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張是城南公安局分部的新人,他老媽一直說他命好,早幾年靠著關係進到公安局。本來在城西公安局安安分分混口飯吃,只不過前幾天在碼頭奇案站崗之後,他就糊里糊塗地被人調到城南。就這麼一下子,他就幸運地調到負責城南富豪區的分部裡。

他可開心啊,他早就聽聞這裡沒什麼工作,盡其量都是出去給違例的車開個罰款。每逢過節,那些富豪給的紅包都能頂上他幾年工資,所以說,他一直覺得自己命好。

可今天,就出事了。

就是晚上十一點,沒多也沒少,公安局同時收到兩道報案,離奇的是這兩道報案都是來自富豪區。這下可出事了,部長什麼都沒說,拉著大部分伙計就衝向了案發現場。就剩下小張和兩名年老的幹部留在局裡。

正當小張望著遠去的車隊,心裡想著哪有人笨到去打劫城中最有權有勢的人,順道抱怨自己錯失了參觀富人豪宅的時候。他就覺得背脊不知怎麼冷冷的。



操了一聲,然後他就轉身去拿外套。可他想了想,這五月中怎麼會冷冷的呢?局裡的冷氣也不怎麼樣啊!可身體的感覺還是那麼真實,一股寒氣不斷在局裡蔓延。

「小張!去冷氣房看看,怎麼這麼冷!」局裡的老油條翹著二郎腿,呼喝著新人小張。

小張雖然有些不情願,可還是馬上拿起外套到冷氣房去查看。冷氣房在公安局的後方,就在警報室的旁邊。出到走廊,那股寒氣就更盛了。

小張眉頭一皺,趕緊往冷氣房去。就在他一手捉向門柄的時候,一股刺痛隨即從掌心傳來。

「我操,怎麼一回事?」這時的門柄已經冷得接近零度,小張那擁有體溫的手碰到後當然會出現刺痛感。就在小張打算把手縮進衣服裡,在隔著衣服觸摸門柄時,一股強烈的暈眩感突然湧上腦袋。



就在他昏倒前,冷氣房那扇門從裡面被打開了。迷糊之間,小張只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

還有一根巨大的冰棍。

托利武從懷裡掏出一個細小的通訊器,按下綠色的通話鍵後說道:「伏熙,警報已經解除了。」

「收到,你馬上撤離。」伏熙的聲音從通訊器裡傳出。而托利武簡單回應一句後,便把冰錘收回儲物手鐲裡,隨即離開了公安局。剩下那個冰封起來的冷氣房,還有冷氣房牆裡那堆警報室的線路。

這時伏熙、曾羽、金次和張毅已經從山坡上潛入至葉氏大宅。他們四人潛伏在大宅後花園,等待著時機到來。



很快,警笛聲便在外面呼嘯而過,而曾羽也收到了另一位精神力控制師的消息。

「天娜和孫唐的任務已經完成,他們正撤退到藏身點,警車預計在一分鐘後到達目的地。」曾羽把奇美拉小隊的舒莉都連接起來,構成一個範圍更加曠闊的精神鏈。在半徑一公里內,眾人都可以連上這個精神鏈,藉此分享訊息。

看來天娜和孫唐的干擾戰術已經成功,大部分的警力已經被引到山頂,山腰葉氏大宅的警報也被切斷。無論是宅內還是公安局的警報器也已經失效,伏熙他們一行人隨時可以行動。

伏熙的目光掃了掃花園各處的攝像頭和紅外線感應器,然後對曾羽說:「按計劃控制一名保安,然後關掉部分監控設備,讓出一條通道讓我們進去。」

曾羽點點頭,接著他的精神力便入侵到保安室的一名管理員身上,隨後花園的攝像頭便漸漸轉到一邊。見狀伏熙迅速拔出腰間的兩把消音手槍,「咻咻」兩聲打爛了窗前的紅外線感應器。

「我們走。」一聲令下,三人便跟著伏熙逼近葉宅。伏熙意念一轉,手上便閃現出一把中國劍。

就在四人貼近窗前的時候,伏熙手中龍淵一刺便穿透了那塊防彈玻璃的鎖扣,輕輕一拉,一條寬敞大道便出現在他們眼前。

「按計劃行事。」說完,張毅便跟著伏熙到主人房去,而金次和曾羽則趕往保安室,避免任何意外發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