錘子低鳴一聲,轉眼就砸飛了二樓的工頭。他的身軀從二樓飛速落下,「砰」的一聲倒在地上。眾人定睛一看,他的胸口凹了一大塊,嘴裡已經沒有絲毫氣息。那個錘子低鳴一聲,一下子就從剛才的洞口飛了出去。

「哇啊啊啊!」工人們受到驚嚇,紛紛扔下貨物往另一邊的逃生出口奔去。

紋身漢雖然大驚,不過他沒有立馬逃走。他知道這次偷運國家文物被人發現的話會很大罪,就算逃得了,他的老闆也不會放過他。

「你、你,還有你,去外面看看什麼事!」較年老的紋身漢用手槍指著他幾個小弟,命令他們到洞口外搜索。

然後他就拿起口袋裡的手機,正要打給誰的時候。一支銀色箭羽穿過天窗,徑直射穿了他的頭顱。那紋身漢隨即應聲倒下,粉紅色的腦漿也灑滿了一地。



看到這情況在場的黑社會成員無不嚇到肝膽俱裂,較膽小的那些雙腳已經開始發抖。

一開始就感到不妙的紋身漢也嚇得不輕,三步并作兩步趴到了集裝箱後面,其他打手也化作鳥獸散。

諾大的倉庫一時靜了下來。

很快,剛才才出現的洞口裡冒出了一個人影。那是一個非常高大的人影,光是目測就有一米九。

那人穿著黑色的連帽外套,理所當然地,他的外貌也隱藏在了兜帽之下。最令人稱奇的是,他手上握著一個閃著電光的短柄銀錘。



紋身漢管不了這麼多,要是弄不好這事他也完蛋了,所以他想也沒想拿起土製手槍就往洞口亂射。改裝過的子彈沒有原裝的威力大,不過打穿人體還不成問題。可是那零落的子彈射到那巨人身上竟然發出「叮叮叮」般清脆的聲響。

不消一會,改裝手槍便以「咔」的一聲宣告彈藥用完。聽到這聲後,紋身漢連忙推出彈匣再裝上。可在他掏出彈匣前,他只感到眼前銀光一閃。

接著他只感到眼前一黑,而這時高壓電流已經把他的身軀連腦袋全都烤熟了。

那些往出口逃出的打手在跨過鐵門的一剎那,一支銀色箭羽會準確無誤地把他們都送去黃泉路。

此時,倉庫內那高大的人影正在與誰在說話。「這裡有這麼多貨箱,我怎麼找出那小小的定海珠?」



「不用擔心,根據如雪的經驗。定海珠的特性是控制水,所有有它的地方都會特別潮濕,甚至會出現水滴。韋爾,只要你用妙爾尼爾在貨箱上放電,哪個木製的貨箱能夠通電就是那個了。」尚清的聲音在韋爾耳內那顆玉粒中傳出。

「知道。」韋爾回應後便用他手上的錘子貼在貨箱上放電。但一連在數個木箱上放電都沒有反應,韋爾心中有一絲不悅。

「太麻煩了!」韋爾聚起體內的能量,一口氣灌到妙爾尼爾之上,接著錘子的表面瞬間浮現出純白色的電光。

「萬雷轟!」韋爾將錘子往地上狠狠一砸,電光四射,白色的電流隨即往四方八面湧去。遠處的一個木箱在電流刺激下突然有了一點反應。

這微弱的反應也瞞不到韋爾,他大手一揮,手上的妙爾尼爾瞬間就把那個木箱砸了個稀巴爛。木碎四散,一個紅色的錦盒就暴露在空氣中。接過錘子的韋爾輕輕一笑,他知道神器已經唾手可得。可就在這時,他身旁的一個木箱突然發出微弱的「嗶嗶」聲。正當韋爾想做些什麼。

忽然間:「嘭!!!」

藏在木箱裡的高爆炸藥被人遙距啟動了,強大的威力瞬間就震碎了附近的木箱,其餘波也令倉庫陷入了一陣火海。

「韋爾!你沒事吧?」尚清著急的聲音在韋爾耳內響起,看來遠處在遠處支援的隊友也看到了倉庫的火光。



過了一會,韋爾平靜的聲音回應了他的問題。

「沒事。」全身都被白色薄膜包裹的韋爾坐在地上,無奈地看著前面的火場。在薄膜的保護下他沒有收到一點傷害,只是爆炸的衝擊力把他給震倒了而已。

韋爾知道警察很快就會來到,所以他也沒再猶豫。起身就往那個錦盒跑去,就在一堆木碎下,韋爾找到了那個紅色的錦盒。

當他打開錦盒後,一顆表面有著奇異條紋的藍色圓石就出現在他面前。

「找到你了。」韋爾伸手就拿起那顆圓石。

主神的聲音也隨即響起:
「提爾小隊取得神器一件,現時得分為正一分。
旱魃小隊得分為零
奇美拉小隊得分為零


應龍小隊得分為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