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面的一瞬間,伏熙和孫唐都使出了殺招。

龍淵飛快一閃,一道恍如實質的灰色劍芒頓時帶著奔雷之勢斬向了金次。孫唐也不甘示弱,在伏熙出招後立刻將那滂湃激盪的玄能全數灌入兩刃三尖槍內。槍頭蛟影一閃,接著孫唐便使出一口氣投出了銀槍。

注入了充足的玄能以後,兩刃三尖槍的威力已經提升了好幾個層次。一道音爆聲從兩刃三件槍槍頭響起,這也代表流光槍的速度已經去到了十分可怕的層次。

拳擊界有一句話:「千金難買一聲響」說的就是即使一個拳手從小到大受到極好的培訓,擁有上等的身體素質,也未必能打出有音爆聲的一拳。

這次孫唐竭盡全力地使出殺招,就把銀槍帶到如此一個境界。



面對來勢洶洶的兩道絕招,金次和天娜不敢有絲毫大意,兩人也使出了最強的防身絕招。隨著金次的呼喊,明王杵上面光華流轉,數個金色的符文也被法力所激活。接著金次面前便出現了一個寬大的盾狀法印,那些被激活的符文也激射到法印上,使那輪盤大法印金芒激閃。

天娜也使出了秘藏的絕招:「女神裙擺」。一層層七彩光幕在埃睽斯結成,瞬間交織成一道牢不可破的彩色幕牆。從遠處看來,那些折疊在一起的七彩光幕就如女人的裙擺一樣。

轉眼間,伏熙全力使出的血牙天衝就穿透了明王盾,那分金斷石的劍氣一下子就把明王盾砍成了兩半。但「嘭!」的一下,那透徹金芒的灰色劍氣卻被天娜的七彩光幕緊緊地擋在了外面,彷彿泥牛入海般無法前進半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孫唐的流光槍帶著風雷之勢轟了過來,銀光一閃,金次的明王盾還撐不過半刻便被洞穿了一個大洞。銀槍氣勢正虹,毫無畏懼地轟在了七彩光幕之上。銀色的玄能瘋狂地消磨著七彩光幕的表面,光是那牽起的威能也能逼退普通人。



在流光槍的強大威力下,天娜的七彩光幕也閃爍了一下。見到此狀天娜自然不敢大意,右手一拍埃睽斯,一股股凝實無比的武神之力魚貫而入。隨著能量的湧入,七彩光幕的光芒大盛,反而銀光卻已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弱。

見一擊未能奏效,孫唐果斷喚回了自己的銀槍。而旁邊的伏熙卻已經趁著敵人的不備,一下子就拉近了距離。伏熙緊握著深灰色的龍淵,從側面突襲而至。「嘣!」有了插翼靴的幫助,伏熙和金次他們的距離一下子便拉近了。這突襲非常致命,那深灰色的龍淵在日光下透出絲絲肅殺的味道。眼見天娜的七彩光幕仍未解除之際,而伏熙的劍已經迫在眉睫。

此時此刻的狀況金次早已料到,所以一開始的明王盾他根本沒有使出全力,而是留了幾分力量應對伏熙。

只見金次步法一轉,腳步頓時詭異了起來。

「羅煙步嗎?」伏熙自然知道這步法的難纏,他馬上打醒了十二分精神應對。眼見金次的身影以極速從天娜身後冒出,三步併作兩步地飄到了伏熙面前。而伏熙那突如其來的一刺也被明王杵所擋走。



伏熙沒有後退,反而借著金次的衝力轉了個身,繼而施展了太極劍法。龍淵身為細長的中國劍,絕對能把剛柔並濟、連綿無窮等太極劍術的特性完全發揮出來,接著無數的劍影便以肉眼無法跟上的速度噬向了金次。金次也沒有閒著,他自知與伏熙硬碰只會吃虧,所以沒有與他交手,反而踏著羅煙步往後退去。

但伏熙的劍鋒依然不斷逼近,看似要把金次留在這裡。就在金次的衣袖被刺破的一剎那,半空有了一絲震動。伏熙眼角輕瞄,一個古銅色的圓盤轉眼即至,這使得他沒有辦法,只能收起劍招護身至上。

埃睽斯以十分尖銳的角度砸向伏熙,這一投完全發揮了埃睽斯份量十足的優勢,轟得伏熙上半身往後傾了一下。金次沒有放過這次機會,掄起明王杵就沖向了伏熙。

就在伏熙防禦鬆懈的一瞬間,金次的重擊即將落在他最脆弱的腰部。就在伏熙危在旦夕的一刻,一個槍頭也擋住了金次的去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