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睽斯在半空化成一團幻影,彼得狄倫的動態視覺只能僅僅捕捉到它的踪跡。接著,古銅色的盾牌便轟到了他的大腿上。

在天娜非人的臂力加持下,埃睽斯的破壞力已經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即使有防暴裝備的保護,但彼得狄倫依然逃不過骨折的結局。深入骨髓的劇痛從右腳瞬即湧上腦袋,巨痛迫使他不得不跪下來。

一眨眼,埃睽斯就回到了天娜手上。

「答我!為什麼要背叛我們狄倫家!」收回埃睽斯的天娜一步步逼近。

這時半跪著的彼得狄倫卻目露凶光,抬手就是一槍。可他的反應遠比不上天娜,快腳如鞭,一腳就踢飛了彼得狄倫的手槍。



「說!」怒不可遏的天娜一手揪起了眼前的男人,看來他要是再不給出令天娜滿意的答案,他的下場也只有死路一條。可是他視乎仍然死心不息,右手微微往後探出。

在彼得摸到閃光彈之前,他的右肩已經吃了埃睽斯一下。得到知識傳承的天娜一擊就敲碎了彼得右肩的臼位,而這下之後的半個月這只手算是廢了。

「啊!!!」穿心的痛楚不斷刺激著彼得的大腦,但他依然死盯著天娜。

「還不說!」天娜一盾便把她堂哥的肋骨都轟斷了。

「啊啊啊啊!!!」此時此刻,彼得狄倫終於意識到眼前的女孩不再是以前那個任人欺負的小女孩,幾天不見的她恍然變成了另一個人。一個能在三樓跳到地上而不受傷;一分鐘內連跨七層樓梯;一個用盾牌擋子彈的人形怪物。



連自己也沒能在她手上逃脫。

想到這裡彼得便顫抖著說:「好,我說。。。。。。」還未等他開口,對面的狄倫大廈已經炸開了。

「血!牙!天!衝!」一道灰色能量從對面大廈的外牆溢出,瞬間就把總裁辦公室的玻璃幕牆撕出一個大窟窿。要知道那可是防彈玻璃,然而一個黑色的人影從裡火速躍出,仔細一看那是個持劍的蒙面狂人。

彼得狄倫覺得眼前的一切都恍如電影一樣。一個黑色狂人從窗戶躍出,爆炸性的推力助他輕而易舉跨過六條車道,然後直飛至對面大廈。

那瘋子顯然就是伏熙,只見他雙手高舉,一股灰色氣息迅速灌進他手上的長劍。「喝!」原本纖幼的中國劍在那能量的加持下立刻化成一把巨型雙手劍,轉眼間他便一口氣把劍插進了對面大廈的牆身。



天娜還沒來得及反應,那個黑色人影一記反手,那把灰色巨劍的劍鋒就開始往下切割。順著這個去勢,那黑色的身影在夕陽下快速滑落。

同時,天娜注意到狄倫大廈的停車場有兩輛豪華房車鑽了出來。這時彼得狄倫口袋裡的手機也震了一下,天娜果斷一抓,只見屏幕上寫了一句意大利文:「馬上撤離。」

彼得狄倫意識到他們已經技窮:「怪物,又一隻怪物。。。。。。」他面如死灰地說:「救你的哥哥吧,要不然他就死定了。」

天娜也感到伏熙那非比尋常的狀態,要是出了什麼差錯,她哥哥就完了。

「放心,我走不了。」右腳大腿骨已經徹底斷掉,任憑彼得再厲害跑不遠。他現在也只能乖乖受受擒。

聽罷天娜一手拋下她的堂哥,拉起登山繩就往外面跳。「伏熙!不要傷害我的家人」此時此刻天娜腦裡只剩下這個念頭。可是,她又怎知道伏熙的想法?

「這感覺太棒了!」在牆上快速滑落的伏熙沉醉在阿賴耶識的力量裡面。那種無所不能的感覺完全就是伏熙一直追求的。

「分毫不差的預測加上對於身體那近乎完美操控,如果能一直維持這樣的狀態,擊敗那個手持巨盾的傢伙也不是不可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