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沒你們那麼厲害啊。。。。。。」看完一連串的實力表演,孫唐也心虛了起來。

一邊的艾斯也搭話:「我也沒出去,你不用擔心。」

「哦!不過你會用閃亮亮的魔法,我不會。。。。。。」孫唐的心情又一次低落了起來。在他有點不知所措的時候,有人說話了。

「不要緊的,上去吧。」伏熙在一邊勸道,說到這裡孫唐也沒辦法,唯有拿起兩刃三尖槍乖乖地出去了。

站在運動場中央的孫唐深吸一口氣,介紹自己的功法:「八九玄功第三層!」說完他便舞起那把兩米長的銀槍。孫唐的動作不快,與伏熙相比簡直就是慢得可憐。藉著孫唐強大的臂力,純銀色的槍頭在燈光下來回飛舞,雖然槍法不是特別精妙,可是力道和靈活性還是足夠的。



穩如泰山,動靜皆可,不過距離完全熟練還有一大段距離。

「有點伏魔槍法的影子。」孫唐那略帶煞氣的槍法,伏熙看得出是根據伏魔槍法改進而成的。「雖然伏魔槍法並不是什麼高深的武學,但是在幾天內就能悟透了這套槍法,他說不定是一個武學天才。。。。。。」

乖乖地舞完這一套自創槍法以後,孫唐就杵在了原地,有點不知所措地問:「接下來我要做什麼?」

「唉,這傢伙還是太嫩了」金次遙遙頭。聽聞伏熙便說:「你有什麼絕招全都耍出來吧!我們等著你」

「呃。。。。。。我不會啊?」孫唐還是摸不著頭腦,看來他還不清楚自己的實力。來到這裡,伏熙只得把他的潛能都逼出來。他翻手拔出龍淵,作了一個起手式:「那麼,盡全力擊退我吧。」



還沒等孫唐作什麼反應,伏熙已經一支箭般直指孫唐。

見狀孫唐頓時就充滿了幹勁,只見他渾身滲出絲絲銀絲,氣勢一下子就飆到另一個層次。精純的玄能在他體內奔流不息,隨時準備好伏熙的攻勢。

伏熙身如輕燕,靈活得猶如鬼魅,可是孫唐的眼球依然能跟上他的身影,與此同時他還不斷調整着步法應對。忽然伏熙左腳一拐,乘著插翼靴強大的推力,他一下子就逼到了孫唐身前。

靜若狡兔,動若奔龍。

伏熙手上的龍淵穿透了空氣的阻力,奮然往孫唐的腰間刺去。而孫唐卻好像早已料到伏熙的動向,銀槍一扭,架走了這來勢洶洶的一刺。



雖然伏熙一開始並沒有瞄準著孫唐的要害進攻,可他還是出了七八分力氣,一輪攻勢就這樣被孫唐架開也是伏熙所始料未及。

「喝!」隨著孫唐大喝一聲,一條銀色的筋脈就浮現在他肌肉糾結的雙手上。接著,伏熙嗅到了危險的氣味。

孫唐竟然捨棄了他的兩刃三尖槍,一掌襲向了伏熙。瞬息萬變之際,伏熙反射性用劍護住上身,再發動插翼靴往後撤去。

一股可怕的蠻力從前方襲來,孫唐那泛著銀光的手掌狠狠地轟在龍淵劍身。「嘭」的一聲,伏熙被這股力量扇退了好幾步。而孫唐此時單腳一勾,銀槍已經再次回到手上。

「開山掌!我只教過他一次,他就學會了!」一旁的金次也沒了剛才的游刃有餘,徹底地吃了一驚。而更令他吃驚的是,孫唐竟然投出了他的銀槍。肉眼可見的實質銀芒從孫唐手上蜂擁而出,全部灌注在銀槍之上。這時的銀槍微微一顫,淡淡的蛇影一閃而過。見狀伏熙的反應神經頓時緊繃到極致,阿賴耶識也自然而然地發動了。

伏熙的瞳孔一缩,眼球火速顫動,大腦也同時詳細分析了孫唐這招會帶來的傷害。最後的結論卻是:必須擋下,否則重傷。所以伏熙也不甘示弱,一大團淡灰色的無量劍氣馬上瘋狂灌進了龍淵。

「流光槍!」「無量破!」

一銀一灰兩種能量同時傾瀉而出,交鋒與運動場的中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