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手揉了揉眼睛,同時確認一下自己的觸覺。「手?右手?」我看了看重新長回來的右手,心裡一陣嘀咕。

「我還記得我還有意識的時候,那裡並沒有任何東西」

接著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從耳邊響起,這時我才反應過來,有一個人抱住了我。沒錯,我現在還抱著一個梨花帶雨的佳人。

手,不由自主地環抱著懷裡的艾斯。

我輕聲安慰道:「沒事,我沒事,不用擔心」我輕拍著她的肩膀,像師傅哄我那樣哄她。其實有人關心你的那種感覺,伏熙心底里也很懷念。



艾斯沒有放手,一直哭,一直哭,直至到哽咽。「我。。。。。。還以為以後都見不到你了」艾斯像個孩子邊哭邊喊

「我會一直都在,不用怕」我輕輕地摟住她,臉上也難得露出溫柔的微笑

金次卻在一旁輕笑,他應該想不到伏熙會這樣一面吧。「世事難料,真是想不到伏熙也會有這樣的一天啊。。。。。。應該說木頭也有開花的一天嗎?」金次就這樣坐在一邊,靜靜地看著那兩人秀恩愛。

等到艾斯停止了哭泣,伏熙便用手幫她拭眼淚。兩個人就這樣坐在床上無言地對望。

「好了好了,該做正事了」金次打了個哈欠便站了起來,往門口走去



知道要做正事,伏熙也收起了那溫柔的一臉。「多謝你救了我。」伏熙道出最後一句就下了床,而艾斯在擦乾眼淚後也跟著走出房間。

伏熙一走近金次他就開始喋喋不休,「你這小子真是有艷福啊,艾斯也真是漂亮啊看得我都流口水了,可惜被你這傢伙搶先了。。。。。。」

伏熙不知所措地笑了笑,接著就轉移話題:「隊長是你吧?」

金次點點頭,伸出刻有黑紋的左手:「這就是隊長的印記,上面刻著六條線分別代表你們六個人。在我傳送回來的一刻,主神也告訴了很多事情,也給予了我很多權限,像這樣進入別人的房間也是權限之一。但隊長這件事遲些再說吧,現在要召集他們先開會」

伏熙沒有意見,跟著金次就出去了。很快金次就召集了所有隊員在銀球下面集合,大家見面寒暄一番後就由伏熙帶入正題。



「從今以後我們就是一個隊伍,我們都坐在同一條船上,總要彼此關照吧。」

大家都不約而同點頭。

伏熙接著說:「我希望盡快釐清大家的兌換方向,以指定下一場輪迴的戰略。另外我現在有一個黑鐵因果律、一個青銅因果律和一個黃金因果律,應該可以分給大家。」伏熙平靜地說出這驚人的事實

「什麼!?我沒聽錯吧!黃金因果律?」孫唐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金次好像早就料到:「他殺死了那個大塊頭,所以他起碼會有兩個青銅因果律和兩個白銀因果律。加上之前的獎勵,他會有一個黃金因果律實在不稀奇。」

黃金因果律可不是什麼平常的東西,但伏熙高興不來的地方是,那個黃金因果律是用他的魔劍提爾鋒換回來的。伏熙也沒說什麼,只帶大家重回討論正軌:「我們要討論的話題是強化方向,現在各人都說說自己兌換的血統或者功法」

中階咒術師——艾斯

金剛訣第二層——金次



八九玄功第二層——孫唐

萬念訣第二層——曾羽

角斗士——天娜

中階火靈——張毅

隨著各人說出自己的兌換,一塊塊半透明的屏幕就浮現在眾人面前,而上面就是寫著他們的血統和功法。最後兩塊就是寫著伏熙兌換的龍人血統與無量劍氣。

經過一番討論,大家都開始了解到自己的能力。

伏熙帶頭說:「我一直都覺得主神並不是隨機把我們安排在一組,它自有它的想法,現在的情況就恰好印證了我的推想。在一個團隊中必須有前鋒,手持埃暌斯的天娜和身披蛟龍皮的孫唐都擁有良好身體素質,他們擔任前鋒吸引火力是最適合不過。金次則有各種秘法應付不同的情況,而且能守能攻絕對是中鋒的不二人選。艾斯與張毅的傾向是後方支援,艾斯偏向大範圍攻擊,張毅便是集中攻擊。最後曾羽的精神掃描可以得知戰場大部分情報,絕對是戰場利器。」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