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費什麼力氣,這群小混混就命喪伏熙手下,而他現在正拖著那個混混倖存者回車上好好審問。

在射斷他兩條腿後,那個混混已經嚇得屁滾尿流,倒也無所不答。雖然言語不通,但伏熙最後還是找到了他需要的消息。

這裡是羅馬北部的郊區,而狄倫家族的大宅只要繼續往北走就會找到。而伏熙擊斃的混混基本上都是狄倫家族的低級打手,平時就是由司機載外國的遊客到郊區然後進行打劫,一般而言男的會發還護照然後讓他們自生自滅,要是女的長相還可以則可能會被賣去妓院,總之沒什麼好事。

「死不足惜啊。」想到這裡伏熙就覺得他沒做錯。

但下一個情報就引起了伏熙的興趣,本來他們並沒有做販賣人口這種勾當,只是打劫一下遊客便算。不過狄倫家族現在陷入了內部權力鬥爭中,本來的家主奈森狄倫因為健康緣故暫居二線,而他的兒子約翰狄倫卻趁機奪權。不但把父親奈森狄倫和一眾家族成員軟禁在大宅內,同時還大膽幹起了不少非法勾當,販賣人口只是其中之一。



「這麼麻煩?」聽到家族內鬥,伏熙的心情有了一絲波瀾。

「算了,還是要去的。」在套出有用的資料後,伏熙也一槍結束那名混混的生命。他冷靜地將混混的遺體拋尸在森林,然後穿上納天戒的裝備,獨自一人跳上車往狄倫大宅駛去。

「天娜,你怎麼弄個爛攤給我?」伏熙心裡有些不快,因為他從來沒想過這趟意大利之旅這麼麻煩。

時間如輪轉,太陽轉眼便下山,世間也披上了一抹黑色。靠著伏熙強大的記憶力和谷歌地圖的幫助,他迅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並駕車接近了狄倫大宅。

在太陽完全下山前,伏熙已經到了狄倫大宅的山腳。



躲在黑暗中伏熙的雙眼依舊明亮,他現在正仔細觀察周圍的環境。「狄倫大宅依山而建,要上去的話路只有一條。而路口和山邊都有哨站和保鏢把守,要上去的話看起來十分麻煩。」他嫌肉眼看得不夠清楚,伏熙還拿出軍用夜視鏡仔細視察了一輪。不過伏熙現在的肉眼比起夜視鏡也是不多煌讓罷了。

「表面上上山的路只有一條,但對我而言應該全部都是路。」伏熙摸了摸腳上的插翼靴,臉前崎嶇的山坡對他而言根本就是如履平地。

就在入夜的一刻,伏熙開始了行動。

伏熙將師傅的兩把銀色消音手槍收在腰間,手拿一把工兵鏟,腳踏插翼靴,一聲不響就踏上了陡峭的山坡。

風聲在耳邊快速流過,伏熙正以超越百米飛人的速度跑上近乎垂直的懸崖。就算是保特在這裡也會嚇得半死,因為世界上絕對沒有一個人類可以做出如此動作。



除非他不是人類

插翼靴提供了強大的推動力,而伏熙身上強化過的肌肉則保證了平衡力和協調能力,因此他能好好操控插翼靴的能力。

「呼~」一輪狂奔後伏熙已經跑到了半山腰的位置,這時伏熙已在接近90度的山腰上攀爬。他正把工兵鏟插在石壁上當作懸臂使,自己就半吊在空中,稍微觀察一下四周的環境。

「有些不妙,四周都沒有踏腳點,看來要上去確實也不簡單。」而伏熙腦海裡馬上飄過數個方案。

「那麼就先試試那個方法吧,如果不行就用繩索拉自己上去。」說幹就幹,伏熙一手把工兵鏟拍進了石壁裡,然後一記翻身站在了鋼鏟上。憑著他過人的平衡力,伏熙在鋼鏟上輕擺了幾下以儲存勢能。最後奮力一踏,借助鋼鏟的彈力往上。

「就是現在!」伏熙強行運轉體內的龍之力往插翼靴裡去。

自從精神力獲得提升後,龍之力開始對於伏熙的指示有了反應,而使出龍吼就是最好的證明。按著這個情況,伏熙就做了幾個實驗,其中就包括將龍之力輸進插翼靴。對於那個實驗伏熙還記憶猶新,那次龍之力輸進插翼靴以後,其底部就冷不然爆發出一股強橫無比的推力,差點就令伏熙撞上了主神空間的天花板。可謂差點就撞得頭破血流,所以繼那次意外以後伏熙就對於龍之力的處理小心翼翼。

金黃色的龍之力輸進插翼靴後,整隻長靴便散發出一絲金光。幸好金光不顯眼,不過這荒郊野嶺也沒有人留意到這個異狀。



金光過後,一股猛烈的推動力從靴底暴湧而出,四周空氣都被這股力量逼成了弧形。同一時間,這股力量也將伏熙扯離了地心引力直接往上拉。

「喝!」借助這股爆發力,伏熙像一支火箭般飛往了懸崖邊。憑著他的身手很快就抓住了石塊,再往上攀了幾下他到了大宅所在的山頂部分。

翻身登上山頂的伏熙鬆了一口氣,他擦了擦臉上的汗珠:「好,接下來該怎麼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