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兩班人馬快要吵起來的時候,黑暗中冒出一個碩大的人頭。一個黑衣人瞬間被咬走,淒厲的慘叫聲也隨即在黑暗中響起。
 
這時黑衣人完全慌了。但變身以後的隊長卻習以為常,一雙黃澄澄的眼睛死盯著黑暗中的某個角落。

「找到你了!」狼人邁開腳步往黑暗中奔去。
 
昇也迅速將一根火把甩到那邊,在火光的照耀下那隻怪物的身影也展露出來。那怪物是人首牛身,長著雙翅的怪物。一看到這怪物,隊長就張開爪子跳了上去與它纏鬥。

「拉馬蘇,拉馬蘇!」一看到怪物黑衣人隨即大喊這名字。
 


「巴比倫人首牛身的守墓獸?」昇嘴裡念念有詞。

但在我眼中,這些人全都瘋了「什麼狼人、妖怪、戰鬥,這全都不正常!」在我嘗試接受這個現實的時候,一塊臉盤大的石塊忽然轟向這邊。石頭落地的聲音將我從驚愕中喚醒過來。
 
「快來這邊!」瓦利戰團的在一邊向我招手,我彷彿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滾了過去。靠近一看,他手裡已經拿著毛瑟步槍。

「很不錯吧,我從那裡偷過來的。」他指了指不遠處的屍體。雖然我在現實也見過屍體,但是被撕成兩半,器官散落一地的屍體可沒看過。我轉過臉,突然就看見瓦利拿起槍瞄準著遠處的拉馬蘇。
 
「呯!」一發子彈射進了拉馬蘇的眼睛,痛得它嗷嗷直叫。
 


「這新人。。。。。。」化身為狼人的組長留意到這精準的一槍。但他沒說什麼,掄起爪子就殺向了拉馬蘇。
 
雖然人首牛身的拉馬蘇體型比組長有少許優勢,但是憑著狼人敏捷的攻擊,拉馬蘇很快就掛了彩。鮮血彷彿不要錢般,在它腰間瘋狂撒下。就在組長以為勝卷在握之際,拉馬蘇突然發力撞飛了狼人。
 
在狼人晃神的一刻,拉馬蘇嘴裡吐出了一團墨汁,然而墨汁直接命中狼人的手臂。下一秒,組長的手臂就被腐蝕成白骨。這時拉馬蘇趁機飛了上天,藏身在黑夜中。
 
「混蛋!這次我要宰了它!」狼人在地上破口大罵。

眾人驚魂未定之時,一個異物突然從天上俯衝下來,而那個目標正是我的所在地。一聽到破風聲,我想都沒想就往外翻滾。說時遲那時快,一隻三米高的巨獸忽然從天而降,把剛才蹲下的地方撞成大坑。要是晚了一步,按麼我現在就被應該被踩成了肉餅。
 


「喝!」昇哥也拿起軍刀迎上拉馬蘇,一人一獸頓時纏鬥在一起。

看著他們飛沙走石的戰鬥,我實在感受到自己的無力:「要是挨上一下,我就死定了,根本打都不用打。」
 
而剛才拉馬蘇那一撞碰巧把一塊大石給撞破,裏面有東西落散在地上。而幸運地那東西落在我的手邊,手上擦傷的鮮血也剛好染在上面,接著一股奇怪的感覺在腦裡閃現。
 
我不由自主拿起那金屬製品,看樣子這東西應該是一條被封在石頭裏多年的鎖鏈。而剛剛拉馬蘇就碰巧把它震了出來。那鎖鏈很輕,好像沒有重量一般。

混戰中的昇偶然看了這邊一眼,瞄到了我手上的鎖鏈。「難道是神器?」他心裏一顫
 
在他出神的一刻,拉馬蘇用頭狠狠地撞退了他,接著展翅就逃。「休想逃!」我心裡念頭一閃,接著手上的鎖鏈頓時化作一條靈蛇纏住了拉馬蘇的牛腳,而鎖鏈的金黃末端就緊緊地握在我手裡。
 
鎖鏈上金光一閃,天上的拉馬蘇頓時就失去了力氣,「呯!」的一聲就從天上落下來。隊長見機不可失,伸出閃亮亮的爪子就想給怪物最後一擊。
 
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拉馬蘇口裏再吐出一口墨汁。狼人一看到墨汁便立刻慌忙退開。



昇哥見機不可失,馬上掏出軍刀就衝了上去。他的目標明顯是妖怪的脖子,他的刀很快就刺中了拉馬蘇的脖子,可是小刀刺進皮肉半分就再無進展。

「可惡!」昇哥非常不甘心,眼看著到手的鴨子就這樣溜走了。
 
「還有我!」瓦利不知道從哪找來了一包炸藥,一點燃後就扔向怪物。可是拉馬蘇雙翼一拍,強風就把炸藥包吹到我的方向。眼看信子就要燒完了,我身體不由自主地行動了起來。我一拐一拐地跑向炸藥,同時鎖鏈鬆開了拉馬蘇的腿並迅速纏上了那包炸藥。
 
「死的是你!!!」我奮力一甩,那包炸藥劃過一條優美的抛物綫,在拉馬蘇頭上爆炸開來。
 
「殺死巴比倫守墓獸拉馬蘇,獎勵黑鐵因果律一枚,天道點數1500點。」主神那電腦般的聲音再次在腦裏迴響。爆炸過後鎖鏈乖巧地回到我手上。

「因果律?天道點數?這是什麽?」我大惑不解。這時我聽到昇哥那爽朗的笑容。

「哈哈哈哈,小子你很不錯哦!」脫離了戰鬥的昇哥看起來很高興,但是退回人形的隊長就不大好臉色。
 


趁著這個機會我問了昇哥:「因果律和天道點數是什麽來的?」

「你想你的腿康復嗎?」他反問我。「我想!」我脫口而出,這是我夢寐以求的事
 
「你想變得像隊長那麽厲害嗎?」他再問。「我想!」一股熱血頓時在心中翻騰不息

他指了指我,然後說:「因果律和天道點數就做到這一切」昇哥咧嘴大笑
 
這時黑衣人全都跪在我面前,嘴裏念念有詞。「他們說你是他們的王。」最後一名老手平靜地翻譯了黑衣人的説話,好像剛才的戰鬥與他無關似的。「還說你手上的鎖鏈是巴比倫的祕寶,只有王中王才能使用。」
 
這句話再次驚醒了我,說實話我也不知道這鎖鏈是什麽,只是它會隨我心意而動罷了。我隨即拿起手上的鎖鏈一看:「鎖扣是銀色,鎖頭是金黃色。」最令人驚訝的是整條鎖鏈沒有一條縫,給人一種渾然天成的感覺。
 
昇哥轉過頭來:「嘿,小子你叫什麽名字?」
 
我遲疑了一下,既然我已經死了一次,那麽現在也不必拘泥於過去。聽著耳邊的呼喊,我隨口便說:「我叫煌。」


 
「煌嗎?」昇哥露出絲絲笑容。
 
「任務完結,衆人均攜帶遺址物品,全體回歸主神空間。」主神的宣布再次出現,一陣白光過後我也陷入了昏迷。
 
在我昏迷之前,我開始意識到我人生的意義將會不再一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