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當為汝說心、意、識祕密之義。廣慧當知。於六趣生死,彼彼有情,墮彼彼有情眾中,或在卵生,或在胎生,或在濕生,或在化生身分 生起。

於中最初一切種子心識成熟,展轉和合,增長廣大。依二執受,一者、有色諸根及所依執受,二者、相名分別言說戲論習氣執受。有色界中具二執受,無色界中不具二種。

廣慧。此識亦名阿陀那識。阿陀那識為依止,為建立故,六識身轉,謂眼識、耳、鼻、舌、身、意識。」《解深密經》

所謂阿賴耶識也就是一切意識的本源,一切感官的源頭。開啟阿賴耶識的伏熙此時也就回歸了本源,恢復了人類最初的感官模式。

「這到底是什麼感覺?」在清理完黑衣壯漢以後,伏熙果斷地站了起來。



望著前面一地死屍,再回想起剛才那行雲流水的動作,伏熙突然想起了什麼:「這就是姬暮所說的返祖狀態?」

與姬暮那場生死鬥裡,伏熙確信自己曾進入一個不可思議的狀態。他隱約記得姬暮臨走前告訴他,這是返祖狀態。在回歸主神空間以後伏熙也曾問過主神關於返祖狀態的事,可是主神卻隻字未提。最後伏熙也嘗試令自己再次進入這種狀態,可是一直都不成功。

而現在,他知道成功了。

「這股力量真是。。。。。。」剛出鬼門關的伏熙就不禁陶醉在這股強橫無比的力量裡面。

「精神前所未有地集中,體內各種感官都發揮到極致,兩股能量也在周而復始流轉。」此時的伏熙彷彿開啟了天眼,他能清楚感知到體內的狀況。龍之力果斷往胸前一聚,然後那兩顆補上的子彈就被擠了出來,胸口的槍痕也在快速結疤,復原。



這時的龍之力顯然化為伏熙身體的一部分,只要伏熙振臂一呼,龍之力就會為他效勞。把兩把bardballer撿起來以後,伏熙的腦海裡又閃現出一段資料。

「重量略輕,左邊彈夾剩下五發,右邊四發。」伏熙一拿起手槍就能從重量的變化推斷出彈夾容量,阿賴耶識將他的記憶和感官完美地連在一起。這時的伏熙能百分之百發揮出他強化的實力。

隨著眼球瘋狂地轉動,大量的情報湧進腦袋。

「對象是裝備了AWP,M4等武裝的危險分子,危險程度極高。現今地上尚有一人有呼吸的跡象,立刻排除。」念頭剛落,手就不由自主地抬了起來。

「咻!」一顆子彈離膛而出,一下子就射穿了某個壯漢的頭顱。這一連串動作是那麼自然,那麼行雲流水,就像吃飯呼吸那些本能一樣。



「那麼,就看看你有什麼能耐吧!」腦海裡念頭一轉,接著全身的肌肉都活躍了起來。大腳一踢,那道防煙門就被巨力扇到了一邊,那班埋伏起來的保鏢還沒來得及做什麼,一顆手雷就以詭異的角度彈入走廊內。

「砰!」手雷在空中炸開,順道帶走了幾條生命。

這時伏熙的身影也閃出樓梯,「咻咻咻」一顆顆子彈飛速離膛,那令人覺得噁心的準繩度正火速收割著人命。

「抬手、瞄準、開火、調節視點。。。。。。如此複雜的動作在我有意識指揮下也只能勉強做到,而現在卻是在無意識的狀態下完美地完成了。」顯然地,在阿賴耶識的幫助下伏熙已經化成了一部精密的殺人機器。

隨意一腳,那名擋在他眼前的黑衣壯漢就被一腳踢到幾米遠,不知生死。

看著眼前這條走廊,伏熙輕輕抽出了背上的龍淵。在突破樓梯時他已經把手上的子彈打得七七八八,來到約翰狄倫所在的辦公室門口時他已經耗盡了所有子彈。所以沒有辦法之下,伏熙唯有肉搏一途。

「最後兩名保鏢,手持烏茲衝鋒槍,威脅頗大。」阿賴耶識瞬間判斷了形勢,同時伏熙也邁開了步伐。

眼球瘋狂轉動,將眼前的情況全數收進了腦海裡。



「火力從左右兩邊交叉襲來,先往右邊跑去避過第一波火力」預判了槍手的動作,阿賴耶識馬上議定了策略。

極速分析槍手的姿勢從而斷出彈道,「側身,低腰,放鬆上半身的肌肉。」一排子彈在身邊呼嘯而過,看來再慢半步伏熙就會被打成馬蜂窩。

「唰。」的一聲,伏熙拔出了龍淵。絲絲無量劍氣從丹田抽出,注入至龍淵之內。

「收起龍淵架在胸前,右轉四十五度」才收起龍淵,好幾顆子彈就擦過了龍淵,差點就擊中了伏熙。然而一大團無量劍氣灌入了龍淵,一時間,龍淵的劍身發出了絲絲悲鳴。

「血牙天衝!!」伏熙一記迴旋使出了絕招,淡灰色的半月形劍氣瞬間就把面前兩人砍成了四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