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鐘後,金次已經驅車至城東舊區的一個菜市場。

坐在前座的曾羽表情沒有變化,看來依然沒有發現。可伏熙沒有放棄:「孫唐、張毅跟我一起下車,我們到裡面去看看。」伏熙點名要兩個黑髮的隊員一起行動,這樣才不會特別顯眼。

「我們在附近繼續繞一會。」金次隔著車窗說。伏熙做出一個沒問題的手勢,接著三人就進到了菜市場裡。

舊區的菜市場的特點就是:悶熱的空氣,濕滑的地面和吵鬧的吆喝聲,這些特點就交織成一個普通得菜市場。剛進菜市場,伏熙就有目的地走向糧油店。

「喔老闆,哪種米比較好吃?我們打算買多些回村。」伏熙裝模作樣地討熟,並且一開始就提示老闆這是一樁大生意。



老闆輕掃伏熙幾人一眼,他見三人的衣著都不錯所以心裡就猜他們應該有點錢。他的語氣也沒那麼冷淡:「噢,米是吧。你頭上那個牌子還可以。」

伏熙煞有介事地向上望了望,又跟孫唐他們裝裝樣子地說了幾句。接著再跟老闆聊了幾句,說什麼其他牌子。最後也套到了話:「哎,你有所不知啦,前幾天有一班外國人來了這裡。他們不知道是開餐廳還是什麼的,竟然跑到對面那家買了好幾十斤米和麵條。誰不知道對面那家的米滲了雜米,價錢又。。。。。。」

說到這裡,伏熙趁機追問下去。

「這麼糟!那麼他們是買一次還是買了很多次?」伏熙一臉驚訝地問。

看著伏熙有興趣,老闆也一口氣把他知道的就說了:「他們來了好幾次了!每次都是三個人一起來,那兩個外國仔又高大又滿頭金發。。。。。。」



聊到最後,伏熙給了好幾千塊糧油店的老闆,買了好些乾糧。接著一行人就走了,而剛才就去了另一家糧油店的張毅也順道從對面的糧油店套出了一些話。

轉眼間,伏熙三人就回到了車上。

「也就是說他們在昨天轉移了陣地?」曾羽探頭往後問

伏熙點點頭,回答他:「沒錯,他們昨天早上就買好了大批糧食,晚上襲擊碼頭後就轉移了陣地,應該是防止被追查。由此可以推斷他們的隊伍也有相當的遠見。」

「還有其他情報?」曾羽繼續問



「他們隊裡至少有三個男性,其中兩個都是外國人。從他們的體格特徵來說,可以肯定那兩個都是強化了身體素質。」伏熙從老闆的對話中總結出情報。

就在曾羽再想問些什麼的時候,孫唐已經哭喪著臉問:「可以吃飯了嗎?肚子餓了,嗚嗚嗚~」

伏熙看看手錶,時間已經已經來到了一點多。這個時間也差不多要吃午飯了,他隨即說:「大家應該都餓了,我們現在就去吃飯。」而眾人也在孫唐的歡呼下,來到了市中心的一家餐廳。

伏熙率先進去包了個廂,然後才叫他的隊員們進來。這樣做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還有盡量低調的原則。

就在眾人已經吃飽先去駕車過來時,伏熙和孫唐已經結了賬,正在餐廳門口等著。拎著兩袋外賣的孫唐正高興著,為了止住饞嘴的孫唐,伏熙特地買了些外賣讓他可以在車上吃。

突然間,孫唐看到了餐廳後門的一位老人家。那位戴著墨鏡還穿著一套滿破舊的中山裝的老人家有些奇怪,他就一個人呆呆的坐在石墩上,彷彿在等待著什麼到來。

看到這個情景孫唐突然就意識到什麼,馬上轉過頭對伏熙說:「那個老人家沒東西吃好慘啊,我拿些這些給他。」說完孫唐就活蹦亂跳地跑了過去,連伏熙那個「不」字也沒聽清楚。

孫唐一路小跑來到老人家跟前,然後稍稍蹲下:「老人家,我這裡有些好吃的給你。媽媽說過孝敬老人的才是好孩子。」



在孫唐說完之前,伏熙已經跟了上來。

那位老人看了看孫唐,又看了看伏熙,鼻孔裡噴出一口氣。「想不到,我等的就是這兩個小子。」

「啊?」孫唐頓時一頭霧水。

那位老人沒管孫唐那一臉懵了的表情,直徑就說:「算了,看在你有點孝心的份上,我就勉為其難為你們算一卦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