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活動接近30小時的伏熙仍未覺得累,他正把蒐集而來的資料存進資料庫以備不時之需。

在伏熙工作的同時,金次也在留意新聞的報導。畢竟城市中出現槍擊事件,這麼大的事不可能不上新聞。

「今日中午一點左右,古玩街發生一樁槍擊事件。現時警方已經封鎖了現場調查,警方發言人表示案件正在調查,暫時未有更多資料提供。。。。。。」坐在電視前的金次正留意著警方每一步的動態。

「這麼一來,其他隊伍的活動也會更謹慎。」金次有些發愁。

吃著三文治的天娜也說了:「沒錯,是其他隊伍。但我們有沒有想過剛才對上的隊伍到底是哪一隊?」



「肯定不是他們所說的奇美拉小隊,位置上不大像是提爾小隊。最有可能反而是旱魃小隊。」在一旁聽著的伏熙搭話。

「的確,沒有人會暴露自己隊伍的身份。」金次回應。

「那麼,伏熙你覺得那個人所說的話有屬實?」天娜再次說道。

伏熙沒有立刻回答,他停下手邊的工作想了想。最後他開口:「很難說,我們沒證據證明他們已經聯合在一起,也沒證據他們沒聯合。他倒也提醒了我們有這個可能性,即使這個可能性不大。」

「如果兩隊的實力分別不大,而且有東西能束縛雙方不能自相殘殺,或許就有機會。」攤在沙發上的曾羽瞇著眼補充道



曾羽的話給了伏熙一個新的角度。「嗯,的確有這樣的可能性。看來我們的情報還太少,那麼在我的朋友傳來消息前不要再冒險行動。今晚都好好休息。」

「現在只是輪迴的第一天,時間還有很多。而且我們已經拿到了一件神器,不用擔心會被抹殺。」金次也沒多大擔心。

「也對,今晚就由你們守夜吧,我去休息一下。」待伏熙交代完以後,他們一行人就去了餐廳吃晚餐。


夜色漸深,但熱鬧的城西碼頭依舊燈火通明。S市的碼頭可以說24小時運作不停息,畢竟每天都有數以百噸的貨物運轉,歇一下也很難。而眾多貨物裡,偶然也埋藏著一些不為人知的東西。

一個諾大的倉庫裡,工人正把一批批木箱搬進集裝箱裡。



「爽手一點!明天一早船就要出發了!」一個帶著安全帽的工頭向屬下大聲呼喝道。而他身邊則站著兩位高大的紋身漢。

在呼喝完工人後,工頭馬上轉身奉承地說:「我敢保證!明天所有貨物都會出現在船上。兩位大哥不用擔心,呵呵。」

「最好是這樣吧,要不然你也不用再呆下去了。」一臉殺氣的紋身漢看也沒看那阿諛奉承的工頭,他的眼睛只管盯著樓下的木箱。

「是是是!請轉告葉總一切都在計劃之中。」工頭恨不得跪在地上說話,他知道眼前那兩人可是葉總手下的瘋子,一言不合就會開殺戒的金牌打手。

裝裝樣子後兩名紋身漢正要欲轉身離去,這時倉庫裡的燈光突然一陣閃爍。

「嗯?」其中一名紋身漢嗅到了不尋常的味道。他拿起腰間的對講機說道:「外面怎樣了?」

「大哥,外面靜得發慌。剛才可能是電壓不穩而已。」一名小弟回報說。



聽完小弟的話,紋身漢繼續說:「今晚看緊點,要是被條子發現這些貨會很麻煩。」

「知道了。」對講機另一頭回答道。

另一名較年老紋身漢卻催促道:「老弟別多疑啦!老子今晚還約了小姐,沒空在這待下去!」

正當兩人打算再次轉身離去時,天花板的燈光再次忽暗忽明起來。這反常的情況使得所有工人都停下了手邊的工作。這時對講機那頭也傳來了小弟急促的聲音:「大哥!變壓站那裡忽然有些亮光!」

「馬上派人過去!」紋身漢有些不好的預感,他縱橫S市多年所積累的經驗告訴他:這次要出事了!

果然,對講機那邊只傳來了小弟半句話:「我馬上。。。。。。」接著一陣悶響過後,對講機那頭便剩下沙沙聲。

「喂!喂!有人聽到嗎?」紋身漢開始慌了起來,這麼詭異的事他還是第一次見到。知道情況不妙,兩名紋身漢拔出手槍就往樓下趕去。

忽然門口傳來「嘭!」的一聲巨響。紋身漢回頭一看,整扇鐵門都被一股巨力砸出了個大洞。這時一個短柄錘子正火速穿過那破銅,往他那邊飛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