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認識我師傅?」伏熙沒有正面回答奈森的問題,轉而向他發問。而天娜也準確地把伏熙的意思告訴了她父親。

「呵,他可是一個麻煩的傢伙,怎樣都弄不。。。。。。死!?」天娜支支吾吾地把原話翻譯了過來

聽到這個消息後伏熙整個人都炸了,只見奈森狄倫眼前一花,一把銀色的消音手槍就頂住了他的額頭。

「你再說一遍!」伏熙的表情瞬間化成了羅剎惡鬼。沒有人傷害他的師傅,無論是現在還是從前!

「不要衝動!」當天娜聽到她父親說出他曾經要殺死伏熙的師傅時,她就知道出事了。雖然不太認識伏熙,但是天娜卻深深知道他的實力強到什麼程度。能夠年紀輕輕就這麼厲害,背後必定有人訓練他,那麼是誰呢?



可能性有三個:一、伏熙是特種部隊的成員,不過天娜看過伏熙的戰鬥方式,完全不像正規部隊的行徑。二、就像天娜自己一樣出生在有背景的家庭,自小能接觸到近身搏鬥、槍械運用和野外生存等訓練。三、伏熙是某個厲害人物的徒弟,而天娜一直以來覺得這個最接近事實,因為伏熙從來沒有說過關於他父母的事,對於現實世界也沒有任何留戀。最後她在樹海時聽金次說,伏熙只有一位師傅,而他已經去世了。

她更想不到自己的父親會認識伏熙的師傅,那麼可以推斷伏熙的師傅也絕非一般人物。

「伏熙有話好好說,千萬不要衝動!」天娜也料不到伏熙他會有那麼大反應,她心想要是伏熙在這裡發難那麼自己也沒有把握應付。這時奈森狄倫忽然有所異動,他竟然伸出手去抓那支頂著自己腦袋的手槍。

「1977年生產的第一代AMT hardballer,表面用了難得一見的拉絲不銹鋼處理,這是第一把附上風格扳機和扳機阻調節器的手槍。而你手上這把已經調配到最完美的狀態,那個人還為它加上特製的消音器,果然不愧是殺手界的珍品。」奈森狄倫竟然用英文說出伏熙那把hardballer的來歷。

「以我所知世界上只有三個人擁有這把槍。其中一個已經隱姓埋名,而另一個則是掛了,最後一個當然就是你師傅——先知。所以當我看到這把手槍的瞬間,我就知道了你的身份。」奈森狄倫好像不怕死一樣望著伏熙,要天娜繼續他的話。他一邊欣賞著頭頂的hardballer,一邊道出自己是如何發現伏熙的身份。



暴怒中的伏熙愣了愣,他也沒想到手上這把槍竟然是師傅的象徵。還沒來得及回答,奈森狄倫又開始說話了。

「先知。。。。。。他死的時候痛苦嗎?」這位意大利的紳士語氣一轉,反而問起伏麟的死況。

「沒有,他在睡夢中離開。」伏熙也鬆下扳機,他明白到自己與眼前那位紳士之間可能有些誤會。

之間奈森狄倫鬆了一口氣,雙肩同時垂了下來:「這樣就非常好。」

「你認識我師傅?」伏熙尋根究底地問面前的中年人,因為他想知道師傅與這個人之間的關係。



奈森狄倫微微一笑,表情有些戲虐:「算是認識,他總為我的對頭工作,還記得他好幾次都壞了我大事。」不過他的表情沒有不忿,反而有一絲欣賞。

「還記得那次我佈下了重重包圍要取我的對頭性命,可是那傢伙在你師傅的掩護下竟然毫髮無損地走出戰場。收到消息的時候,我也不敢相信。。。。。。」奈森狄倫在這個情況下竟然還與伏熙分享他與伏麟的往事。

「父親,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哥哥他隨時都發現我們!」說時遲那時快門外已經響起了人聲,話音剛落便有幾個人在嘗試撞門。

看了一眼大門,伏熙便轉身望向奈森狄倫。他只說了一句話:「Help me  and I will tell you everything.」接著他便作出一個請的姿勢。看來奈森狄倫完全相信伏熙有能力可以救他出去。

「伏熙,我可以幫。。。。。。」天娜拿起盾牌就打算站起來

「不!你留在這裡保護你父親。」伏熙斬釘截鐵地拒絕了。完他便從納天戒裡拿出最後僅剩的連發散彈槍,並一步一步走向門口。而天娜也識趣地把奈森狄倫拉到暗角處。

正對著門的伏熙往後面一喊:「堵上耳朵」然而天娜兩父女也聽話照做。

「砰!」的一聲門被撞開了,這時魚貫而入的保鏢一眼就見到肺部膨脹的伏熙。



「鳳鳴繞黃泉,龍吟震九天!」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