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開始!一隊突入地下大堂,二隊從三樓潛入!」彼得沉穩厚重的聲音從對講機裡傳來

指令剛到,地下就響起了輕微的爆炸聲。

「他們開始行動。」這個念頭閃過的時候,二隊也迅速從大廈的三樓遊繩至狄倫公司的三樓。因為伏熙身處的大廈是建在狄倫公司旁邊,兩者相距不過五米,所以僱傭兵二隊可以輕而易舉地經遊繩潛入。

這時伏熙便做好他該做的任務,那就是乖乖地上到天台接應捕獲約翰狄倫的二隊。

不過,計劃總跟不上變化。就在伏熙四處觀望的時候,他開始留意到一絲不尋常,那就是沒有槍聲。



正常情況下突入的一隊必定會遭遇敵人並開始駁火,此舉會大大吸引敵人的注意力從而讓二隊順利完成工作。即使僱傭兵的步槍都有裝上滅聲器,可是敵人不可能早就準備好滅聲槍械,所以有槍聲才是正常。

「除了一開始那爆炸聲以外,現在還沒半聲槍聲。看來事情不簡單.。」

察覺到不妥,伏熙立刻便拿起對講機用英文問:「二隊,你們現在的位置在哪裡?重複,二隊你們的位置在哪裡?」但不管伏熙怎麼問,對講機那頭依然沒傳出絲毫動靜。

眼見聯絡不上二隊伏熙便轉而找上了彼得:「彼得,你那邊一切正常嗎?」

正當伏熙打算再說什麼的時候,他背上的汗毛忽然豎了起來!



「危險!」這一刻伏熙天生的本能就救了他一命,只見伏熙腳掌一蹬連忙往前翻了個滾。

說時遲那時快,還不待他回頭。「咻!」的一聲,他剛剛站的地方已經多了一個彈孔。

「有埋伏!」伏熙瞬間一陣後怕。就算他已經多次強化,可是硬吃一發狙擊也會要了他命。此時的他絕不敢大意,唯有奮力發動腳上的插翼靴,他的身影瞬間就往天台的陰影處奔去。

在如此緊急的情況下他也不忘大喊:「天娜!快拿出埃暌斯!」

自從天娜瞄到伏熙在來回踱步那時她已經打開了空間袋,更令她意想不到的是,下一秒伏熙差點就死在她眼皮底下。天娜火速抽出空間袋裡的埃暌斯擋在身前,她可沒有伏熙的反應力,要是挨上一槍就完蛋了。



伏熙在天台上以之字型的步法來分散狙擊手的注意力,一不留神他便溜到了掩護物的背後。

「呼~呼~」這時伏熙才敢喘口大氣

「伏熙!現在怎麼辦?」天娜在另一邊呼叫

只見伏熙臉上露出一絲猙獰,他看似知道了是誰開的槍。他翻手拿出一個閃光彈:「天娜!你確定這裡是你家的公司嗎?」

「沒錯,這裡就是狄倫有限公司的大廈!你打算怎樣?」天娜根本不知道伏熙心裡打著什麼算盤。

「一會我拋出閃光彈後你就馬上趕往對面那座大廈,你必須捉到那個狙擊手!他肯定還在裡面!」說完伏熙就往上拋出了個閃光彈。

一團刺眼的白光在三樓天台升起,趁著這個機會,伏熙一馬當先跑出了掩護物。

天娜還來不及問些什麼伏熙就已經跑遠了,只見伏熙全力發動腳上的插翼靴往狄倫大廈奔去。這時天娜也沒有辦法,唯有按照伏熙話去做。她神色一轉,抄起盾牌就往馬路那邊狂奔。



天娜還好,至少人類能看到她奔跑那時的身影。但伏熙就誇張了,在他全力奔跑的情況下人類只能見到一連串的殘影。

這串殘影以極快的速度越過了半個天台,期間那個狙擊手只能死心不息地開了一槍。

「還不肯轉換位置?未曾料到我們會反擊嗎?彼得狄倫!」伏熙在離開狄倫家總部的時候留了個心眼,他故意去看了看其他成員的武器。他清楚知道只有彼得狄倫帶上了消音狙擊槍。

「能夠那個角度暗算我,也只有你了!」

在臨到天台盡頭時,伏熙果斷地抽出了背後的兩把消音手槍。

「咻咻!」兩發子彈不偏不倚地射破了狄倫大廈五樓的兩塊玻璃外牆。

即使去到天台的邊緣但伏熙依然沒有停下的意思,他一腳踏上了天台的圍欄,同時微量的金黃色龍之力也流進了插翼靴。「喝!」的一聲,伏熙憑著自身強大的彈跳力再加上插翼靴的輔助,一口氣便跨到了狄倫大廈的五樓。



結果當然是伏熙分毫不差地從那兩個玻璃缺口溜進了狄倫大廈。

這時,在狙擊槍背後的彼得狄倫不禁罵了句粗口:「幹!那傢伙還是人嗎?」

伏熙在落腳點打了好幾個滾才把剛才的衝力卸掉。他正想做些什麼的時候辦公室走廊已經陸續傳來腳步聲。

「前來受死!」伏熙眼裡金絲流轉,一股難以言喻的暴虐氣息也從他身上湧出。兩把銀色的hardballer也再次成為了收割生命的利器。「咻咻咻!」人類拇指般大小的子彈從槍管裡噴出,在伏熙例無虛發的槍法加持下每一顆子彈都足以收掉一個人的性命。

一輪火光在辦公室閃過然後一切回歸平靜。

剩下一個人影撞開了防煙門往七樓跑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