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唐那一記投槍正象徵著他已經闖進了伏熙的戰團。帶著呼嘯聲的兩刃三尖槍在伏熙右邊掠過,狠狠地釘在了一顆老樹上。這令人意想不到的一擊逼得金次停住了攻勢,並轉過頭迎上了孫唐。

「看招!」孫唐大喝一聲,泛著銀色的拳頭就已經揍向了金次。

金次自然見識過這位虎背熊腰隊友的實力,畢竟他並不是專注身體強化的血統,要是與孫唐硬拼可佔不到什麼便宜。金次眼珠一轉,計上心頭。眼看這拳無論如何都要擋下,金次唯有拿出金剛杵硬撐。

卻想不到這一下交鋒卻響起了金屬交加的聲音,看來孫唐的拳頭在玄能的加持下已經有了金屬的硬度。乘著孫唐的趁手武器還插在樹上,金次憑著金剛杵的威能與孫唐交手了幾個回合,卻意想不到他全都被壓制住了。

交手時的反震力還令金次有點吃不消,拿著金剛杵的右手稍微已經有些發抖。



「想不到這小子平時還保留著實力!」一番交手後,金次心裡一驚。

旁邊的伏熙和天娜已經打得不可開交,他們兩人在現實世界裡那短暫的交手在這裡正式開啟了下半場。

伏熙暴雨般的突刺非常致命,在無量劍氣的加持下,龍淵那灰色的劍鋒能輕易地撕開人的皮膚、肌肉甚至骨頭。只要一個不小心,天娜身上也會出現好幾個血洞。因此她非常無奈,空有一身實力無法發揮只能拼死頂著埃睽斯往後退,希望找到伏熙鬆懈的一刻。

但伏熙自然不會給她這樣的機會,現在的他宛如遊龍般噬咬著眼前的獵物。不過一會,天娜那黑色的牛仔外套已經被割開了好幾個裂口,殷紅的鮮血正往外直流。她至今還咬著牙往後撤,看來她仍未發覺伏熙的破綻。天娜越退後,伏熙就越進逼,快要逼得她喘不過氣來。

「接招!」伏熙低聲說了一句,頓時收起了劍招,灰色的劍氣瞬即蔓延到龍淵之上。



知道伏熙不再留手,天娜唯有拼死一搏以求翻身機會。「咆哮衝刺!」天娜身上那七彩的能量瞬間化為紫紅色,並在她的盾牌上結出一層牢不可破的光幕。知道大招已成,天娜腳上一用力整個人就往伏熙撞去。

黑色長靴踩過的泥地都被這股力量所壓了下去,使得天娜每一步都留下了一個腳印。

面對如此大招,伏熙心裡也浮起一絲擔憂。不過龍淵之上的螺旋形無量劍氣也蓄勢待發,隨時可以出招。「就看看我的矛厲害,還是你的盾厲害!」說完伏熙也使出了大招。

無量劍氣彷彿鑽頭般匯集在劍尖,隨著伏熙眼內精光一閃,灰色的劍影也隨即出現。「無量破!」無堅不摧的灰色劍氣爆湧而出,在伏熙與天娜之間形成了一道隱約可見的劍影。

這一刻,流光散盡、天地都彷彿沒了聲音一般。



這時金次正與取回兩刃三尖槍的孫唐酣戰,忽然一陣強光襲來,使得他們不得不停下了手腳。在他們背後,一把數米長的灰色劍影正欲刺透一道堅韌無比的紫紅色光幕。一灰一紫兩種極度特殊的能量在此時此地瘋狂地較量著,消磨著彼此。強光和熱風便是它們交鋒的副產品。

伏熙正不斷往龍淵裡注入無量劍氣,想要刺破埃睽斯這道光幕。

可是伏熙卻看不到龍淵的劍身正在微微顫抖,好像快要散架一般。就在劍影快要刺穿光幕的時候,異狀突生,一紅一金的箭羽忽然在眾人頭上閃現,接著連串爆炸便籠罩了半個叢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