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眨眼,伏熙就滑落到低層的位置。左腳一蹬外牆,整個人就往馬路飛去。

「下墜速度太快,需要緩衝。」身體外在的皮膚總結出危險的訊號。身在半空的伏熙迅速翻了個滾,卸去部分衝力然後完美落地。

才剛落地,他的眼目就轉向不遠處的豪華房車。

「約翰狄倫。。。。。。」伏熙十分肯定他要找的人就在車上,事不宜遲,他瞬間就動身跑了起來。

在阿賴耶識的加持下,他的每一步都控製至最適當的力度,而且在插翼靴的幫助下伏熙輕易就達到了非人的速度。



從常人的眼光只見到街上留下一連串黑色閃影。很快,前面的汽車就炸了開來。

不帶一絲花俏,一柄銀黑的細劍從車頂上直刺而下。一下子就刺穿了一位黑手黨保鏢的頭顱,他還沒來得及反應就已經命喪黃泉。車內瞬間引起了一陣騷動,接著車頂再次傳來異響。

灰光一閃,前面的司機也瞬間斃命。沒了司機車子頓時失去了控制,瘋狂似的在馬路上翻滾着,把裡面的人都盪得七零八落。

一個黑色的人影卻在意外之先躍出了車頂。

僅掃了一眼,他就知道目標不在。「在前面的車輛嗎?」伏熙心裡念頭一轉,身體就預備往前直奔。



忽然他的預警感官竟然響了起來。

「左後方有衝擊將至。」收到這個預警的同時,伏熙身體也不由自主地動了起來。「右腳踏地,龍淵架在身前,左手收至身前,向左側身。」一系列動作完美地為伏熙架起了防禦的姿勢。而一個褐色的盾牌也如約而至。

「嘣!」為了擋下這一擊,伏熙的身軀踏後了半步。「危險,盾牌上含有的力量屬超人類範疇。如受對方致命重擊,會對生命構成威脅。」阿賴耶識的警告迅即在伏熙腦海裡飄蕩著。

其實在伏熙極速下滑的同時,天娜也不甘示弱,她拉著遊繩就往下滑。七層樓對她而言絕不是問題。在見證伏熙毫不留情地幹翻了一輛汽車後,天娜終於相信伏熙這次是起了殺心,他非要殺她的親哥不可。

在這樣的情況下,她沒有辦法,只有出手了。



「伏熙!不要傷害我的哥哥!」接回埃睽斯的天娜大呼,在看清伏熙的樣子後,她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茫然一片的眼神。。。。。。就像沒有感情的殺人機器!」天娜心底一驚,那天生的戰意使她潛意識下做出了戰鬥的姿態。

「危險,目標已作出了戰鬥的準備。」阿賴耶識再次發出了它的提示,而這時的伏熙已經有一點想動手的感覺。不過他的意識尚佔了上風:「我正要去追約翰狄倫,為什麼阻止我?」伏熙的語氣沒有一絲情感。

望著遠離的豪華房車,天娜也不顧得那麼多,因為她絕不想自己的親哥哥就這樣死去。她深信造反,軟禁父親的事還有餘地可商討。而且在伏熙提醒她主神有治療她父親雙腿的藥後,她更是信心滿滿。

「只要哥哥肯回去認錯,事情還有轉彎的餘地!你用不著殺他!」天娜對這件事堅信不疑

「殺了他比較方便。」伏熙的回應也沒有一絲遲疑

「不!我不會讓你這樣做!」天娜自知拖住伏熙一時半約翰狄倫就可以離開,而且有主神的制約伏熙絕不會殺害隊友。所以她沒多想,掄起盾牌就衝了上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