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娜說:「伏熙,你在前面創造一些障礙物吧。」接著伏熙念頭一動,天娜面前就出現了不少鋼板和鋼柱。

在創造完障礙物後,天娜開始了行動。

「血統:軍團長」那輕快的身影稍微一躬身,就往前面的障礙物衝去。

絲絲彩色的能量被注入埃睽斯,為這面古銅色的圓盤添上不少神秘感。隨著天娜大手一揮,那面盾牌就在眾人眼前迅速掠過。然後埃睽斯準確無誤地擦過三根鋼柱,最後回到天娜手上。

仔細一看,埃睽斯擦過的地方都留下了一條深坑。



天娜攻勢未止,在接回埃睽斯的一刻再次奮力一拋。埃睽斯便以更快的速度飛向後面的鋼板,「噹」的一聲,平滑的鋼板表面便出現了一個凹坑。

「回來!」天娜輕輕一呼,埃睽斯就彷彿受磁力吸引的鐵塊,飛快地回到了她手上。這時的她已經身在鋼柱堆裡,只見天娜掄起埃睽斯一個轉身,那鋒利的盾牌邊緣就已經切開了一部分的鋼柱。

借著去勢天娜大力一拍手上的埃睽斯,一道彩色而圓形光幕隨即在埃睽斯表面冒出。「咆哮衝刺!」天娜的雙腿突然有七彩流過,然後她就飛快的奔跑起來。這時的天娜彷彿一輛七彩的坦克,無懼地撞向前方。雖然助跑的距離不多,但是天娜這輪帶著風雷之力的衝刺一下子就撞到了鋼板上。

「噹!」這一下撞擊產生了非常響亮的聲響,整塊鋼板被壓出一個大凹坑,而天娜就在這個凹坑的中心。

「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竟然能將埃睽斯運動得如此熟練,實在驚人。」在意大利的時候,天娜的實力還沒有強大到這樣的程度,這是伏熙確信的。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天娜對於白銀級血統——軍團長的適應十分良好,所以血統附帶的戰鬥技巧她也吸收得非常快。基本上,天娜現在的實力已經比得上伏熙和金次這些從小練習武術的被選者,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時天娜緩緩回過頭來,對張毅說:「來,朝我發箭吧。」

「什麼!?」張毅頓時瞪大了眼睛,他在懷疑自己是否聽錯了什麼

天娜一臉自信地對他說:「朝我發箭吧,我會全部擋下來。」

這時張毅把視線轉向伏熙,當他看到伏熙的點頭時,他才慢慢搭上弓。「我要拉弓了,天娜你要小心。」

「來吧!」天娜輕輕一拍埃睽斯,接著那道彩色的光幕就再次浮現。「看來,這道光幕就是天娜自信的資本。」



火焰,又一次纏上了張毅的手臂。「去!」幾發火箭迅速離弦,轉眼間就轟到了天娜的七彩光幕上,可是威力猶如火箭炮的火箭在光幕面前竟然像泥牛入海,只化作一團鬆散的火焰。

那一支支蘊含可怕熱力的長箭,其實在轟到光幕前已被削弱不少。即使在眾多防禦型神器中,埃睽斯的抗魔力也是數一數二,而且張毅的火箭只是用火靈力作牽引,主要構成的能量仍為凡火。一旦火靈力被抗魔力削弱,那麼整支箭的結構就變得十分鬆散,威力也要下降一個層次,而碰巧天娜的埃睽斯正正做到如此特點,所以就有了這樣一回事。

不過換一個角度,即使火箭的威力沒有被削弱,它也難以突破埃睽斯那牢不可破的光幕。

「什麼!」眼見自己的火箭沒多大作用,張毅也吃了一大驚。在射完10箭後,張毅慢慢放下射日弓。

「我輸了,我的攻勢對你沒啥用。」

天娜也收起了光幕,說道:「其實不一定,如果你能在我構成光幕前就傷到我,那麼結果很難說。而且我體內的能量也不夠我長時間維持剛才那樣的防禦。」兩人輕輕一笑,各自回到了觀眾席。

「額。。。。。。是不是到我了?」孫唐有點不知所措地問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