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樓梯間突然響起了好幾下槍聲

幾個黑衣壯漢手提長槍在七樓的梯間裡連番開火,那火光持續不斷在梯間閃現,黃銅色的彈殼也彷如雨下。

掃射不但從上而下,伏熙還聽到樓下出現了好幾個腳步聲。

密集的火力也逼使伏熙停下了腳步,重新思考戰略。「這麼快就知道了我的行踪還想上下包抄,看來我們的一舉一動早就在他們的監控之中」伏熙把槍匣剩下的幾發子彈全數打光,迫使上面的人不敢輕舉妄動。

伏熙純熟地換上了新的彈匣,也將空的彈匣放回了腰包。



槍聲此起彼落,樓上的傢伙看來絲毫不想伏熙再往上踏多一步。

「既然這樣的話。。。。。。」伏熙深吸了一口氣,眼看就要使出龍吼。可是他的眼角卻瞄到了有人已經戴上了耳塞。

「竟然早有準備?看來這個內奸也做得很徹底。。。。。。」這時外面卻傳來了一陣爆炸聲

耳機裡也適時傳來了天娜的聲音:「伏熙,接應我們的車輛被炸毀了!不如現在先撤退?」

「不!」伏熙絲毫沒想過撤退



「你只需要捉到那個狙擊手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我會搞定!」話一說完,伏熙就打消了使出龍吼的念頭,他戴上納天戒裡的凱拉夫面罩。準好一口氣突破這個困局。

「約翰狄倫!我來了!」

伏熙先是往梯間拋出好幾個煙霧彈,利用煙霧遮擋住槍手的視線,再趁機單槍匹馬殺上去。眼見濃煙四起,那些槍手便胡亂地往樓下掃射了幾槍。

這時,一個黑色的人影在煙霧裡一閃而過,那些狄倫家的槍手連吭一聲都來不及就被殺掉了。他們只覺一股寒意從後而至,腦袋瞬間就被開了一個窟窿,更甚是被人一腳踢下樓,完全沒有反擊的機會。

槍手們頓時陣腳大亂



樓下那些槍手見勢頭不對也連忙往煙霧裡衝,可他們沒衝多久就聽到一個硬物從上面而落。正當他們疑惑之時那個跌落的物體已經炸開了,高爆手雷輕鬆把他們都送上了西天。

踏過腳下的屍體,伏熙正準備推開了七樓的防煙門。

就在他放手在門柄的一刻,異變橫生。幾寸厚的防煙門被一種大口徑槍械轟出了窟窿,子彈一下子射穿了木門並且擊飛了門外的伏熙。

強大的打擊力直逼伏熙的胸口,即使強橫如他也在這槍以後倒了下來。

倒下的一刻,伏熙緊握著那hardballer消音手槍也飛脫出手心。仔細一看,伏熙整個人的呼吸起伏也停了下來。

就這樣,伏熙倒在了狄倫大廈七樓的梯間。


另一邊廂,天娜在閃光彈的掩護下已經跑到了三樓的邊緣。



「喝!」天娜果斷地從空間袋裡抽出一條登山繩再奮力一甩,倒鉤緊緊地卡在了欄杆上,接著天娜想也沒想就跳下了樓。順著強韌的登山繩飄然而落,天娜一下子就到了地上。

這時狄倫大廈裡面突然衝出兩個持槍的蒙面人,他們一看見天娜就不分青紅皂白地槍。

「埃暌斯!」一股精純的武神之力火速灌進了雅典娜之盾裡,使那浮雕滿滿的古盾展開出一道七彩光幕。

長槍子彈全都卡在了光幕外面,發出「叮叮叮!」聲音。

「可惡!」天娜心裡一陣不悅,然而她在埃暌斯的掩護也下抽出手槍還擊了幾槍。

槍聲一落,有個蒙面人就掩著肚子倒下了。當剩下的人看到這事後頓時就懵了,使得手上的機扳也忘記扣了。趁著這個機會,天娜一個翻身再甩出手上的盾牌。

來如風,去如龍,埃暌斯在武神之力的加持下瞬間化為殺人的利器,一個照面就把蒙面人砸飛。

「回來!」天娜輕呼一聲,埃暌斯就自動回到了她手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