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咻咻」連綿不斷的子彈從Hardballer的滅聲器裡吐出,那些四散的子彈按著既定的軌跡穿透了各個保鏢的腦袋。此時的伏熙正反地心引力般行走在牆壁上,以匪夷所思的角度開火。他手裡的雙槍已經化為死神的鐮刀,不斷收割著大宅保鏢的性命。

耳後傳來風聲,一個古銅色的圓盤瞬間從後而至,一下子就砸暈了轉角趕來的增援。然而她一伸手,埃暌斯就回到了她手上。

這時的伏熙才切深處地感受到天娜的實力變化,甩個盤子都能把人砸暈,近戰更是輕輕一下就能把人擊飛。「天娜在強化過後果然實力大漲,不過那胡亂使用盾牌的方式是向誰學的?」伏熙繞繞頭,怎麼想都想不明白。

「跟上!」說完天娜便一馬當先衝了出去,伏熙也不甘落後換上子彈便跟上去。

就這樣,兩個人一路往奈森狄倫的房間殺去。天娜負責帶路和前鋒,而伏熙則負責解決那些天娜無法觸及的傢伙。不知是伏熙他們行動太迅速還是他們倆好運,竟然一路殺到主人房門前都沒驚動其他人。



「非常好!一切都非常順利。」蹲在門外的天娜一臉慶幸,然後她轉過頭來對伏熙說:「聽著裡面應該有三個傢伙,我會先敲門引其中一個來開門然後順勢解決,接著你就從我後面突擊!要以在最短的時間內擊斃裡面剩餘的兩個保鏢。」

「明白。」伏熙簡略地回答

光說沒用,做才實際。天娜輕輕地敲了敲主人房的白色大門,接著伏熙便聽到一個腳步聲漸行漸近。最後那個腳步聲停在了門的另一邊,然後響起了開門的聲音。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裡面那人扭轉門柄的一刻天娜開展了行動。當大門被拉開一條縫的時候,天娜已經架著埃暌斯往裡面猛推。「嘭!」大門被從外而內推開,巨大的力道把前來開門的保鏢也被撞退了幾步。然而,等待他的只剩下銀色的子彈。

「就是現在!」伏熙一記轉身閃現在天娜背後,兩把消音手槍架在了天娜的肩上。



這時出現在伏熙面前的人只有四個,一個身穿西裝坐在輪椅上的中年人,一個捂著頭的大漢,還有兩個把手放在懷裡的彪型大漢。「咻咻!」兩發子彈準確無誤地帶走最有威脅那兩個大漢,在那中年人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伏熙已經把地上那個大漢也一槍斃了。

「安全了。」伏熙在天娜耳邊輕說,然後兩人就進到了主人房。

進到房間後伏熙率先就把師傅留下的hardballer手槍收進腰間槍袋裡,他知道這是師傅的遺物所以必須好好保管。可是當中年人看到伏熙手上的雙槍那一刻,他的眼裡瞬間閃過一絲驚奇。

在伏熙收拾戰局的時候天娜已經一記箭步跑到她父親身邊,而接下來的對話內容伏熙只聽懂了一半,只有天娜那一半。大意就是慰問奈森狄倫的情況等等。

在第一次試煉結束後,伏熙已經開始研究主神賦予的被選者身份,其中一項主神早已賦予被選者的禮物就是語言能力。「只要是被選者,無論發言者用什麼語言傳達訊息,那個訊息最後接收收聽時都會轉換成自己的母語。」



「即使交談的對象不是我,但這個能力依舊通用。被選者之間不受語言的界限嗎?主神還真是厲害。。。。。。」伏熙清楚知道接受訊息的腦部過程有多麼複雜,但主神卻能完好解決這些問題。對此他還能說什麼?

伏熙熟練地扯下屍體的皮帶然後用其綁住大門的兩個門柄,這樣做大門暫時就算被封住了。不過這時天娜向伏熙招了招手,「伏熙你過來這邊一下。」起初伏熙也不以為然,直接往奈森狄倫走去。

所謂聞名不如見面,這次伏熙終於面對面見到了狄倫家的家主——奈森狄倫。

「應該每個見到奈森狄倫的人都會覺得:這個人很特別!」

「暗棕色的頭髮整齊地往後梳,筆直的西裝整理得一絲不苟,配合上西方人的輪廓,這顯然就是紳士的造型。伏熙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深藍色的瞳孔,處處給人深不可測的感覺。不愧是雄霸一方的黑手黨頭領,這份氣魄已經夠逼人。」就算現在坐在輪椅上,恐怕也沒人敢小看他。就是這麼一個人,他的注意力自從伏熙踏進房門的一刻開始沒有離開過他,而這不自然的眼神令伏熙也覺得奇怪。

來到奈森狄倫跟前,伏熙也沒有辦法再迴避他的眼神。就這樣伏熙把眼神對上了他,他們彼此都想在對方的眼神中確定什麼。

站在一邊的天娜卻開口了:「伏熙。。。。。。我父親要我向你轉達:你就是承繼先知名號那個人吧?」

這個突如其來的問題令伏熙的瞳孔都放大了幾倍,那份壓抑不住的驚訝也透過他的眼神毫無保留地告訴了眼前的兩人。



「沒錯,我父親是這樣說的。。。。。。」天娜再次向她父親確認了那段訊息。可看到伏熙面部表情後,奈森狄倫就繼續對他說著意大利語,而天娜也馬上翻譯。

「光憑我的女兒不可能來到我的房間,所以我剛才就在想誰在幫她。現在一看,原來是先知的徒弟。」天娜把她父親的話都翻譯給伏熙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