滔天巨浪馬上向城市撲去,這浩瀚的氣勢絕對堪比831大地震所引發的十級海嘯。要是湧上了陸地,肯定會把整個富士市淹沒,

窮奇小隊隊長項天昇看到這一幕頓覺不妙,馬上拉緊了手上的韁繩。腳下的六腳馬也感覺到異況,全力往高地跑去。

「這就是聖人嗎?」項天昇眼裡閃過一絲熱切,不過他知道眼前最重要的是活下去。

「貫穿一切吧!崗格尼爾!」隨著這一聲吆喝,項天昇手上的巨槍湧出一股耀眼的金光,並瞬間依附在長槍上面。整支長槍隨即化作一根金柱,刺穿所有眼前的障礙物。

所有建築物在崗格尼爾面前都成了豆腐磚,一刺就破。



隨著時間的推移,黑漆漆的巨浪已經逼近城市。

這時一陣陣音爆聲從天邊傳來,風也再次流動起來。「砰!」一個人形人體從天上轟了落地面,把沿岸那條馬路炸出一個巨坑。

巨坑裡出現一名青衣大叔

「風啊,聽我的號令!」坑里那個青衣人高聲一呼。整個城市的風再次不自然地捲動起來,它們前赴後繼地灌進青衣人的刀上。不過,在巨浪面前大叔就像是一只無力的小螞蟻,在作一些沒用的抵抗。

隨著風的灌入,武士刀刀身開始凝聚出一點點青光。



「還差一點嗎?」大叔的眉頭輕輕一皺,但是時間已經不容他再耗下去,所以無奈下他也唯有揮出了武士刀。

「青嵐!」一道沖天的青色刀影在浪人大叔手上閃現,他往前奮力一揮。一陣極級烈風再次從刀上湧現,一下子就攔腰劈散了大半壁巨浪。只剩下一些沒有殺傷力的餘波撞向防波堤。

絲絲雨粉落在大叔臉上

「呼~解決了。」望著眼前漸弱的浪花,大叔終於鬆了一口氣。

的確,數公里之外的八歧大蛇已經在剛才那個風球下被磨成了原子,整個形體都灰飛煙滅,從此不再存在於世界上。



大叔摳摳自己的鬍子,正想把十拳刃收進刀鞘時,一陣噁心感忽然在他心中湧現。

「什麼!!!」這種不良的感覺告訴他,出大事了!

一陣前所未見的音爆聲從巨坑內發出,當中一道黑影以超音速十六倍的極速衝往大氣層。

在一分鐘之前,在風球爆裂的一瞬間。

八歧大蛇其中一條蛇尾滲出了一道黑氣,也就是那道黑氣避過了風球的轟殺。當塵埃落定之際,那道黑氣彷彿發了瘋一般往天上衝,好像要逃離地球一樣。

就在那黑氣以極快的速度衝進大氣層,就在它快要逃出地球的時候。

「嘣!」一道無形的光幕擋住了它的去路。與此同時,一道道音爆聲從後面傳來。

「休想逃!!!」大叔以最快的速度追了上來。黑氣扭動了一下,隨即當機立斷撞向浪人大叔。



大叔一看到黑氣就彷彿看到了殺父仇人,眼裡燃起了憤怒的火光。「疾風狂嵐。。。。。。」大叔還未得施展招式,那細小的黑氣就撞到了他胸口。

「嘣!」一陣硬物撞擊巨響再次在空中閃現,一個不小心,大叔都被那黑氣撞至飛開。

「混蛋!」大叔怒吼一聲,四周的空氣馬上穩住了他的身影,藉著場地的優勢他瞬間做好了反擊的準備。在大叔失神的一秒內,已經有人解決了那團黑氣。

「別讓仇恨蒙蔽了你。」虛空中踏出一名白袍青年,他也是剛才出現在伏熙眼前的神秘人。他伸手扭曲了黑氣附近的時間,用至高法則定住了面前那團黑氣。

大叔頓時發覺自己的失態:「抱歉,我。。。。。。」白袍青年沒有讓他繼續說下去,只是趕緊讓他過來。

「這個屏障是專為你而設的。」白袍青年看了一眼大氣層外的無形屏障,用機械般的聲音解說道。這時那團黑氣被一個靛藍色的籠子鎖住,無論它怎麼用力都無法突破其一分一毫。只是那黑氣看清了白袍青年的外貌後便安靜下來。

白袍青年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盯著它。而黑氣在沉默了一會後,突然穿破法則的束縛傳了話給臉前的青年



「不是你。」

聽到這句話的白袍青年稍稍動容,大叔也感覺到黑氣的不尋常,正想動手之際白袍青年已經纖手一揮,黑氣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踪。

大叔一怔,然後就放下心來。

他知道在白袍青年的實力,那一招之下沒有「什麼」可以存留下來。

白袍青年轉過身,對他說:「污染已經解決,我們走。」

大叔點點頭,收起了武士刀。隨著一陣藍光,兩人就此憑空消失。大氣層邊緣的那一塊無形的屏障也在他們離開後慢慢消失。除了城市的損壞,其他一切事情都好像沒有發生過一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