。這時纏住右手的蛇頭也吃痛,可能是地表下的本體被刺傷了,馬上就往後縮。

但是魔神可不給它任何機會,在它後缩的一下反而緊緊捏住了它脖子。

「嘎!」魔神一聲怒號,一股紅炎在左手冒現,最終化成一面鮮紅色的盾牌。貝列提起盾牌就用上面鋒利的邊緣切向蛇頭,一招就把八歧大蛇切成了七歧大蛇。

瓦利見狀不禁大喜,他自覺這次突襲勝卷在握。然而不知是魔神的舉動激怒了八歧大蛇,還是世界就是這麼巧合。剩下的五個蛇頭同一時間破土而出,幸好貝利感覺到不妥先一步離開了富士山山腳,避開了一次突襲。

終於,兩隻上古魔物坦然相見。魔神巨人般的身軀豎立在富士山下,「嗚嗚~嗚!」魔神一見到對方就說了什麼,接著八歧大蛇其中一個蛇頭也抬起來「嘶嘶嘶」地回應對方。

但它們的溝通毫無沒有意義,因為下一秒它倆就再次扭打在一起。魔神在第一次交手時就見識過對方的實力,所以它也改變了攻擊的方法。提著盾牌集中攻擊最外面的一個頭顱。



這時煌也沒有閒著,他用無與倫比的戰鬥技巧騷擾著八歧大蛇,他動作的靈敏程度簡直是非而所思。兩三個蛇頭同時夾擊都沒辦法傷到他,好像煌早就預測到對方的一舉一動。

「桀桀桀,阿賴耶識這個返祖狀態還真是厲害。血統變異也是獨一無二的能力。。。。。。難怪能撐住。」名為青須的老人從天邊逼近,而他腳下則是一隻由獸骨組成的巨型怪物。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