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熙和張毅靠著牆,悄悄往二樓的主人房溜去。

豪華的壁畫,實木與大理石鋪成的地板,無不反映著房屋主人的尊貴身份。現在伏熙和張毅兩人就踩在華美的地板上,一步步往目的地進發。

「前方的樓梯有一個紅外線感應器。」曾羽的提示及時在腦裡響起。就在上樓的時候,伏熙放慢了腳步然後跨過了那層檢測。

很快,他們兩人就來到了主人房門外。可從曾羽的探測可以發現,屋子裡只有主人房的門是鎖住的,也就是說這個葉總對於自身安全也很重視。

可惜他遇上了伏熙他們。



伏熙拔出龍淵,輕而易舉地切開了合金門鎖,順利踏進了主人房。

另一邊廂,在金次輕鬆敲暈了兩名保鏢之後,他們便奪下了保安室,而曾羽也迅速地關閉了整座葉氏大宅的安保系統。

「已解除警報,隨時可以行動。」曾羽向伏熙匯報消息。

聽到這個消息,身在主人房的伏熙微微一笑,隨即打開了房內的燈光。這時,年近六十的葉氏集團總裁才迷迷糊糊地醒了過來。

「誰啊?」一向早睡的他勉強睜開眼,想著是不是公司發生了什麼事。可當他真正坐穩後,他才看到眼前毫不相識的兩人。



戴著面具的張毅拿著步槍站在門邊,而伏熙則坐在了大床對面的椅子上。看到這兩人,這時葉總才察覺到自己已經陷入了一場危機中。

「晚上好,葉文傑。」伏熙淡定地打了聲招呼。

「你們想要什麼?」知道自己處境的葉總馬上收起睡容,一臉鎮定地盯著眼前的伏熙和張毅。以他縱橫商界這麼多年的經驗,只要他在這時露出一點怯弱,那麼在接下來的談判裡,他將不會有任何籌碼。

伏熙搖搖頭,輕鬆地說道:「不要那麼緊張,我們來到這裡只是想『借』你兩件東西而已。如果你夠慷概,那麼你,還有你的一家都不會受到任何傷害。」這段話毫無窒礙地從伏熙口中說出,彷彿早已編排好一樣。

「另外呢,你的手要再靠過一點才能摸到那顆紅色按鈕。」伏熙指了指葉文傑的左手,這時他正想按下枕頭底的一顆紅色按鈕。



聽到伏熙的話,一臉鎮定的葉總也有了一絲吃驚,神經反射使他缩了缩手。

「不要緊,你慢慢吧。」說完,伏熙便翹起了二郎腿。而葉總也沒有遲疑,馬上就按下了那顆紅色的按鈕。本來應該瞬間落下的防彈玻璃幕沒有落下,本來應該響起的警報也沒有反應。到了這時,葉總才意識到一切都在眼前的年輕人掌握中,不過剛才那個按鈕是直接連去警局的警報室,葉總想著起碼會有救兵。

「忘記跟你說,警局那邊也不會收到任何消息。」伏熙慢慢從嘴裡吐出這幾個字,告訴眼前的巨商,不要有任何痴心妄想。

葉總捏了捏拳頭,說道:「衣櫃裡有一百萬現金,床下的保險箱裡還有一些珠寶,你們全部拿去。就此作罷,好嗎?」

「抱歉,我們不要錢。我們只要你保險庫裡的兩件東西,所以現在就麻煩你跟我們到樓下。」戴著面具的伏熙和張毅各自舉起了手中的槍,兩個黑漆漆的槍口馬上對著床上葉總。

「好好好,你要什麼就拿什麼。」葉總唯唯諾諾地答應。被搶指著的葉總慢慢下了床,而伏熙也熟練地繞到他後面,用槍頂著他的背後。

由張毅開門和引路,伏熙押送著葉總一步步下樓。而昏暗的大廳裡,金次已經早一步坐在了沙發上。

葉總自然也預計到有人接應,他沒說什麼,只是繼續跟著張毅走。



就在他們要拐彎下到地下保險箱的時候,曾羽來了警告:「有一個小孩正往你們那邊走去,軌跡已經標記好。」個人腦裡都出現了一個小光點,光點正往伏熙他們所在的位置走來。

伏熙飛快地想了想,然後靠在葉總的耳邊小聲說:「你的孫子正往這邊來,如果不想他死就趕緊處理好。」說完伏熙便把葉總推向走廊的方向。

「去吧。」然後眾人便隱藏了起來。

這個頭髮開始賓白的男人開始慢慢往走廊那邊走去,不出所料,迎面而來的是他的小孫子。

「爺爺?」一個七、八歲的小孩穿著睡衣,樣子跟葉總有幾分相似,不過他看到在走廊遊走的葉總好像有些吃驚。

「乖,聽爺爺的話,回去房間裡。」葉總的手有些顫抖,不過他還是摸了摸孫子的腦袋,要他回房間去。

小孩子有些不解,滿腦子問號地問道:「爺爺,我想喝水啊,我要去喝水。」



「沒事沒事,爺爺跟你玩個遊戲,你先回房間,一會出來見不到爺爺就算你贏,你去冰箱拿汽水喝吧。」葉總聰明地化解了這個問題。

最後,那小孩也高興地回房間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