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迷之中,我又一次見到了師傅的背影。這次我是在一股白光中與他相遇,我更有預感他確實是師傅。

那寬闊的背影轉過身來,我終於看清楚了他的樣子。他的面目很清晰,那灰白的頭髮,清澈而明亮的眼神,還有遇上任何困難都不會改變的笑容。沒錯,我確定他就是師父——伏麟。

「熙,我們好久不見。」師傅親切地向我打招呼,同時這也是久違了的問候。

我的嗓音顫抖,眼睛有一點濕潤:「師傅,真的是你嗎?」

師傅哈哈大笑:「呵,難道連我也不認得了嗎?」師傅跟我開了個玩笑。這一刻我拔腿就想衝向師傅那邊,但就在我動身的一刻,師傅出聲制止了我。



「熙,你千萬不要過來!」師傅少見地大聲說話,而他的臉色告訴我,他是認真的

我呆在原地眼睛睜得碩大,我不明白。「師傅,我不想離開你!我想永遠在你身邊!」

這時伏麟卻微微一笑,那笑容裡面彷彿包含了很多言語不能表達的感情。他慢慢回答道:「熙,你已經長大了。師傅也不能常常在你身邊。」師傅望向我的眼神無比溫柔,彷彿一個父親看到自己的孩子獨當一面而喜悅

「我。。。。。。」而一時三刻之間,我竟然沒有辦法反駁他什麼。我只知道我的手在抖,眼淚在眼眶裡打轉。我們倆師徒隔岸相望久許。

最後師傅露出一個滿足而欣慰的笑容,隨即轉過頭。「你的對員都不錯啊,記住要珍惜他們並多點依賴他們。那麼,再見啦。」



師傅的身影在我面前漸漸虛化,原本凝實的身軀化成透明,很快就消失在我眼前。留在我記憶裡的,只剩下他最後的笑容。

「師傅!你去哪?師傅!!!」同時我的身軀被一股力量所吸引,不斷往後退去。直至離開那股柔和的白光。


「師傅!!!」我從房間內驚醒。一個倩影隨即抱住了我,那給個人身上傳來的溫熱觸覺正正提醒我。

這裡是現實。

「伏熙!」一道女聲帶著哭腔在我耳邊呼喚著我的名字。



洗髮水芳香的味道傳入我的鼻裡,緩解了我緊繃的神經,懷裡的可人兒已經哭得梨花帶雨。而金次穿著黑色浴衣,靜靜地坐在我床前

「醒了嗎?」他有些奸詐地望著我。

我呆在床上,回到說:「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