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擾了。」伏熙拉起孫唐就往回走。

那位戴著墨鏡的老先生看了伏熙背脊一眼,開口就說:「小子你身上的殺氣很重,聽我一句話:得饒人處且饒人。凡事太盡,與人的緣分也必會早盡。」

聽到這句話後,伏熙的腳步突然就止住了。他轉過頭,眼裡滲出一絲殺意,可這時孫唐已經擋住了他的去路。

「我呢我呢?」孫唐好像遇到什麼好玩的事情似的,一個箭步就蹲在老先生跟前。

那位老先生視乎蠻喜歡孫唐,他從布袋裡抽出一塊沉甸甸的木板。伏熙仔細一看,那塊頗有歷史的木板上雕著太極陰陽魚圖,而圖的邊緣還詳細地刻著六十四卦的卦象。



可不識趣的孫唐一手就攤在木板的中央,攤開手掌說道:「來!看看我吧。」

「呵呵,小子啊,看手相看臉相這些不入流的東西我可不會。」老人家自信地笑道。

孫唐眉頭一皺,有些不高興:「那麼你會什麼?」

「老夫不才,雖然未能承繼先賢的絕技,但為你演個卦還是可以的。」老先生純熟地從布袋裡掏出六個小小的龜殼,接著把口袋裡的十八枚銅錢平均放進龜殼裡。他的動作行雲流水,沒有絲毫瑕疵。

一眨眼,六個裝有銅錢的龜殼就放在了木板上。「來,搖一下。」老先生做出一個請的手勢。而孫唐也半信半疑地拿起龜殼,他隨便搖了一下,三個銅錢便從裡面跌出。



「繼續。」孫唐把接下來的龜殼都搖了一下,總共十八枚銅錢穩噹噹地落在了木板上。老先生飛快地把銅錢擺好,一個卦象就出現在孫唐面前。

「妙啊!妙啊!」老先生笑了起來:「六十四卦第十五卦——地山謙。上卦為坤為地,下卦為艮為山。象曰:地中有山,總括來說,謙是表謙虛不出風頭之意。主吉帶小凶。謙卦顯示你為人謙虛不與強爭,雖然暫時被壓制,但很快就會飛龍在天,因此不要氣餒灰心。另外事事不可強出頭,目前局勢下,謙讓不意氣用事便可得吉象。可謂:諸事皆可行,諸事皆順,前途無可限量。」

聽完老先生的話,孫唐繼續懵了:「噢,這。。。。。。這算是好事?」

「小子啊,這是大吉。」老先生上下掃了掃孫唐,再補上一句:「真是傻人有傻福。」

老先生轉過頭,對伏熙說:「到你了。」



「我不信這套。」伏熙壓根對占卜卦象什麼的沒興趣。

老先生甩甩頭,說道:「世上有些事不輪到你不信。要不是我師傅臨死前為我算了一卦,要我今日特地來此地為兩人算上一卦以完滿他的心願,我才不會大老遠從北京過來。不過我也不勉強你,走吧。」

「你來這裡只是為了完成你師傅的心願?」伏熙的眼神閃爍了幾遍,再問道。

「當然。」老先生回答道。

聽到原委,伏熙便來到孫唐身旁,恭敬地請老先生為他算卦。很快伏熙便搖出了銅錢,老先生快速整理完卦象後,眉頭隨即一皺。

「六十四卦第二十九卦——坎,上下卦皆為坎,主凶象。象曰:水洊至,習坎。君子以常德行,習教事。坎為水卦象:上下卦皆為坎此為二坎相重,陽陷陰中,險陷之意。險上加險,天險加地險,險又險。水道彎曲,可以推為人生經歷曲折坎坷,自出生開始生活一波三折,未得安寧,但又因如此造就你現今絕頂聰明,所謂:福為禍所依,禍為福所依。」

「小子,你的人生也相當不容易。」聽到這裡,被說中的伏熙默不作聲。

「既然我與你有緣,我就答你一個問題。來吧,要問什麼?」老先生收起了龜殼和銅錢,剩下那塊木板。



「尋所求之物。」伏熙沒有絲毫遲疑,他只想知道神器都在哪。

老先生指了指木板的上方,說道:「坎為北又為水,坎卦為北又北,你所尋之物無疑在正北方一個靠近水源的地方。但依據卦象,你所尋之物很可能已經被人所盜或者難尋,你要看開一點。」

就在伏熙打算拿些錢給老先生時,他只管收起木板,看也沒看伏熙手上的錢。

在最後,老先生忠告了伏熙一句:「小子,你所求的並非你真心所願的,但卦象顯示的卻是你真心所求的。深信聰明絕頂的你很快就會明白當中道理。」說完,他便頭也不回地走了。剩下一臉問號的孫唐,還有沉思不斷的伏熙。

拐進小道的老先生微微一笑,說道:「想不到,在我死前仍能見到兩位這麼有趣的小子。一位受天道的眷顧卻無皇侯之相,另一位。。。。。。有帝皇之相卻無天道眷顧,所以說,真是造化弄人。」說完他就吐出了一口黑血。

「洩漏了天機嗎。。。。。。但我的陽壽也到頭了。」這時老人步伐一陣踉蹌,隨即栽在後巷的垃圾堆裡。

在輪迴大戰進入白熱化階段時後,S市的新聞才會出現:「國家級玄學大師患癌倒斃S市,屍首在後巷尋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