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經文上沒有明確說明,但裡面提到那個充滿可能性的空間,應該就是主神空間沒錯。」握著手中的舍利子,金次的表情也十分複雜。他既相信自己的宗教,同時不能否認主神的存在。
 
眾人呆了呆,開始消化這段話的意思。
 
腦筋最靈活的伏熙馬上推斷出一個可怕的結論:「也就是說,主神空間自古以來都存在?」
 
「那麼在各個神話和傳說中出現的奇人、怪物甚至是神祗!都可能來自主神空間?」對於伏熙的話,曾羽有些不可置信。如果事實真的是這樣,那麼許多人一直以來相信的事物都會在頃刻崩塌。
 
金次搖搖頭,一臉苦笑地說:「希望不是吧。。。。。。」
 


聽到這裡,眾人一時無語。雖然他們都親身感受過主神的威能,那無所不能的力量,但他們從未想過主神的影響力是如此的廣泛,早在他們誕生之前,已影響著他們身邊的每一項事物,甚至是一直堅信不疑的事物。
 
這時孫唐忽然插話:「額。。。。。。你們在說什麼啊?為什麼我都聽不懂?什麼傳說和神話的,反正我們現在吃得飽,穿得暖不就好了嗎?」
 
在團隊裡一直是最單純的孫唐反而提醒了大家最重要的一件事:無論主神空間如何如何,暫且與他們無關。目前最重要的事莫過於在輪迴中生存下去。日後的事,自有分曉。
 
聽完孫唐的話,大家心裡都好過了一點。安排完站崗的人選後,各人便各自去完成他們的任務。趁著這個機會,伏熙也能好好調查一下他的那位「故人」。
 
「我已不是那個任你擺佈的小孩了,既然你再出現在我面前,那麼就別怪我心狠手辣。。。。。。」既然主意已決,伏熙便回到了地下室聯絡起他的線人。只見伏熙拿起電話,輸入了一連串的數字後,一把機器化的聲音便從中響起。
 


「舊客戶享有九折優惠,好啦,要調查的人是誰?」

 
此時此刻,城北的一座小村忽然來了好幾輛警車。因為近日村里已經失踪了三個人,經村長報案後,公安也不得不過來調查一下。但也不過是象徵式調查而已,沒花多大力氣。

當他們駕車巡山的時候,也碰上了一些奇怪的腳印。這也引起了他們的警覺,不過線索不多,兩名公安只是隨便應付了一下村長,然後就駕車離去了。這時一大堆村民已圍在村長家門前。

「村長,這可不行!村里已經消失了三個人,我們怎麼也要做點事!」一名粗壯的村民非常氣憤,因為其中一位失踪人口就是他的家人。

一臉滄桑的村長捏了捏拳頭,凝重地說道:「我知道大家都很著急,但我們都看過那個腳印,那可不是人類的腳踪。而且近來山上也不時傳來奇怪的叫聲,大家千萬不要輕舉妄動。。。。。。」



「難道我們就什麼都不做嗎?」那名粗壯的漢子非常不滿村長的決定。

「不管了,現在就跟阿強和阿勇上山。總能查到什麼出來!」說完,那名漢子就攜兩位夥伴憤然離去。
 
同一時間,城北的一座山頭上。

一名男子盤坐在草叢中,靜靜地等著什麼的來臨。絲絲黑氣從地底冒出,然後融入空氣中。一旁的趙博看到那越來越濃的黑氣,笑意也越來越盛。

其實他根本不介意其他隊伍拿到了多少分。他只知道,只要他把腳下的東西弄好,其他隊伍根本不足為懼。

這時,夕陽那橙紅的陽光正好撒在趙博身後。三具目無表情的屍體全都潛伏在趙博身後,等待著主人的差遣。奇怪的是,那些屍體的眉間都印有一個黑色的符咒。

那個邪門的符咒不時滲透出黑光,令人非常不舒服。
已有 0 人追稿