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這個契約已經超出了魔法的範疇,踏進了『天道』的層次。除非是聖人,否則誰也無法解除。」度假屋裡,古魂對著伸出右手的伏熙解說。

聽完古魂的解釋,伏熙心裡微微一驚。他知道這個契約很厲害,逼得主神也要出來解說,卻想不到這契約竟然與聖人有關。

「要是我違反了契約內容,傷害了奇美拉小隊的成員,我會怎樣?」伏熙摸了摸手腕上那黑紅色的印記,問了最要緊的問題。

可他的問題等來的只有古魂的輕笑,不過這一笑倒是十分清脆,比起從前的焦急和壓抑,古魂遷到養魂簪之後心情明顯好了不少。

輕笑之後,古魂的語氣再次凝重起來:「小子,我勸你不要有任何壞心思。要是觸犯了血契,它絕對能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過以你體質,應該不會立刻死亡,大概全身癱瘓接著幾天內死去。」



「有這麼嚴重?」說實話,伏熙現在沒有任何不適,而他更沒想過這個血契會如此強橫。

「會比你想的,還要嚴重。」說完古魂的聲音便消失得無影無踪,看來是回到了艾斯的養魂簪裡。伏熙也收回自己的右手,接著從口袋裡掏出一個護腕戴上,遮住那條細微的紅色線。

坐在伏熙身旁的張毅終於找到時機發話,他立馬捉住伏熙的手臂說:「隊長,我不明白!為什麼我們與奇美拉小隊之間實力差距那麼明顯,你都不出手?只要簽訂契約前出手,我們今晚就多了四分!」

張毅十分不解,為什麼伏熙會放過這麼一個難得的機會。

「而且你知道他們也有精神力控制師,還邀請他們住到這個度假村,這是為什麼?」剛才伏熙就邀請托利武他們住到度假村裡,而他們也答應了明天會搬過來。



面對張毅的問題,伏熙沒有急著回答,反而問了張毅一個問題:「在這場輪迴裡,首要任務是什麼?」

「取得正一分。」張毅不假思索就回答了。

聽到這裡,曾羽輕蔑一笑:「如果為了拿一分而失掉兩分,那不是得不償失嗎?所以首要任務是不要失分。」

「為什麼伏熙趕著要跟人結盟,是為了把奇美拉小隊拉到我們那一邊。這樣我們在城東附近活動的危險性就減到最低,而餘下的兩隊即使合力攻過來,我們也不會陷於劣勢。」金次補充。

「我們最擔心的事,就是其餘三隊聯合在一起對付我們。現在這個可能性已經不存在,接下來我們可以無後顧之憂地把他們趕盡殺絕。」天娜眼內透出殺意。



伏熙點點頭,表示認同,他最後補充:「最後一步,就是那裡。」伏熙指了指城東郊區的一大塊紅色區域。

「你們看到那裡了嗎?我們最後的目標就是那裡,我們要把裡面的神器都偷出來,就像我上次到裡面偷軍火一樣。」

金次吃了一驚:「上次你在樹海裡所用的裝備都是從裡面偷的?」

「沒錯,所以我對那座軍營的設計和漏洞都相當清楚。我打算在過了一段時間後才告訴你們,不過你們早些知道也是好事。」伏熙回答。

聽到各人的解釋,張毅如夢初醒。伏熙並不是放過奇美拉小隊,而是利用他們改變輪迴小隊之間的勢力分佈。雖然他們也在利用伏熙他們,不過也正是有利益才能把兩隊都捆在一條船上。

「那麼明天在迎來奇美拉小隊之後,我們就去看看他們所說的那件神器。」伏熙宣布了明天的計劃。

「金剛舍利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