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身上到懸崖邊的伏熙先靜靜地貼在地上看著大宅,彷如伏在地上的黑影般無聲無息。他的腦袋則快速記錄著狄倫大宅的外形和設計。

趁著四下無人,伏熙再一個鯉魚翻身躲到一棵大樹下面。

「一、二、三,三人一組來回巡邏,守衛如此森嚴的理由是?」這時伏熙開始相信家主被人軟禁的傳聞。

「算了,我的目的是找天娜,這些麻煩事不管也罷。」想到這裡,伏熙就開始躡手躡腳在大宅四周尋找死角。

可惜的是,狄倫大宅有大量保鏢在「保護」著某個人物,要偷偷進去可謂難過登天。那些大宅各個死角位均有人持槍把守。



「難道真的要殺出一條血路?」躲在樹影的陰暗處的伏熙有些疑惑。在他粗略點算過保鏢的人數後,確認他們最起碼都有二十五人。

伏熙搖搖頭:「二十五個訓練有素的持槍保鏢去保護一個老人家?說出來我都不信」

狄倫家的異樣令伏熙覺得很不安,他當機立斷計劃起撤退路線。就在這時大宅的二樓忽然出現了一些狀況,聽起來是一個女人正用意大利語跟人對罵。

「是天娜的聲音。」那個帶有英氣的女聲完全就是天娜的招牌,伏熙絕不會認錯。

「偏偏在這時。。。。。。」伏熙臉上一陣抽搐,不過他的思緒倒很清晰。他一手從納天戒裡掏出一條登山繩,然後熟練地在樹上綁上繩子作撤退用,再趁機爬到樹上。



趁着保鏢交談的瞬間,他一記虎躍跳到了二樓的陽台。來到二樓,守衛依然森嚴。為了隱蔽行事,伏熙旋即壓低身姿。

「一切都很順利。」他把整個身子靠著外牆,一步一步溜往聲音的來源。這時的伏熙像是化作了壁虎,貼著狄倫大宅的外牆無聲無息地挪動著。幸好狄倫大宅是意大利古式建築,外牆上仍有保留了不少凸出物,有了這些助力伏熙連跳幾下便能輕而易舉地移動。

很快他就到了發出聲響的房間附近。

「爭吵還在繼續,照推理他們應該還沒有發現我的存在。」伏熙的身影雖然依然貼在牆上,但他手上早已握住了兩把銀色手槍。

爭吵越演越烈,而聲浪也隨時間遞增。這時強化過後的優勢就顯露了出來,伏熙光憑聽力就能分辨到那幾個人的位置。



「真是神奇,強化後的能力竟然可以厲害到這種地步。」伏熙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會有這樣的實力。

趁著他們爭吵的間隙伏熙慢慢探頭出去,眼睛準確掃到地上影子的數量和大小。「就是現在!」伏熙一踏插翼靴,整個人馬上從石墩往陽台飛去。伏熙的身影在空中一記右轉,隨即兩發兩槍。「咻咻!」兩顆子彈不偏不倚正中兩人的後腦,兩個金發壯漢瞬間失去了生命氣息。

左腳輕踢圍欄,伏熙便穩噹噹地站在了一位女士面前。

那位女士化著淡妝,頭上綁了一條長馬尾,身穿優雅的黑色長裙,完全就是上流社會的千金。

「嗯?天娜?」這時的天娜與平常簡直判若兩人,這個情況使得伏熙對於自己的判斷竟有了一絲質疑,一肚子不滿也頓時消失。

天娜卻莞爾一笑,「怎麼這麼遲?我等你很久了!」

顧不得眼前變了模樣的天娜,伏熙行雲流水地把手槍收到腰間,然後便迅速把兩件帶有餘溫的屍體拖進了房間。

「紅色的地毯能隱藏血跡,所以我們暫時還安全。」把屍體扔進了房間後,天娜說道。



這時伏熙想到什麼,臉色一沉。

「天娜,告訴我你的身份。」

這個問題確實引起了天娜的注意,只見她轉過頭望著伏熙。原本因伏熙到來而放鬆的臉色馬上一黯,說話的語氣也變得陰沉起來:「能來到這裡,說明你已經知道我是狄倫家族的一員。那麼你知道奈森狄倫是誰嗎?」

「狄倫家家主,48歲,過往20多年一直統領狄倫家族在意大利和歐洲所有地下事業,而現在他正被兒子軟禁在這宅邸中。」伏熙彷彿背誦一般,說明了他對於奈森狄倫的認識。

「他是我爸。」天娜冷不然地回答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