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在最佳狀態,但面前這幾個凡夫俗子,金髮青年還不放在眼內。

「操你媽的!」一名流氓操起鐵管就揮向眼前的礙事傢伙。

金髮青年絲毫沒有退避的想法,對著鐵管就是一拳。只見他右手一揮,「硼」的一聲,鐵管就從流氓手中飛脫了出去。未等鐵管落地,另一枚碩大的拳頭就轟到了流氓的腹部。就這一下,他已經倒地不起。

這時那根飛脫的鐵管才真正落地,發出「乒乒乓乓」的金屬碰撞聲。其餘三名流氓見形勢不妙,拔腿就跑。

「可不能讓你們跑了!」金髮青年大步一邁,馬上就追到了他們。他雙手並用,一下子就捉住兩個逃跑中的流氓。



雙手奮力一拍,兩顆腦袋就撞到了一起,強大的撞擊令兩人瞬間喪失了意識,生死未明。

在兩名同夥的犧牲下,最後那名流氓已經跑得蠻遠了。

「哼!」金發青年猛然轉身,一腳就踢飛了地上鐵管。鐵管在空中不斷迴旋,最終準確無誤地砸中正在逃走的流氓。

看著自己凌厲的腳法,金發青年有些高興:「讓你這鄉巴佬感受感受曼徹斯特青年軍的厲害!」雖然那青年看上去很輕率,但實際上他做事也十分小心。在擊暈四人之後,他小心翼翼地清除一切他與尚清留下的痕跡,才按計劃離開。

很在回到了附近的藏身處後,他向隊長報告了行動的結果。



「知道了,你做得很好。」韋爾坐在一張破舊的沙發上,給予自己組員正面的回應。可樓上的噪音,卻令凱文難以聽清楚隊長在說什麼。

尚清從紙袋裡掏出幾捆紅色的鈔票,然後他從裡面抽出幾張,放到一邊。

「假鈔現象還是那麼普遍。」尚清有些唏噓的說道。

這時剛才為尚清解圍的凱文輕快地走到他身旁,迅速地瞄了瞄桌上的紙幣,然後釋然地說:「終於,都不用過這種憋屈的日子了。」

在凱文正高興的時候,韋爾搭話:「這些錢還不夠,我們沒有身份證,辦事時要額外給些『手續費』。尚清,你還可以多去一次那個賭場嗎?」



尚清搖搖頭,回應道:「如果我在那裡再贏錢,恐怕會鬧上事。」

「那麼算了,我會搞定。」韋爾盯了一眼手上空間手鐲,叫隊員們不用擔心。

凱文掃了掃公寓的四周,發現其他人不在,然後就問尚清:「其他人呢?」

「他們發現了一樣有趣的東西,正在與它溝通,那東西或者會成為我們的戰力。」身為提爾小隊的第二把手自然很了解其他人的動向。凱文點了點頭,也沒有再問下去。

而這時,電視上的晚間新聞正播放著一則古怪新聞:城西人民醫院血庫遭人搶掠,一周之內第二宗。看到這裡,韋爾不禁瞇起了雙眼。


此時,城北的小村中發生了人口失踪事件,一位夜歸的老人不見了踪影,導致大家都上山尋找。可是一夜搜救後,依然沒有消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