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無量劍氣兌換至第三層以後,伏熙丹田裡的氣旋就有了明顯的變化。

本來懶洋洋的氣旋一下子就變得活躍許多,那一絲絲淡灰色的無量劍氣也由淺變深,更有向黑灰色邁進的勢頭。氣旋的規模也增長不少,簡單而言,就是熱帶低氣壓變成了熱帶風暴。而這些變化使伏熙那一手血牙天衝發揮出截然不同的威力。

「血牙天衝!」一道彷如實質的灰色劍氣瞬間便送葬了兩名槍手的性命,在強大的劍氣面前人體脆弱得恍如豆腐磚一般。瞬間被攔腰分成兩截的屍體鮮血四濺,使得現場頗為駭人。

濃得化不開的血腥味湧進伏熙的鼻孔,可這沒用的訊息都被阿賴耶識屏蔽了。

解決完最後兩個威脅,伏熙一步一步邁向約翰狄倫的辦公室。可沒走幾步,伏熙就意識到反常。



「血牙天衝並沒有把門砍碎」伏熙遠遠就留意到剛才那招本應砍破牆的血牙天衝只在辦公室大門上留下一條深深的橫溝。

絲絲金色的龍之力流進眼球,使得伏熙的視力再昇華到另一個層次。這次他看到了大門那原木偽裝下的銀色材質。

鋁合金

只看了一眼,伏熙就斷定了那道門的材質:「用木材包鋁合金製作的大門,如此被有用心的設計除了約翰狄倫本人以外絕不會有人用。」

伏熙伸出手輕拍了幾下大門,微弱的反震力傳回他的手中。憑著阿賴耶識那近乎瘋狂的分析力,伏熙探清了這扇鋁合金大門的弱點。



「從樓梯突破到這裡只用了一分鐘,所以約翰狄倫絕對沒時間逃跑。那麼,他應該在裡面。」伏熙翻手提起龍淵,一團灰色的無量劍氣魚貫而入,迅速在劍身凝成了劍芒。

「去!」隨著伏熙猛然一刺,劍芒在大門上鑽出了兩個不大不小的洞口。接著,門裡就傳來一下金屬斷裂的聲音。伏熙再輕輕一推,那扇大門便聽話地開了個口。

映入眼簾的,是一間極度奢華的辦公室。

一間沒有人的辦公室。

靜悄悄的環境使得伏熙有些意外,他還以為會有一場混戰才能捉到約翰狄倫,可是現在的情況卻不在他的掌握之中。這七樓的總裁辦公室有著豪華的落地玻璃、冷冰的大理石地板、高級真皮沙發和訂製墨水筆,這些東西無一不在反應他們主人的身份如何地高貴。



但伏熙卻特別留意到那杯金黃色的極品佳釀,因為它卻暴露了它的主人是多麼慌亂。

「冰塊仍是完整一塊,絲毫沒有溶掉,說明房間的持有人剛離開不久。而桌面上有三杯酒,那麼至少有三個人離開了這裡」順著地上的腳印去看,那三個人都離奇地消失在書架後面。

「狡兔三窟」說完伏熙便揮劍劈開了那偽裝用的書架,顯露在眼前的只剩一條遊繩和一個地上的黑色窟窿。

伏熙探頭一望,只見那窟窿深不見底而且帶有淡淡的銹味:「見勢頭不對就逃跑,看似落到最底層的停車場了。」

阿賴耶識快速整理好眼前的情報,給了伏熙幾個選項:「貿然從這裡下去有很高機率會遭受伏擊,停車場的也只有一個,那麼現在的最佳的追擊路線便是。。。。。。」

伏熙望向落地玻璃

在他正要行動的一剎那,他看到了天娜的身影。正在對面大樓的天娜正火速衝向她的堂哥——彼得狄倫。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暗算我們!」一邊提著埃暌斯衝刺,天娜一邊質問道

彼得狄倫老練地舉起步槍向天娜掃射,指頭大的子彈打在埃暌斯上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音。這密集的砲火絲毫沒有阻擋到天娜腳步,她利用埃暌斯的弧度巧妙地卸走了子彈的衝力。

「咔」一輪掃射後彼得的槍沒子彈了,趁著這個機會天娜一記轉身,借用身體迴旋的力量拋出埃暌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