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曾羽的一聲令下,叢林中的眾人都展開了行動。

叢林一角的伏熙往後面的張毅打了一個眼色,接著他和孫唐兩人猶如猛虎出閘,蛟龍入海,一支箭般奔赴了前線。身穿白衣的伏熙憑著插翼靴大大提升了速度,在叢林中一馬當先。地上錯綜複雜的樹根和碎石根本絲毫沒阻礙他生風的腳步。

一旁同樣穿著白衣的孫唐藉著玄能的爆發力也緊隨其後,看來兩人有著直搗黃龍的架勢。

身在瞭望塔的曾羽手持汽水,靜靜地看著這場大戰。雖然他表現得十分悠閒好像在度假一般,可是他腦海裡的精神掃描可沒一刻停過下來。曾羽從一開始就注意到精神掃描上一灰一銀兩個光點,這兩個光點的移動速度最快,很快就來到了場地的中間。

「這個場地的直徑為1.5公里,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而伏熙和孫唐一開始就想著佔據中央地帶,想必也準備了相當的策略。而且叢林地帶,兩隊能採用的攻擊方式也有很多種,看來這次的模擬戰絕不會沉悶。」想到這裡,曾羽便坐下來,在精神世界裡慢慢欣賞這場大戰。



不過接下來的事卻令他大跌眼鏡。

伏熙和孫唐到達目的地後,二話不說馬上攀上了一棵大樹。綠油油的叢林中穿著白衣的伏熙和孫唐尤其顯眼,不管隔多遠都看得一清二楚。

500米開外的張毅也輕而易舉地看到了如此招搖的兩人,烈焰一卷,射日弓上面便搭起了兩支火箭。

「她們一定能擋下來嗎?」張毅回想著昨天伏熙說的話,眼睛卻盯著遠處。說實話,對於攻擊隊員,他心裡的確有所芥蒂。作為一個普通人,受著現代社會的道德教育,對於傷害別人這種事他相當不情願。即使在主神空間裡,他所面對的敵人大多是獸類或者非人物體,可要對一個活生生的人痛下殺手,張毅一直心存猶豫。

但伏熙知道,這種婦人之仁在主神空間裡有百害而無一利。生死相搏的一刻,你若遲疑了一秒,那麼死的人就是你。



伏熙就是不想自己的隊員有著這種天真的幻想,特別在下一場輪迴是團戰的時候。伏熙希望藉著這場模擬戰迫使隊員都放棄不殺人這種無聊的仁慈,學習真正面對會傷害自己的人。

一顆殺心,對於見慣生死的伏熙可能沒什麼。但是對於張毅,孫唐,艾斯三人可是重中之重。

沉思一會以後,張毅穩住了顫抖的雙手。他輕輕閉上了眼睛,呼出了一口氣,好想要自己放下什麼似的。當他再睜開眼睛之時,他已經下定了決心。

「去!」話音剛落,兩支熾熱無比的火箭就往遠處激射而去。

在火箭越過伏熙頭上的一刻,他笑了起來,他一直對張毅都充滿信心。隨著火箭命中目標,爆炸聲此起彼落地響起。火箭連綿不斷地襲來,引得伏熙前面的叢林都陷入了火海。



「我們上!」伏熙和孫唐一起落到地面,朝著火場一路進逼。

突然之間火場裡金光一閃,「唰」的一聲衝破了熊熊燃燒著的火牆。兩個身影頂著高溫從裡面跑了出來,而他們正是一身黑衣的金次和天娜。

兩批人馬頓時短兵相接。

「血牙天衝!」「流光槍!」

「明王盾!」「女神裙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